·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宋〕张先诗词集 <1>

  
  
  
     
     

张先诗词集

【宋】 张先 Zhang Xian


卷一·词

根据《全宋词》整理

  

  

  

〔共7頁〕 1 2 3 4 5 6 7 第一頁 下一頁


张先简介

( 990-1078 )
  

  

  张先,字子野,湖州乌程(今浙江湖州)人。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历任宿州掾、吴江知县、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视佣辏?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又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元丰元年卒,享年八十九岁。张先以词著,舆柳永齐名,苏轼以为“诗笔老妙,歌词乃其余技”?!妒质啊吩兀赫畔取澳苁袄指?,至老不衰”。
  他以登山临水、创作诗词自娱。词与柳永齐名,擅长小令,亦作慢词。其词含蓄工巧,情韵浓郁。题材大多为男欢女爱、相思离别,或反映封建士大夫的闲适生活。一些清新深婉的小词写得很有情韵。初以《行香子》词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人称为“张三中”。后又自举平生所得意之三词: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归朝欢》);“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剪牡丹》),世称“张三影”?!兑淮曰睢分杏小俺了枷赶?,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之句,刻划闺中怨女的心理活动极为细腻生动。贺裳在《皱水轩词话》中评此词尤为“无理而妙”。诗歌在当代也享有盛名。
  其词含蓄项正,意象繁富,内在凝练,于两宋婉约词史里影响巨大,在词由小令向慢词的过渡中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清末词学理论家陈廷焯评张子野词云:“才不大而情有余,别于秦、柳、晏、欧诸家,独开妙境,词坛中不可无此一家?!?《词坛丛话》) 陈廷焯又称:“张子野词,古今一大转移也。前此则为晏、欧、为温、韦,体段虽具,声色未开。后此则为秦、柳,为苏、辛,为美成、白石,发扬蹈厉,气局一新,而古意渐失。子野适得其中,有含蓄处,亦有发越处。但含蓄不似温、韦,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规模虽隘,气格却近古。自子野后一千年来、温、韦之风不作矣。亦令我思子野不置?!?《白雨斋词话》)恰当地指出了张先在词史上的地位。
  张先一生安享富贵,诗酒风流,颇多佳话。好友苏轼赠诗“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为其生活写照。据传张先在八十岁时仍娶十八岁的女子为妾。一次家宴上,苏轼再度赋诗调侃:“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嘉泰吴兴志》谓有文集一百卷,惟乐府行于世?!端问贰肺薮?,《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其事迹详见夏承焘《张子野年谱》(载《唐宋词人年谱》)所考。著有《张子野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

                子夜星网站 2008.09.24


  
  

  

醉垂鞭(正宫)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醉垂鞭

赠琵琶娘,年十二

朱粉不须施,花枝小,春偏好,娇妙近胜衣,轻罗红雾垂。

琵琶金画凤,双条重,倦眉低。啄木细声迟,黄蜂花上飞。



南乡子(中吕宫)

何处可魂消,京口终朝两信潮。不管离心千叠恨,滔滔,催促行人动去桡。

记得旧江皋,绿杨轻絮几条条。春水一篙残照阔,遥遥,有个多情立画桥。



南乡子(中吕宫)

中秋不见月

潮上水清浑,棹影轻于水底云。去意徘徊无奈泪,衣巾,犹有当时粉黛痕。

海近古城昏,暮角寒沙雁队分。今夜相思应看月,无人,露冷依前独掩门。



菩萨蛮(中吕宫)

忆郎还上层楼曲,楼前芳草年年绿。绿似去时袍,回头风袖飘。

郎袍应已旧,颜色非长久。惜恐镜中春,不如花草新。



菩萨蛮(中吕宫)

闻人语著仙卿字,瞋情恨意还须喜。何况草长时,酒前频共伊。

娇香堆宝帐,月到梨花上。心事两人知,掩灯罗幕垂。



菩萨蛮(中吕宫)

夜深不至春蟾见,令人更更情飞乱。翠幕动风亭,时疑响屟声。

花香闻水榭,几误飘衣麝。不忍下朱扉,绕廊重待伊。



菩萨蛮(中吕宫)

簟纹衫色娇黄浅,钗头秋叶玲珑翦。轻怯疲腰身,纱窗病起人。

相思魂欲绝,莫话新秋别。何处断离肠,西风昨夜凉。



踏莎行(中吕宫)

衾凤犹温,笼鹦尚睡,宿妆稀淡眉成字。映花避月上行廊,珠裙褶褶轻垂地。

翠幕成波,新荷贴水,纷纷烟柳低还起。重墙绕院更重门,春风无路通深意。



踏莎行(中吕宫)

波湛横眸,霞分腻脸,盈盈笑动笼香靥。有情未结凤楼欢,无憀爱把歌眉敛。

密意欲传,娇羞未敢,斜偎象板还偷睑。轻轻试问借人麽,佯佯不觑云鬟点。



感皇恩(中吕宫)

  万乘靴袍御紫宸?;雍练罄鲈?,尽经纶,第名天陛首平津。东堂桂,重占一枝春。

殊观耸簪绅。蓬山仙话重,霈恩新,暂时趋府冠谈宾。十年外,身是凤池人。



西江月(中吕宫)

体态看来隐约,梳妆好是家常。檀槽初抱更安详,立向尊前一行。

小打登钩怕重,尽缠绣带由长。娇春莺舌巧如簧,飞在四条弦上。



浣溪沙(中吕宫)

轻屟来时不破尘,石榴花映石榴裙。有情应得撞腮春。

夜短更难留远梦,日高何计学行云。树深莺过静无人。

    【注】“有情应得撞腮春”另作“有情应解忆青春”。

  

庆金枝(中吕宫)

青螺添远山,两娇靥、笑时圆。抱云勾雪近灯看,妍处不堪怜。

今生但愿无离别,花月下、绣屏前。双蚕成茧共缠绵,更结后生缘。
  


相思儿令(中吕宫)

春去几时还,问桃李无言。燕子归栖风紧,梨雪乱西园。

犹有月婵娟,似人人、难近如天。愿教清影长相见,更乞取长圆。



师师令(中吕宫)

  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
纵乱云垂地。

  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于珠子。正是残英和
月坠,寄此情千里。
  


山亭宴慢(中吕宫)

  宴亭永昼喧箫鼓,倚青空、画阑红柱。玉莹紫微人,蔼和气、春融日煦。故宫池馆
更楼台,约风月、今宵何处。湖水动鲜衣,竞拾翠、湖边路。

  落花荡漾愁空树,晓山静、数声杜宇。天意送芳菲,正黯淡、疏烟逗雨。新欢宁似
旧欢长,此会散、几时还聚。试为挹飞云,问解寄、相思否。
  


谢池春慢(中吕宫)

  缭墙重院,时闻有、啼莺到。 绣被掩余寒,画幕明新晓。 朱槛连空阔,飞絮无多
少。径莎平,池水渺。日长风静,花影闲相照。

  尘香拂马,逢谢女、城南道。 秀艳过施粉,多媚生轻笑。 斗色鲜衣薄,碾玉双蝉
小?;赌雅?,春过了。琵琶流怨,都入相思调。
  


惜双双(中吕宫)

城上层楼天边路,残照里、平芜绿树。伤远更惜春暮,有人还在高高处。

断梦归云经日去,无计使、哀弦寄语。相望恨不相遇,倚桥临水谁家住。



江南柳(南吕宫)

隋堤远,波急路尘轻。今古柳桥多送别,见人分袂亦愁生,何况自关情。

斜照后,新月上西城。城上楼高重倚望,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八宝妆(南吕宫)

锦屏罗幌初睡起,花阴转、重门闭。正不寒不暖,和风细雨,困人天气。

此时无限伤春意,凭谁诉、恹恹地。这浅情薄幸,千山万水,也须来里。



一丛花令(南吕宫)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濛濛。嘶骑渐遥,
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沈恨细思,
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西江月(道调宫)

泛泛春船载乐,溶溶湖水平桥。高鬟照影翠烟摇,白纻一声云杪。

倦醉天然玉软,弄妆人惜花娇。风情遗恨几时消,不见卢郎年少。



感皇恩(道调宫)

廊庙当时共代工。睢陵千里远,约过从。欲知宾主与谁同。宗枝内,黄阁旧,有三公。

广乐起云中。湖山看画轴,两仙翁。武林嘉语几时穷。元丰际,德星聚,照江东。
  


宴春台慢(仙吕宫)

  丽日千门,紫烟双阙,琼林又报春回。殿阁风微,当时去燕还来。五侯池馆频开。
探芳菲、走马天街。重帘人语,辚辚车幰,远近轻雷。

  雕觞霞滟,翠幕云飞。 楚腰舞柳,宫面妆梅。 金猊夜暖,罗衣暗裛香煤。洞府人
归,放笙歌、灯火楼台。下蓬莱,犹有花上月,清影徘徊。

  【注】题另作“燕春台”。

  


〔共7頁〕 1 2 3 4 5 6 7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