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开门彩pk10 >> 汉铙歌十八曲


  

 
汉铙歌十八曲
 
作者/汉代 佚名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崔豹《古今注》曰:短箫铙歌,军乐也?;频凼贯?,所以建武扬威德,风劝战士也?!吨芾瘛匪酵醮蠼?,则令凯乐。汉乐有《黄门鼓吹》,天子所以宴乐群臣也?!抖腆镱蟾琛?,鼓吹之一章尔,亦以锡有功诸侯。

  《古今乐录》曰:“汉鼓吹铙歌十八曲,字多讹误。一曰 《朱鹭》,二曰 《思悲翁》,三曰《艾如张》,四曰 《上之回》,五曰 《拥离》,六曰《战城南》,七曰《巫山高》,八曰《上陵》,九曰《将进酒》,十曰《君马黄》,十一曰《芳树》,十二曰《有所思》,十三曰《雉子斑》,十四曰《圣人出》,十五曰 《上邪》,十六曰 《临高台》,十七曰《远如期》,十八曰《石留》。又有《务成》《玄云》《黄爵》《钓竿》,亦汉曲也。其辞亡?;蛟疲汉侯蟾瓒晃蕖兜龈汀?,《拥离》亦曰《翁离》?!薄端问椤防种驹唬骸逗汗拇殿蟾琛肥似?,按古今乐录,皆声辞艳相杂,不复可分。沈约云:乐人以音声相传,训诂不可复解。凡古乐录,皆大字是辞,细字是声;声辞合写,故致然耳。


  朱 鹭

  《仪礼·大射仪》曰:“ 建鼓在阼阶西南鼓?!? 《传》云:“建犹树也,以木贯而载之,树之跗也?!薄端迨椤だ种尽吩唬骸敖ü?,殷所作。又栖翔鹭於其上,不知何代所加?;蛟?,鹄也,取其声扬而远闻?;蛟?,鹭,鼓精也?;蛟?,皆非也?!妒啤罚骸裾耩?,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怨胖?,悲周道之衰,颂声之息,饰鼓以鹭,存其风流。未知孰是?!笨子贝镌唬骸俺跏?,有朱鹭合沓飞翔而来舞,旧鼓吹《朱鹭曲》是也?!碧凡怎疲汉撼跤兄祓刂?,故以鹭形饰鼓,又以朱鹭名鼓吹曲也。宋何承天《朱路篇》曰:“朱路扬和鸾,翠盖曜金华?!钡⒊坡烦抵?,与汉曲异矣。

  朱鹭,鱼以乌。鹭何食?食茄下。不之食,不以吐,将以问诛者。

  【注】诛,《宋书》作诛。一作谏?!妒汀吠??!″智樟⒆ⅲ呵?,古荷字。


  思悲翁

  思悲翁,唐思,夺我美人侵以遇。悲翁也,但我思。蓬首狗,逐狡兔,食交君。枭子五,枭母六,拉沓高飞莫安宿。


  艾如张

  《诗纪》云:艾与刈同,芟草也?!豆攘捍吩唬喊家晕?,置旃以为辕门?!蔽揭蛩厌饕韵拔涫乱?。 兰,香草也,言艾草以为田之大防是也。若陈苏子卿云:“张机蓬艾侧?!?古词曰:“艾而张罗?!庇衷唬骸叭敢愿叻赡稳负??”

  艾而张罗,行成之。四时和,山出黄雀亦有罗,雀以高飞奈雀何?为此倚欲,谁肯礞室。

  【注】礞,当作礈。古坠字。董若雨曰:礈当是坠字之误。案此说是?!逗菏椤沸鸫?。薄姬礈宗文产德。师古注。礈。古坠字。


  上之回

  《汉书》曰:“孝文十四年,匈奴入朝那萧关,遂至彭阳。使骑兵入烧回中宫,候骑至雍甘泉?!被刂械卦诎捕?,其中有宫也?!段涞奂汀吩唬骸霸馑哪甓?,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被刂械卦诎捕?。沈建乐府广题曰:汉曲皆美当时之事。按石关,宫阙名。近甘泉宫,相如上林赋云:“蹙石关,历封峦是也?!蔽饩ぁ独指馓狻吩唬骸昂何渫ɑ刂械?,后数出游幸焉?!鄙蚪ā豆闾狻吩唬骸昂呵悦赖笔敝??!薄“矗菏?,宫阙名,近甘泉宫。相如《上林赋》云“蹶石关,历封峦”是也。

  上之回,所中益。夏将至,行将北,以承甘泉宫。寒暑德。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令从百官疾驱驰,千秋万岁乐无极。

  【注】逯钦立注:上之回者,言上幸回中。所中,即行在所,又见雉子班,盖当时习语。所中益,言行在所仪从之盛。


  翁 离

  《宋书》乐志:《乐府诗集》十六,《诗纪》五。逯钦立注:翁离当作翁杂,汉时习语,所以状五采之貌?!督检敫琛?“赤鴈集,六纷员,殊翁杂,五采文?!?,是其证。颜师古注引:孟康曰:“翁,鴈颈也。言其文采殊异也?!敝赫?,读为沚?!妒确纭罚骸般晕甲?,湜湜其沚”?!端滴摹匪恳髦??!妒て咴隆罚骸八闹站僦骸??!逗菏椤肥郴踔?,引作止。趾皆可作止。故趾可借为沚,又沚即畤。见左氏隐三年传释文:汉郊五畤。郊祀志谓,五畤祭黄、青、赤、白、黑神,祝宰之衣,各如其色,则五畤土色自亦各别。五畤而五色相映,故曰翁杂。又畤中筑室所以祠神,故以蕙兰葺成。此歌有脱烂处。

  拥离趾中可筑室,何用葺之蕙用兰。拥离趾中。

  【注】翁离,又作拥离。


  战城南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为我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水深激激,蒲苇冥冥。枭骑战斗死,驽马裴回鸣。梁筑室,何以南,梁何北,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注】“梁筑室……”:逯钦立注:何,今作河,假借字耳?!逗菏椤肺狼啻骸八於ê幽系?,绝梓领,梁北河,讨蒲泥,破苻离”云云。魏文帝典论:“孝武自征元,以迄征和。征匈奴四十馀举,逾广漠,绝梓领,封狼居,禅姑幕,梁北河”云云。皆言定河南、梁北河事。当梁汉人习语。如司马相如《难蜀父老》:“故乃关沬若,徼牂柯,镂灵山,梁孙原,梁孙原”云云,是其比。汉取河南,置朔方郡,故筑室以为屯戍,并以讨胡,遂有梁北河之事。此歌筑室河南梁河北,即指此乎。又思子良臣。子乃哉之假借字。与下圣人出美人子之子同例。

  “暮不夜”:另作“莫不夜”?!段难〔挂拧纷鳌澳阂共弧?。

  “裴回 péi huí”:亦作“裵回”,彷徨,徘徊不进貌。徐行貌。留恋。


  巫山高

  《乐府解题》 曰:“古词言,江淮水深,无梁可度,临水远望,思归而已。若齐王融‘想像巫山高’,梁范云‘巫山高不极’。杂以阳台神女之事,无复远望思归之意也?!庇钟小堆菸咨礁摺?,不详所起。

  巫山高,高以大;淮水深,难以逝。我欲东归,害梁不为?我集无高曳,水何梁,汤汤回回。临水远望,泣下沾衣。远道之人心思归,谓之何!

  【注】逯钦立注:“害梁不为”,害者,曷之借字?!逗菏椤さ苑浇罚骸坝韬Ω也混渡砀ё孀谥艽竺??!笔瞧浔?。我集无高曳。集高曳为“济篙栧”之借字。


  上 陵

  《古今乐录》曰:“ 汉章帝元和中,有宗庙食举六曲,加 《重来》《上陵》二曲,为《上陵》食举?!薄逗蠛菏椤だ褚侵尽吩唬骸罢律隙§裟辖?,次北郊、明堂、高庙、世祖庙,谓之五供。礼毕,以次上陵。西都旧有上陵。东都之仪,太官上食,太常乐奏食举?!卑垂糯蚀舐匝陨裣墒?,不知与食举曲同否。宋何承天《上陵者篇》曰:“上陵者相追攀?!钡陨咄?、伤时怨叹而已。

  上陵何美美,下津风以寒。问客从何来,言从水中央。桂树为君船,青丝为君笮,木兰为君棹,黄金错其间。沧海之雀赤翅鸿,白雁随。 山林乍开乍合,曾不知日月明。醴泉之水,光泽何蔚蔚。 芝为车,龙为马,览遨游,四海外。甘露初二年,芝生铜池中,仙人下来饮,延寿千万岁。


  将进酒

  古词曰:“将进酒,乘大白?!贝舐砸砸品鸥栉?。宋何承天《将进酒篇》曰:“将进酒,庆三朝。备繁礼,荐嘉肴?!痹蜓猿峤?,且以濡首荒志为戒。若梁昭明太子云“洛阳轻薄子”,但叙游乐饮酒而已。

  将进酒,乘大白。辨加哉,诗审搏。放故歌,心所作。同阴气,诗悉索。使禹良工,观者苦。

  【注】逯钦立注:“乘大白”,即引满举白之意。上言进酒,故下言举白?!氨婕印?,即驾辨,此倒言之。 《大招》:“伏义驾辨,楚劳商只,二八接武,投诗赋只?!? 此上言辨,而下言诗,正与之合?!笆蟛?,审读蟠;审搏,繁盛之意。见《周礼·羽人》注。上言诗审搏,下言诗悉索,正示歌舞之由盛及衰?!靶摹?,“新”之借字,与上文“故”对文?!耙跗被蛭轿耙?,借字,义亦可通。使禹二字义不明?!翱唷?,快也。见杨子方言。(此逯钦立注供参考)


  君马黄

  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易之有騩蔡有赭,美人归以南,驾车驰马,美人伤我心;佳人归以北,驾车驰马,佳人安终极。


  芳 树

  《乐府解题》曰:“古词中有云:‘妒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羝胪跞凇嗨荚绱喝铡?,谢朓‘早玩华池阴’,但言时暮、众芳歇绝而已?!?br>
  芳树日月,君乱如於风。芳树不上,无心温而鹄。三而为行,临兰池,心中怀我怅。心不可匡,目不可顾,妒人之子愁杀人。君有它心,乐不可禁。王将何似,如孙如鱼乎?悲矣!

  【注】逯钦立注:“芳树日月”,“月”当作“夕”。费昶《芳树篇》“幸被夕风吹”云云,是梁时尚作夕。日夕,朝夕也?!奥胰纭奔础奥覓潯?“怀我怅”,我者,声字?!袄汲亍?池名,亦宫名。见《汉书》杨仆传及续《汉书》地理志。地在长安。


  有所思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卑础豆沤窭致肌泛禾质尘俚谄咔嘤弥?,不知与此同否。 若齐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刘绘“别离安可再”,但言离思而已。 宋何承天《有所思篇》曰:“有所思,思昔人,曾、闵二子善养亲?!痹蜓陨据笨?,哀慈亲之不得见也。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它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秋风肃肃晨风飔,东方须臾高知之。

  【注】逯钦立注:双珠玳瑁簪句,当有叠文。妃呼豨,声字。声字可去掉。


  雉子斑

  《乐府解题》曰:“ 古词云:‘雉子高飞止,黄鹄飞之以千里,雄来飞,从雌视?!? 若梁简文帝‘妒场时向陇’,但咏雉而已?!彼魏纬刑煊小讹糇佑卧笃?,则言避世之士,抗志清霄,视卿相功名犹冰炭之不相入也。

  雉子斑如此,之于雉梁,无以吾翁孺雉子。知得雉子高蜚止,黄鹄蜚之以千里。王可思,雄来蜚,从雌视,子趋一雉。雉子,车大驾马滕,被王送行所中。尧羊蜚从王孙行。

  【注】“蜚”:即“飞”之借代?!半保??!舅滴摹坑搿疤凇蓖?。


  圣人出

  圣人出,阴阳和。美人出,游九河。佳人来,騑离哉何。驾六飞龙四时和。君之臣明护不道,美人哉,宜天子。免甘星筮乐甫始,美人子,含四海。


  上 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临高台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临高台,下见清水中有黄鹄飞翻,关弓射之,令我主万年?!羝胄粬I‘千里常思归’,但言临望伤情而已?!彼魏纬刑臁读俑咛ㄆ吩唬骸傲俑咛?,望天衢,飘然轻举凌太虚?!痹蜓猿巯缍嵫ㄒ?。

  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关弓射鹄,令我主寿万年。收中吾。

  【注】刘履曰:篇末“收中吾”三字,其义未详,疑曲调之馀声。如《乐录》所谓“羊无夷”“伊那何”之类。


  远如期

  一曰《远期》?!端问椤だ种尽酚小锻碇デ?沈约言旧史云“诂不可解”,疑是汉《远期曲》也?!豆沤窭致肌吩唬骸昂禾质尘偾小对镀凇?,至魏省之?!?br>
  远如期,益如寿。处天左侧,大乐万岁,与天无极。雅乐陈,佳哉纷。单于自归,动如惊心。虞心大佳,万人还来,谒者引乡殿陈,累世未尝闻之。增寿万年亦诚哉。

  【注】逯钦立注:“远如期,益如寿”,两如字皆声。与蛱蝶曲轩奴轩之奴殆同。故远如期,实即远期也。此曲盖美宣帝时单于来朝之作?!逗菏椤沸倥疲旱ビ诔嗜?,礼毕。宿长平,上登长平诏单于勿谒。其左右当户之群臣,皆得列观。及诸蛮夷君长侯王数万咸迎於渭桥下,夹道陈、上登渭桥,咸称万岁。正与此曲所写相同。又《宣帝纪有司议》曰:“匈奴单于乡风慕义,举国同心,奉珍朝贺。自古未之有也”云云。与此累世未尝闻之。义同。


  石 留

  石留凉阳凉石,水流为沙锡以微。河为香向始xī冷,将风阳北逝,肯无敢与于扬。心邪怀兰志,金安薄北方开留离兰。

  【注】逯钦立注:留、凉双声。阳、凉叠韵。皆石之形容。锡读为细。与前曲高以大语法同。言细又微也。冷将风阳北逝。冬日行北陆。故曰阳北逝。盖上言石沙之销毁。下言时光之迅速。(此逯钦立注供参考)

  概《石留》曲或为残篇,或为夹杂曲谱标记,故千余年来,至今无人可以做出准确断句。

  古籍上,“石留”或作“石流”?!?img border="0" alt="xī" src="xi.gif" width="17" height="14">〔图片字〕”,读 xī 。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