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开门彩pk10 >> 诗词掇英 >> 宋人吴文英《莺啼序·春晚感怀》词作鉴赏

  

·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
  




宋人吴文英《莺啼序·春晚感怀》词作鉴赏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


  莺啼序·春晚感怀 〔宋〕吴文英

开门彩pk10 www.gwdx44.cn   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清明过
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羈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
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紈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瘞玉埋香,几
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
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苧。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鮫綃;亸凤迷归,破
鸾慵舞。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箏柱。 伤心千里江
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作者简介】

   吴文英(1212-1272)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鄞县)人?!端问贰肺薮?。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州、杭州、越州、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享年六十岁左右?;粕吨行艘岳淳畲恃 繁喽ㄓ诖居泳拍辏?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粕⒁馈睹未按市稹吩疲骸扒蟠视谖崴握?,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br>   在中国词史中,吴文英是一个引起过不少争论的人。他的词一向被人称为晦涩堆垛。南宋词人张炎便曾说吴文英的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断”。另外一些人对他却备极推崇。清代学者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便曾说“梦窗(即吴文英)奇思壮采,腾天潜渊,反南宋之清,为北宋之秾挚”。又说他“运意深远,用笔幽邃,炼字炼句,迥不犹人。貌观之雕缋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倍窨凸劾唇?,吴文英词讲究字句工丽,音律和谐,善用典故,体物入微,遣词清丽,实为难得,不愧于南宋词坛有三分天下之地位。

 
  【词语注释】(注释:璞如子)

  <1>残寒:指春寒。
  <2>病酒:过份醉酒后身体上不适的反应。
  <3>掩沉香绣户:掩,关闭。沉香绣户:指书香门第、富雅的人家。
  <4>吴宫:泛指南宋宫苑。临安旧属吴地,故云。
  <5>羁情:客居异地,旅居的情怀。南朝梁何逊《至大雷联句》:“高谈会良夕,满酒对羈情?!泵鞔麋啤冻没场肥骸傲b情谁与晤,劳者若为伤?!?br>   <6>娇尘软雾:娇、软,均是形容怡人的修饰词。
  <7>溯红:逆河岸桃红而上。
  <8>招入仙溪:用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遇仙女的故事。仙溪,这里指女子所住的地方。
  <9>锦儿:钱唐妓杨爱爱的侍女。泛指侍婢?!∮乃兀悍褐盖槭??!∮?,具有隐私性质的。  素,白色的丝绢,即素绢,可以有用来书写。
  <10>断红:古代女子脸上常涂擦胭脂,一经流泪,便将脸上胭脂冲断成一道泪痕,故称女人流泪为“断红”。
  <11>歌纨金镂:歌纨,歌唱时手中执拿的绢帕。金镂,金线花纹的绣衣。
  <12>杜若:香草名,可入药。多泛指香草。
  <13>寄旅:客居他乡。
  <14>六桥:浙江省杭州西湖的堤桥,内湖、外湖各有六座。外湖苏堤上六桥: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宋苏轼所建。亦指西湖内湖六桥:环璧、流金、卧龙、隐秀、景行、濬源。
  <15>>事往花委,瘞玉埋香:委,凋萎;瘞,覆埋。
  <16>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湖水长波嫉妒女子顾盼的眼神,远山为此女子的秀丽鬟发而羞惭。
  <17>短楫:短小的船桨,此指短舟。
  <18>危亭:很高的楼亭。
  <19>半苧:苧,白苎,白色的苎麻。半苧,此指头发一半已经斑白。
  <20>亸凤迷归:亸,于此同“堕”,句中“亸凤”,即指失伴孤凤。迷归:因迷失而不知归返。李清照《居室抱柱联》:“江左难归亸凤”。
  <21>破鸾慵舞:借用典故“孤鸾见镜,覩其影谓之雌,必悲鸣而舞?!病栋卓琢肪砭攀摹场惫使湃顺凭滴?。破鸾,已经破碎的镜子。慵舞,犹指面对破镜之鸾,不堪起舞。句中“鸾”字,指镜,但句中又隐含一个暗喻孤身之“鸾”。
  <22>怨曲重招:指重用怨曲来招魂。

 
  【作品赏析】(略有删减)
 
  《莺啼序》是除了《重楼叠月》外词中最长的调子,全词有240个字,概为梦窗首创,显示出他的卓绝才力,具有独特的价值。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夏承焘说:“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遗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蔽颐乔铱醋髡叩那樗咳绾卧诮裼胛?,苏与杭之间自由穿行。

  第一段,写现实,自己在爱妾死后,犹自在苏州伤春。语气舒缓,意境深长。词人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时值春暮时节,残寒病酒,“天时人事日相催”(杜甫《小至》)??返谝痪?,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并以此笼罩全篇,寓刚于柔。这时词人闭门不出,但燕子飞来唤我出游,好像说,春天已快过去了。于是“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词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不禁羁思飞扬起来。羁情化为轻絮,随风飘荡,正如此时词人的思绪一样,似乎所起有因,但终不知归于何处。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吴文英的词,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不大用领字。这就是所谓“潜气内转”,是词人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何谓“潜气”?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少用领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扒逼谧?,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其义自现。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作者写到这里,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随风展开;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从《渡江云·西湖清明》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地点是西湖,词人开始是骑马,后来“傍柳系马”,转入水路,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耙幸?、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二句,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按嚎砻握笔撬荡荷薇叨妒挛薅啵骸岸虾焓?、歌纨金缕”,意思是,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邦ǖ炭?,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进一步写欢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第三段写别后情事?!坝睦夹稀比渫唤?,跳接,因这里和上片结处,实际上,还有较大距离。此段先写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乡。这既与“十载西湖”相应,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回首初遇、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氨鸷蠓谩彼木涫悄嫠葜?,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先是写“林花谢了春江”,然后写“瘗玉埋香”,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于是逆溯上去,追叙初遇?!俺げǘ逝巍敝痢凹堑笔倍涕腋伞?,这是倒装句,应该是:“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这几句是当时艳遇,伊人顾盼生情,多么艳丽,即使是潋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因旧情难忘,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感情深沉,意境开阔。因伊人已逝去,词人对她的悼念,历经岁经年。但“此恨绵绵无绝期”。词人在更长的时间中,更为广阔的空间内,极目伤心,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拔Mね?,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耙笄诖?,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是“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层层加深,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 均暗示镜破人亡,已无从团聚。

  总之,作者将美人迟暮、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反复咏叹。层层深入,值得细细品味。另外,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梦窗此词写爱情,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