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南北朝·宋〕谢惠连诗集

  
  
     
     

谢惠连诗集

【南朝·齐梁】 谢惠连 Xie Hui Lian


一卷

根据逯钦立辑本整理

  

  

  

〔共1頁〕

谢惠连简介

( 407-433 )
  

  

  谢惠连,南朝宋文学家。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谢铁之曾孙,谢方明之子,谢灵运族弟。父谢方明历任竟陵太守、丹阳尹、会稽太守等职。谢惠连十岁能作文,深得谢灵运的赏识,见其新文,常感慨“张华重生,不能易也?!薄妒贰芬缎皇霞衣肌烦疲骸翱道置慷曰萘?,辄得佳语?!本菟敌涣樵恕兜浅厣下ァ分械拿洹俺靥辽翰荨?,就是在梦中见到谢惠连而写出来的。本州辟主簿,不就。谢惠连行止轻薄不检,居父丧期间还为其男宠杜德灵写诗,大为时论所非,因此不得仕进。其为谢灵运“四友”之一,仕宦甚为失意。后来依靠尚书仆射殷景仁的辩护,才在宋文帝元嘉七年(430)做了彭城王刘义康的法曹行参军。元嘉十年卒,年仅二十七岁,无子。后人把他和谢灵运、谢脁合称“三谢”?!端迨椤ぞ尽吩赜行换萘?,张溥辑有《谢法曹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钟嵘《诗品》评语

  宋法曹参军谢惠连:小谢才思富捷,恨其兰玉夙凋,故长辔未骋?!肚锘场?、《捣衣》之作,虽复灵运锐思,亦何以加焉。又工为绮丽歌谣,风人第一?!缎皇霞衣肌吩疲骸翱道置慷曰萘?,辄得佳语。后在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寤寐间忽见惠连,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尝云:‘此语有神助,非我语也?!?br>
  《宋书》本传

  方明子惠连,幼而聪敏,年十岁,能属文,族兄灵运深相知赏,事在《灵运传》。本州辟主簿,不就?;萘劝峄だ舳诺铝?,及居父忧,赠以五言诗十余首,文行于世。坐被徙废塞,不豫荣伍。尚书仆射殷景仁爱其才,因言次白太祖:“臣小儿时,便见世中有此文,而论者云是谢惠连,其实非也?!碧嬖唬骸叭羧绱?,便应通之?!痹纹吣?,方为司徒彭城王义康法曹参军。是时义康治东府城,城堑中得古冢,为之改葬,使惠连为祭文,留信待成,其文甚美。又为《雪赋》,亦以高丽见奇。文章并传于世。十年,卒,时年二十七。既早亡,且轻薄多尤累,故官位不显。无子。弟惠宣,竟陵王诞司徒从事中郎,临川内史。

  《南史》本传

  方明子惠连,年十岁能属文,族兄灵运嘉赏之,云“每有篇章,对惠连辄得佳语”。尝于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忽梦见惠连,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为工。常云“此语有神功,非吾语也”。本州辟主簿,不就?;萘劝一峄だ舳诺铝?,及居父忧,赠以五言诗十馀首,“乘流遵归路”诸篇是也。坐废不豫荣位。尚书仆射殷景仁爱其才,言次白文帝,言“臣小儿时便见此文,而论者云是惠连,其实非也”。文帝曰:“若此便应通之?!痹纹吣?,方为司徒彭城王义康法曹行参军。义康修东府城,城堑中得古冢,为之改葬,使惠连为祭文,留信待成,其文甚美。又为雪赋,以高丽见奇。灵运见其新文,每曰“张华重生,不能易也?!蔽恼虏⑿杏谑?,年二十七卒。既早亡,轻薄多尤累,故官不显。无子?;萘芑菪?,位临川太守。
  

                子夜星网站 2008.11.09
  


  
  

  

秋胡行二章

其一

春日迟迟,桑何萋萋。红桃含夭,绿柳舒荑。
邂逅粲者,游渚戏蹊?;找赘?,良愿难谐。

其二

系风捕影,诚知不得。念彼奔波,意眠回惑。
汉女倏忽,洛神飘扬??涨诮桓?,徒劳陈王。



陇西行

运有荣枯,道有舒屈。潜?;粕?,显服朱黻。
谁能守静,弃华辞荣。穷谷是处,考槃是营。
千金不回,百代传名。厥包者柚,忘忧者萱。
何为有用,自乖中原。实摘柯摧,叶殒条烦。



陇西行

未若蔽牛,永保液瞒。嗟我君子,勖尔何言。



豫章行

轩帆遡遥路,薄送瞰遐江。舟车理殊缅,密友将远从。
九里乐同润,二华念分峰。集欢岂今发,离叹自古钟。
促生靡缓期,迅景无迟踪。缁发迫多素,憔悴谢华蘴。
婉娩寡留晷,窈窕闭淹龙。如何阻行止,愤愠结心胸。
既微达者度,欢戚谁能封。愿子保淑慎,良讯代徽容。



塘上行

芳萱秀陵阿,菲质不足营。幸有忘忧用,移根托君庭。
垂颖临清池,擢彩仰华甍。沾渥云雨润,葳蕤吐芳馨。
愿君眷倾叶,留景惠馀明。



却东西门行

慷慨发相思,惆怅恋音徵。四节竞阑候,六龙引颓机。
人生随时变,迁化焉可祈。百年难必保,千虑盈怀之。



长安有狭邪行

纪郢有通逵,通逵并轩车。帟帟雕轮驰,轩轩翠盖舒。
撰策之五尹,振辔从三闾。推剑冯前轼,鸣佩专后舆。



从军行

赵骑驰四牡,吴舟浮三翼。弓矛有恒用,殳鋋无暂息。



燕歌行

四时推迁迅不停,三秋萧瑟叶辞茎。飞霜被野雁南征,念君客游羁思盈。
何为淹留无归声,爱而不见伤心情。朝日潜辉华灯明,林鹊同栖渚鸿并。
接翮偶羽依蓬瀛,仇依旅类相和鸣。余独何为志无成,忧缘物感泪沾缨。



猛虎行〔以下杂言〕

其一

贫不攻九嶷玉,倦不憩三危峰。九嶷有惑号,三危无安容。美物标贵用,
志士励奇踪。如保只远役,王命宜肃恭。伐鼓功未著,振旅何时从。

其二

猛虎潜深山,长啸自生风。人谓客行乐,客行苦心伤。



鞠歌行

翔驰骑,千里姿,伯乐不举谁能知。南荆璧,万金赀,卞和不斫与石离。
年难留,时易陨,厉志莫赏徒劳疲。沮齐音,溺赵吹,匠石善运郢不危。
古绵眇,理参差,单心慷慨双泪垂。
  


前缓声歌

羲和纤阿去嵯峨,睹物知命,使余转欲悲歌,忧戚人心胸。处山勿居峰,
在行勿为公。居峰大阻锐,为公遇谗蔽。雅琴自疏越,雅韵能扬扬?;?br> 滑相混同,终始福禄丰。

  【注】题一作“后缓声歌?!?br>   羲和:古神话传说中人物,驾御日车之神?!冻恰だ肷А罚骸拔?br> 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蓖跻葑ⅲ骸棒撕?,日御也?!薄冻跹?br> 记》引《淮南子·天文训》:“爰止羲和,爰息六螭,是谓悬车?!痹?br> 注:“日乘车,驾以六龙,羲和御之?!薄∮帧渡胶>ご蠡哪暇罚?br> 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代指太阳?!逗蠛菏椤ご揆棿罚骸胺漳?br> 郁以横厉兮,羲和忽以潜晖?!崩钕妥ⅲ骸棒撕?,日也?!苯鸷椤侗?br> 朴子·任命》:“昼竞羲和之末景,夕照望舒之馀耀?!鼻泗耍褐嘎淙?。
  纤阿:古神话中御月运行之女神?!妒芳恰に韭硐嗳缌写罚骸把?br> 子骖乘,纤阿为御?!彼韭碚晁饕骸胺疲合税⑽掠?,或曰美女
姣好貌。又乐产曰:纤阿,山名,有女子处其岩,月历岩度,跃入月中,
因名月御也?!薄段难 に韭硐嗳纭ぷ有楦场贰白鲖ⅰ??!段难 な?br> 晳·补亡诗之四》:“纤阿案晷,星变其躔?!崩钌谱ⅲ骸啊痘茨献印?br> 曰:纤阿,月御也?!?br>   


顺东西门行

哀朝菌,闵颓力,迁化常然焉肯息。及壮齿,遇世直,酌酩华堂集亲识,
舒情尽欢遣凄恻。



三月三日曲水集诗〔以下五言〕

四时著半分,三春禀融烁。迟迟和景婉,夭夭园桃灼。
携朋适郊野,昧爽辞鄽廓。蜚云兴翠岭,芳飙起华薄。
解辔偃崇丘,藉草绕回壑。际渚罗时簌,托波泛轻爵。

  【注】题一作“上巳曲水集”。
  


泛南湖至石帆诗

轨息陆塗初,枻鼓川路始。涟漪繁波漾,参差层峰峙。
萧疏野趣生,逶迤白云起。登陟苦跋涉,睤盼乐心耳。
即翫翫有竭,在兴兴无已。

  【注】逯钦立案:《太平环宇记》九十九引《永
嘉记》云:永嘉南岸有石帆,乃尧时神人以破石为帆,
将入恶溪,道次置之溪侧?!∮忠兰巍犊す尽吩疲?br> 东海信都,神破石为帆?! 兑瘴睦嗑邸纷饕涣樵?br> “游名山志”曰:“破石溪南二百馀里,又有石帆?!?br> 惠连未曾至永嘉,不得有此诗。作惠连者乃灵运之误。



西陵遇风献康乐〔五章〕

其一

我行指孟春,春仲尚未发。趣途远有期,念离情无歇。
成装候良辰,漾舟陶嘉月。瞻涂意少悰,还顾情多阙。

其二

哲兄感仳别,相送越坰林。饮饯野亭馆,分袂澄湖阴。
凄凄留子言,眷眷浮客心?;靥烈禆?,远望绝形音。

其三

靡靡即长路,戚戚抱遥悲。悲遥但自弭,路长当语谁!
行行道转远,去去情弥迟。昨发浦阳汭,今宿浙江湄。

其四

屯云蔽曾岭,惊风涌飞流。零雨润坟泽,落雪洒林丘。
净氛晦崖巘,积素或原畴。曲汜薄停旅,通川绝行舟。

其五

临津不得济,伫楫阴风波。萧条洲渚际,气色少谐和。
西瞻兴游叹,东睇起凄歌?;叱莎M痗,无萱将如何!

  

代古诗

客从远方来,赠我鹄文绫。貯以相思箧,缄以同心绳。
裁为亲身服,著以俱寝兴。别来经年岁,欢心不同凌。
泻酒置井中,谁能辨斗升。合如杯中水,谁能判淄渑。

  【注】题一作“拟客从远方来”。



秋怀

平生无志意,少小婴忧患。如何乘苦心,矧复值秋晏。
皎皎天月明,奕奕河宿烂。萧瑟含风蝉,寥唳度云雁。
寒商动清闺,孤灯暖幽幔。耿介繁虑积,展转长宵半。
夷险难预谋,倚伏昧前算。虽好相如达,不同长卿慢。
颇悦郑生偃,无取白衣宦。未知古人心,且从性所翫。
宾至可命觞,朋来当染翰。高台骤登践,清浅时陵乱。
颓魄不再圆,颂羲无两旦。金石终销毁,丹青暂雕焕。
各勉玄发欢,无贻白首叹。因歌遂成赋,聊用布亲串。

  【注】倾羲:指落日。李善注:“羲,羲和,谓
日也?!?br>
  逯钦立案:此诗当为灵运所作,盖误入惠连集中。
诗发端谓少小离忧患,指亲丧大故。据《宋书》?;?br> 连父方明元嘉三年卒,年四十七?;萘问曜?,
年三十七。则方明卒时,惠连年已三十,不得言少小
离忧患。据《晋书·谢玄传》、《宋书·谢灵运传》,
晋太元十三年,祖玄卒,灵运年四岁。灵运父奂又早
玄卒,是灵运孩提丧父,与此少小离忧患相合也。又
诗言:“夷险难预谋,倚伏昧前算。颇悦郑生偃,无
取白衣宦?!庇肓樵顺龃?;“虽好要如达,不同长
卿慢?!庇肓樵诵愿窈?,而皆与惠连不侔。然《文选》
归之惠连。诗品亦称“惠连《秋怀》,讹乱已久?!?br> 故仍编汇于此。
  


捣衣诗

衡纪无淹度,晷运倏如催。白露滋园菊,秋风落庭槐。
肃肃莎鸡羽,烈烈寒螀啼。夕阴结空幕,宵月皓中闺。
美人戒裳服,端饰相招携。簪玉出北房,鸣金步南阶。
櫩高砧响发,楹长杵声哀。微芳起两袖,轻汗染双题。
纨素既已成,君子行未归。裁用笥中刀,缝为万里衣。
盈箧自余手,幽缄俟君开。腰带准畴昔,不知今是非。

  【注】“双题”,即双颊,作其它解释,均缪。



泛湖归出楼望月诗

日落泛澄瀛,星罗游轻桡。憩树面曲汜,临流对回潮。
辍策共骈筵,并坐相招要。哀鸿鸣沙渚,悲猿响山椒。
亭亭映江月,浏浏出谷飙。斐斐气幂岫,泫泫露盈条。
近瞩祛幽蕴,远视荡喧嚣。晤言不知罢,从夕至清朝。



七月七日夜咏牛女

落日隐櫩楹,升月照帘栊。团团满叶露,析析振条风。
蹀足循广除,瞬目矖曾穹。云汉有灵匹,弥年阙相从。
遐川阻暱爱,脩渚旷清容。弄杼不成藻,耸辔鹜前踪。
昔离秋已两,今聚夕无双。倾河易回斡,欵情难久悰。
沃若灵驾旋,寂寥云幄空。留情顾华寝,遥心逐奔龙。
沈吟为尔感,情深意弥重。
  


喜雨诗

朱明振炎气,溽暑扇温飙。羡彼明月辉,离毕经中宵。
思此相郊云,既雨盈崇朝。上天愍憔悴,商羊自吟谣。



咏冬诗

七宿乘运曜,三星与时灭。履霜冰弥坚,积寒风愈切。
繁云起重阴,回飙流轻雪。园林粲斐皓,庭除秀皎洁。
墀琐有凝汙,逵衢无通辙。


  【注】《诗纪》云:艺文新本字讹作灵运诗,考
旧本正之?!″智樟福核伪疽瘴摹独嗑邸纷餍换萘?br> 诗。
  


读书诗

贲园奚足慕,下帷故宜遵。山成由一篑,崇积始微尘。
虞轩虽眇莽,颜隰亦何人。
  


夜集叹乖诗

诗人咏踟蹰,骚者歌离别。诚哉曩日欢,展矣今夕切。
吾生赴遥命,质明即行辙。在贫故宜言,赠子保温惠。
曷用书诸绅,久要亮有誓。
  


与孔曲阿别诗

凄凄乘兰秋,言饯千里舟。塗届云阳邑,邑宰有昔游。
行人虽念路,为尔暂淹留。



咏螺蚌诗

轻羽不高翔,自用弦网罗。纤鳞惑芳饵,故为钓所加。
螺蚌非有心,沉迹在泥沙。文无雕饰用,味非鼎俎和。



离合诗二首

其一

放棹遵遥塗,方与情人别。啸歌亦何言,肃尔凌霜节。

其二

夫人皆薄离,二友独怀古。思笃子衿诗,山川何足苦。



夜集作离合诗

四坐宴嘉宾,一客自远臻。九言何所戒,十善故宜遵。



有客被褐前,投心自询写。自言擅声名,不谢赢甘贾。
臧否同消灭,谁能穷薪火。郦生无文章,西施整妖冶。
胡为空耿介,悲哉君志瑣。





夕坐苦多虑,行歌践闺中。房栊引倾月,步檐结春风。



· 残 句 ·

挂鞍长林侧,饮马修川湄。

凄凄留子言,眷眷浮客心。



三日诗

弱柳荫修衢。
 


  〔附〕谢惠连辞赋一则
  

雪 赋

  岁将暮,时既昏。寒风积,愁云繁。梁王不悦,游于兔园。乃置旨酒,命宾友。召邹生,延枚叟。相如未至,居客之右。俄而未霰零,密雪下。王乃歌北风于卫诗,咏南山于周雅。授简于司马大夫,曰:“抽子秘思,骋子妍辞,俟色揣称,为寡人赋之?!?br>   相如于是避席而起,逡巡而揖。曰:臣闻雪宫建于东国,雪山峙于西城。岐昌发咏于来思,姬满申歌于黄竹。曹风以麻衣比色,楚谣以幽兰俪曲。盈尺则呈瑞于丰年,袤丈则表于阴德。雪之时义远矣哉!请言其始。
  若乃玄律穷,严气升。焦溪涸,汤谷凝?;鹁?,温泉冰。沸潭无涌,炎风不兴。北户扉,裸壤垂。于是河海生云,朔漠飞沙。连氛累霭,日韬霞。霰淅沥而先集,雪粉糅而遂多。
  其为状也,散漫交错,氛氲萧索。蔼蔼浮浮,弈弈。联翩飞洒,徘徊委积。始缘甍而冒栋,终开帘而入隙。初便娟于庑,未萦盈于惟席。既因方而为圭,亦遇圆而成璧。眄则万顷同缟,瞻山则千岩俱白。于是台如重璧,逵似连璐。庭列瑶阶,林挺琼树,皓鹤夺鲜,白失素,纨袖冶,玉颜掩。
  若乃积素未方,白日朝鲜,烂兮若烛龙,衔耀照山。尔其流滴垂冰,缘承隅。粲兮若冯夷,剖蚌列明珠。至夫缤纷繁骛之貌,皓缴之仪?;厣⑤踊?,飞聚凝曜之奇,固展转而无穷,嗟难得而备知。
  若乃申娱玩之无已,夜幽静而多怀。风触楹而转响,月承幌而通晖。酌湘吴之醇酎,御狐貉之兼衣。对庭之双舞,瞻云雁之孤飞。践霜雪之交积,怜枝叶之相违。驰遥思于千里,愿接手而同归。邹阳闻之,懑然心服。有怀妍唱,敬接末曲。于是乃作而赋积雪之歌。
  歌曰缩:携佳人兮披重幄,援绮衾兮坐芳褥。燎熏兮炳明烛,酌桂酒兮扬清曲。又续写而为白雪之歌。歌曰:曲既扬兮酒既陈,朱颜兮思自亲。愿低帷以昵枕,念解而褫绅。怨年岁之易暮,伤后会之无因。君宁见阶上之白雪,岂解耀于阳春。歌卒。王乃寻绎吟玩,抚览扼腕。顾谓枚叔,起而为乱。
  乱曰:白羽虽白,质以轻兮,白天虽白,空守贞兮。未若兹雪,因时兴灭。玄阴凝不昧其洁,太阳耀不固其节。节岂我名,节岂我贞。凭云升降,从风飘零。值物赋象,任地班形。素因遇立,污随染成。纵心皓然,何虑何营?
  

【谢惠连诗全集终】

  

〔共1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