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晋〕陶渊明诗集 <1>


  

 
陶渊明诗集

卷一

根据《陶渊明诗集》整理

诗选集凡三卷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晋】 陶渊明 Tao Yuan Ming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陶渊明简介

﹙365-427﹚

  陶渊明,晋宋时期诗人、辞赋家、散文家。一名潜,字元亮,私谥靖节。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陶渊明出生于没落的仕宦家庭。曾祖陶侃是东晋开国元勋,官至大司马,都督八州军事、荆江二州刺史,封长沙郡公。陶渊明的祖父作过太守,父亲早死,母亲是东晋名士孟嘉的女儿。陶渊明一生大略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晋孝武帝太元十七年(392)陶渊明二十八岁以前;因其父早逝,他从少年时代就处于生活贫困之中。第二时期,学仕时期;从太元十八年其二十九岁,到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四十一岁。第三时期,归田时期;从晋安帝义熙二年(406)至宋文帝元嘉四年(427)病故。归田后二十多年,是他创作最丰富的时期。陶渊明今存诗歌共125首,计四言诗9首,五言诗116首。他的四言诗并不太出色。他的五言诗可大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继承汉魏以来抒情言志传统而加以发展的咏怀诗,一类是几乎很少先例的田园诗。陶诗艺术成就从唐代开始受到推崇,甚至被当作“为诗之根本准则”。陶渊明死后100多年,萧统搜集他的遗文,区分编目,编定了《陶渊明集》8卷,并亲自写序,作传。后来,北齐阳休之又在萧本基础上,增加了别本的《五孝传》和《四八目》,合序目为10卷本《陶潜集》。阳本隋末失其序目,为9卷本。此后,别本纷出,争欲凑成10卷,北宋时宋庠又重新刊定10卷本《陶潜集》,为陶诗最早刊本。以上各本都没有传下来。今能看到的最早版本是几种南宋至元初本。主要有:曾集诗文两册本,南宋绍熙三年刊,有清光绪影刻本;“汲古阁”藏10卷本,南宋刊,有清代影刻本;焦竑藏8卷本,南宋刊,有焦氏明翻本,今《汉魏七十二家集》中《陶集》5卷亦即焦竑翻宋本。此外,还有宋刊《东坡先生和陶渊明诗》本和元刊苏写大字本等。最早为陶诗作注的是南宋汤汉。元以后注本、评本日增。元初刊本有李公焕《笺注陶渊明集》10卷:常见有四部丛刊影印本。清代陶澍注《靖节先生集》10卷,有家刊本及文学古籍刊行社排印本。近人古直《陶靖节诗笺》,有“隅楼丛书”本,“层冰堂五种”本,后者称为《陶靖节诗笺定本》。

              子夜星网站 2003.02.16

  -- --
  ◇ 东晋归隐诗人陶渊明


命子(十首)

其一

悠悠我祖,爰自陶唐。邈焉虞宾,历世重光。
御龙勤夏,豕韦翼商。穆穆司徒,厥族以昌。

其二

纷纷战国,漠漠衰周。凤隐于林,幽人在丘。
逸虬绕云,奔鲸骇流。天集有汉,眷予愍侯。

其三

放赫愍侯,运当攀龙。抚剑风迈,显兹武功。
书誓河山,启土开封。亹亹丞相,允迪前踪。

其四

浑浑长源,蔚蔚洪柯。群川载导,众条载罗。
时有语默,运因隆寙。在我中晋,业融长沙。

其五

桓桓长沙,伊勋伊德。天子畴我,专征南国。
功遂辞归,临宠不忒。孰谓斯心,而近可得。

其六

肃矣我祖,慎终如始。直方二台,惠和千里。
於皇仁考,淡焉虚止。寄迹风云,冥兹愠喜。

其七

嗟余寡陋,瞻望弗及。顾惭华鬓,负影隻立。
三千之罪,无後为急。我诚念哉,呱闻尔泣。

其八

卜云嘉日,占亦良时。名汝曰俨,字汝求思。
温恭朝夕,念兹在兹。尚想孔伋,庶其企而!

其九

厉夜生子,遂而求火。凡百有心,奚特于我!
既见其生,实欲其可。人亦有言,斯情无假。

其十

日居月诸,渐免子孩。福不虚至,祸亦易来。
夙兴夜寐,愿尔斯才。尔之不才,亦已焉哉!


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

其一

行行循归路,计日望旧居。一欣侍温颜,再喜见友于。
鼓棹路崎曲,指景限西隅。江山岂不险,归子念前涂。
凯风负我心,戢枻守穷湖。高莽眇无界,夏木独森疏。
谁言客舟远,近瞻百里馀。延目识南岭,空叹将焉如!

其二

自古叹行役,我今始知之!山川一何旷,巽坎难与期。
崩浪聒天响,长风无息时。久游恋所生,如何淹在兹。
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当年讵有几,纵心复何疑!


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

闲居三十载,遂与尘事冥。诗书敦夙好,园林无世情。
如何舍此去,遥遥至西荆!叩栧新秋月,临流别友生。
凉风起将夕,夜景湛虚明。昭昭天宇阔,皛皛川上平。
怀役不遑寐,中宵尚孤征。商歌非吾事,依依在耦耕。
投冠旋旧墟,不为好爵萦。养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


杂诗四首

其一

遥遥从羁役,一心处两端。掩泪汛东逝,顺流追时迁。
日没星与昂,势翳西山巅。萧条隔又涯,惆怅念常餐。
慷慨思南归,路遐无由缘。关梁难亏替,绝音寄斯篇。

其二

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驱役无停息,轩裳逝东崖。
沈阴拟薰麝,寒气激我怀。岁月有常御,我来淹已弥。
慷慨忆绸缪,此情久已离。荏苒经十载,暂为人所羁。
庭宇翳馀木,倏忽日月亏。

其三

我行未云远,回顾惨风凉。春燕应节起,高飞拂尘梁。
边雁悲无所,代谢归北乡。离昆鸣清池,涉暑经秋霜。
愁人难为辞,遥遥春夜长。

其四

袅袅松标崖,婉娈柔童子。年始二五间,乔柯何可倚。
养色含津气,粲然有心理。


和郭主簿二首

其一

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凯风因时来,回飙开我襟。
息交游闲业,卧起弄书琴。园蔬有馀滋,旧谷犹储今。
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钦。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
弱子戏我侧,学语未成音。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
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

其二

和泽周三春,清凉素秋节。露凝无游氛,天高肃景澈。
陵岑耸逸峰,遥瞻皆奇绝。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傑。衔觞念幽人,千载抚尔诀。
检素不获展,厌厌竟良月。


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

其一

在昔闻南亩,当年竟未践。屡空既有人,春兴岂自免。
夙晨装吾驾,启涂情已缅。鸟哢欢新节,泠风送馀善。
寒竹被荒蹊,地为罕人远。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复返。
即理愧通识,所保讵乃浅。

其二

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瞻望邈难逮,转欲志长勤。
秉耒欢时务,解颜劝农人。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
虽未量岁功,即事多所欣。耕种有时息,行者无问津。
日入相与归,壶浆劳新邻。长吟掩柴门,聊为陇亩民。


劝 农

其一

悠悠上古,厥初生民。傲然自足,抱朴含真。
智巧既萌,资待靡因。谁其赡之,实赖哲人。

其二

哲人伊何?时维后稷。赡之伊何?实曰播殖。
舜既躬耕,禹亦稼穑。远若周典,八政始食。

其三

熙熙令德,猗猗原陆?;苣痉比?,和风清穆。
纷纷士女,趋时竞逐。桑妇宵兴,农夫野宿。

其四

气节易过,和泽难久。冀缺携俪,沮溺结耦。
相彼贤达,犹勤陇亩。矧兹众庶,曳裾拱手!

其五

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宴安自逸,岁暮奚冀!
儋石不储,饥寒交至。顾尔俦列,能不怀愧!

其六

孔耽道德,樊须是鄙。董乐琴书,田园不履。
若能超然,投迹高轨,敢不敛衽,敬赞德美。


和胡西曹示顾贼曹

蕤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飔。不驶亦不迟,飘飘吹我衣。
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流目视西园,晔晔荣紫葵。
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
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


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

寝迹衡门下,邈与世相绝。顾盼莫谁知,荆扉昼常闭。
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
劲气侵襟袖,箪瓢谢屡设。萧索空宇中,了无一可悦!
历览千载书,时时见遗烈。高操非所攀,谬得固穷节。
平津苟不由,栖迟讵为拙!寄意一言外,兹契谁能别。


停云并序

停云,思亲友也。樽湛新醪,园列初荣,愿言不从,叹息弥襟。

其一

霭霭停云,时雨濛濛。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其二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其三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竞用新好,以招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其四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时运并序

时运,游暮春也。春服既成,景物斯和,偶景独游,欣慨交心。

其一

迈迈时运,穆穆良朝。袭我春服,薄言东郊。
山涤馀霭,宇暧微霄。有风自南,翼彼新苗。

其二

洋洋平潭,乃漱乃濯。邈邈遐景,载欣载瞩。
人亦有言,称心易足?;幼纫货?,陶然自乐。

其三

延目中流,悠想清沂。童冠齐业,闲咏以归。
我爱其挣,寤寐交挥。但恨殊世,邈不可追。

其四

斯晨斯夕,言息其庐?;ㄒ┓至?,林竹翳如。
清琴横床,浊酒半壶?;铺颇?,慨独在余。


荣木并序

荣木,念将老也。日月推迁,已复九夏,总角闻,白首无成。

其一

采采荣木,结根于兹。晨耀其华,夕已丧之。
人生若寄,憔悴有时。静言孔念,中心怅而。

其二

采采荣木,于兹托根。繁华朝起,慨暮不存。
贞脆由人,祸福无门。匪道曷依,匪善奚敦!

其三

嗟予小子,禀兹固陋。徂年既流,业不增旧。
志彼不舍,安此日富。我之怀矣,怛焉内疚。

其四

先师遗训,余岂云坠!四十无闻,斯不足畏。
脂我名车,策我名骥。千里虽遥,孰敢不至!


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

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被褐欣自得,屡空常晏如。
时来苟冥会,宛辔憩通衢。投策命晨装,暂与园田疏。
眇眇孤舟逝,绵绵归思纡。我行岂不遥,登降千里馀。
目倦川涂异,心念山泽居。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
真想初在襟,谁谓形迹拘。聊且凭化迁,终返班生庐。


连雨独饮

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世间有松乔,于今定何间。
故老赠余酒,乃言饮得仙。试酌百情远,重觞忽忘天。
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
自我抱兹独,僶俛四十年。形骸久已化,心在复何言。


乙巳岁三月为建威参军使都经钱溪

我不践斯境,岁月好已积。晨夕看山川,事事悉如昔。
微雨洗高林,清飙矫云翮。眷彼品物存,义风都未隔。
伊余何为者,勉励从兹役。一形似有制,素襟不可易。
园田日梦想,安得久离析。终怀在归舟,谅哉宜霜柏。


归园田居五首

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哪弦凹?,抱拙归园田。
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其二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
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炙敝?,零落同草莽。

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其四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试携子侄辈,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陇间,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殁无复馀。
一世异朝市,此语真不虚!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其五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双鸡招近局。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
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


归 鸟

其一

翼翼归鸟,晨去于林;远之八表,近憩云岑。
和风不洽,翻翮求心。顾俦相鸣,景庇清阴。

其二

翼翼归鸟,载翔载飞。虽不怀游,见林情依。
遇云颉颃,相鸣而归。遐路诚悠,性爱无遗。

其三

翼翼归鸟,相林徘徊。岂思失路,欣及旧栖。
虽无昔侣,众声每谐。日夕气清,悠然其怀。

其四

翼翼归鸟,戢羽寒条。游不旷林,宿则森标。
晨风清兴,好音时交。矰缴奚施,已卷安劳!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