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宋〕苏轼诗词全集 <1>


 
  

 
苏轼词全集

卷一

词全集凡六卷共六页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宋】 苏轼 Su Shi


  

  

〔共6頁〕 1 2 3 4 5 6 第一頁 下一頁

 

 
 
苏轼简介
 
(1037-1101)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宋代眉州(今四川省眉山)人。父苏洵、弟苏辙都是著名古文学家,世称“三苏”。苏轼少负才名,博通经史。宋嘉佑二年(1057年)中进士,任凤翔府签判,主张改革弊政。后曾任官礼部尚书,翰林学士等职。然因新旧党争,屡遭贬抑,出任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方官;此间,其于抗洪灭蝗、赈贫救孤诸方面颇多政绩。后又因作诗“讪谤朝政”,被构陷入狱,出狱后贬黄州。此后几经起落,再贬惠州、琼州,一直远放到儋州(今海南儋县),从此随缘自适,过着读书作画的晚年生活。直到元符三年(1100年)宋徽宗即位,才遇赦北归。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七月死于常州。
  苏轼还擅长行、楷书,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他曾遍学晋、唐、五代名家,得力于王僧虔、李邕、徐浩、颜真卿、杨凝式,而自成一家。自云:“我书造意本无法”;又云:“自出新意,不践古人?!被仆ゼ崴邓骸霸缒暧帽示?,不及老大渐近自然”;又云:“到黄州后,掣笔极有力?!蓖砟暧中泻M夥缣沃?,加之学问、胸襟、识见处处过人,而一生又屡经坎坷,其书法风格丰腴跌宕,天真浩瀚,观其书法即可想象其为人。人书并尊,在当时其弟兄子侄子由、迈、过,友人王定国、赵令畤均向他学习;其后历史名人如李纲、韩世忠、陆游,以及[明代]的吴宽,清代的张之洞,亦均向他学习,可见影响之大。
  苏轼的诗大都抒写仕途坎坷的感慨,也有反映民生疾苦、揭露现实黑暗之作。诗风豪迈清新,尤长于比喻。与黄庭坚并称“苏黄”。
  苏轼的词题材广泛,记游、怀古、赠答、送别、说理无不入词,对严格的音律束缚也有所突破,促进了词的发展。名作有《念奴娇》、《水调歌头》等,开豪放词派的先河,与辛弃疾并称“苏辛”。
  苏轼散文中议论文汪洋恣肆,记叙文结构谨严,明白条畅,如《石钟山记》《放鹤亭记》等与《赤壁赋》《后赤壁赋》同为传诵名篇。与欧阳修并称“欧苏”,是“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其文学思想重“有为而作”,崇尚自然,摆脱束缚,“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致力提拔后进,黄庭坚、秦观等均出其门下。
  苏轼在绘画方面画墨竹,师文同,比文更加简劲,且具掀舞之势。米芾说他“作墨竹,从地一直起至顶。余问:何不逐节分?曰:竹生时,何尝逐节生?”亦善作古木怪石,米芾又云:作枯木枝干,虬曲无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也?!本杉渥骰苡衅嫦朐都?。其论书画,均有卓见,论画影响更为深远。如重视神似,主张画外有情,画要有寄托,反对形似,反对程式束缚,提倡“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并明确提出“士人画”的概念等,为其后“文人画”的发展尊定了理论基础。存世书迹有《黄州寒食诗》、《赤壁赋》、《答谢民师论文》与《祭黄几道文》等。存世画迹有《古木怪石图卷》;又近年发现的《潇湘竹石图卷》当亦系他的作品。诗文有《东坡七集》,词有《东坡乐府》等。清代王文浩有《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

              子夜星网站 2004.07.09
  




水龙吟

  昔谢自然欲过海求师蓬莱,至海中,或谓自然:“蓬莱隔弱水三十万里,不可到。
天台有司马子微,身居赤域,名在绛阙,可往从之?!弊匀荒嘶?,受道于子微,白日仙
去。子微著《坐忘论》七篇,《枢》一篇,年百余。将终,谓弟子曰:“吾居玉霄峰,
东望蓬莱,尝有真灵降焉。今为东海青童君所召?!蹦瞬跬讯?。其后,李太白作《大
鹏赋》云:“尝见子微于江陵,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痹崞吣甓?,
余过临淮,而湛然先生梁公在焉。童颜清澈,如二三十许人,然人亦有自少见之者。善
吹铁笛,嘹然有穿云裂石之声。乃作《水龙吟》一首,记子微、太白之事,倚其声而歌
之。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人间自有,赤城居士,龙蟠凤举。清净无为,坐
忘遗照,八篇奇语。向玉霄东望,蓬莱晻霭,有云驾、骖凤驭。
  行尽九州四海,笑粉粉、落花飞絮。临江一见,谪仙风采,无言心许。八表神游,
浩然相对,酒酣箕踞。待垂天赋就,骑鲸路稳,约相将去。



水龙吟

赠赵晦之吹笛侍儿

  楚山修竹如云,异材秀出千林表。龙须半翦,凤膺微涨,玉肌匀绕。木落淮南,雨
睛云梦,月明风袅。自中郎不见,桓伊去后,知孤负、秋多少。
  闻道岭南太守,后堂深、绿珠娇小。绮窗学弄,梁州初遍,霓裳未了。嚼徵含宫,
泛商流羽,一声云杪。为使君洗尽,蛮风瘴雨,作霜天晓。


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
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
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水龙吟

  闾丘大夫孝直公显尝守黄州,作栖霞楼,为郡中胜绝。元丰五年,余谪居于黄。正
月十七日,梦扁舟渡江,中流回望,楼中歌乐杂作。舟中人言:公显方会客也。觉而异
之,乃作此词。公显时已致仕在苏州

  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云间笑语,使君高会,佳人半醉。危柱哀弦,艳
歌余响,绕云萦水。念故人老大,风流未减,独回首、烟波里。
  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千里。五湖闻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云梦南州,
武昌南岸,昔游应记。料多情梦里,端来见我,也参差是。


满庭芳

  元丰七年四月一日,余将去黄移汝,留别雪堂,邻里二三君子,会李仲览自江东来
别,遂书以遗之。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再闰,儿
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
念我、莫翦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


满庭芳

  香叆雕盘,寒生冰箸,画堂别是风光。主人情重,开宴出红妆。腻玉圆搓素颈,藕
丝嫩、新织仙裳。双歌罢,虚檐转月,余韵尚悠扬。
  人间,何处有,司空见惯,应谓寻常。坐中有狂客,恼乱愁肠。报道金钗坠也,十
指露、春笋纤长。亲曾见,全胜宋玉,想像赋高唐。


满庭芳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
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
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满庭芳

  有王长官者,弃官黄州三十三年,黄人谓之王先生。因送陈慥来过余,因为赋此。

  三十三年,今谁存者,算只君与长江。凛然苍桧,霜干苦难双。闻道司州古县,云
溪上、竹坞松窗。江南岸,不因送子,宁肯过吾邦。
  摐摐。疏雨过,风林舞破,烟盖云幢。愿持此邀君,一饮空缸。居士先生老矣,真
梦里、相对残釭。歌舞断,行人未起,船鼓已逄逄。


满庭芳


  余年十七,始与刘仲达往来于眉山。今年四十九,相逢于泗上?;此扯?,久留郡
中?;奕胀文仙?,话旧感叹,因作满庭芳云水浅冻,久留郡中?;奕胀文仙?,话旧
感叹,因作“满庭芳”云。

  三十三年,飘流江海,万里烟浪云帆。故人惊怪,憔悴老青衫。我自疏狂异趣,君
何事、奔走尘凡。流年尽,穷途坐守,船尾冻相衔。
  巉巉?;雌滞?,层楼翠壁,古寺空岩。步携手林间,笑挽扦扦。莫上孤峰尽处,萦
望眼、云海相搀。家何在,因君问我,归步绕松衫。


水调歌头

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
烟雨,渺渺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靶继ü?,未解庄生
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水调歌头

  公旧序云:余去岁在东武,作水调歌头以寄子由。今年,子由相从彭门百馀日,过
中秋而去,作此曲以别余。以其语过悲,乃为和之。其意以不早退为戒,以退而相从之
乐为慰云耳。

  安石在东海,从事鬓惊秋。中年亲友难别,丝竹缓离愁。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
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
扶我,惟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
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
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

  公曰:此诗最奇丽,然非听琴,乃听琵琶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质夫家善琵琶者,
乞为歌词。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词,稍加概括,使就声律,以遗之云。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恩冤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
作气,千里不留行?;厥啄涸圃?,飞絮搅青冥。
  众禽里,真彩凤,独不鸣。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轻。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
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


满江红

  遇东坡于齐安。怪其丰暇自得。余问之,曰:吾再娶柳氏,三日而去官。吾固不戚
戚,而忧柳氏不能忘情于进退也。已而欣然同忧患,如处富贵,吾是以益安焉。命其侍
儿歌其所作满江红。嗟叹之不足,乃次其韵。

  忧喜相寻,风雨过、一江春绿。巫峡梦、至今空有,乱山屏簇。何似伯鸾携德耀,
箪瓢未足清欢足。渐粲然、光彩照阶庭,生兰玉。
  幽梦里,传心曲;肠断处,凭他续。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君不见周南歌汉广,
天教夫子休乔木。便相将、左手抱琴旧,云间宿。


满江红

  江汉西来,高楼下、蒲萄深碧。犹自带、岷峨云浪,锦江春色。君是南山遗爱守,
我为剑外思归客。对此间、风物岂无情,殷勤说。
  江表传,君休读;狂处士,真堪惜??罩薅责叙?,苇花萧瑟。不独笑书生争底事,
曹公黄祖俱飘忽。愿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


满江红

东武会流怀亭

  东武南城,新堤固、涟漪初溢。隐隐遍、长林高阜,卧红堆碧。枝上残花吹尽也,
与君更向江头觅。问向前、犹有几多春,三之一。
  官里事,何时毕;风雨外,无多日。相将泛曲水,满城争出。君不见兰亭修禊事,
当时坐上皆豪逸。到如今、修竹满山阴,空陈迹。


满江红

怀子由作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掠未?、青山白浪、万重千叠。孤负当年林下意,
对床夜雨听萧瑟。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发。
  一尊酒,黄河侧;无限事,从头说。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衣上旧痕余苦泪,眉
间喜气添黄色。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


满江红

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国还朝

  天岂无情,天也解、多情留客。春向暖、朝来底事,尚飘轻雪。君过春来纡组绶,
我应归去耽泉石??忠焓?、怀酒忽相思,云山隔。
  浮世事,俱难必;人纵健,头应白。何辞更一醉,此欢难觅。欲向佳人诉离恨,泪
珠先已凝双睫。但莫遣、新燕却来时,音书绝。


归朝欢

  “我梦扁舟浮震泽。雪浪横江千顷白。觉来满眼是庐山,倚天无数开青壁?!备鞘?br> 梦也。然公诗复云:“扁舟震泽定何时,满眼庐山觉又非?!?br>
  我梦扁舟浮震泽,雪浪摇空千顷白。觉来满眼是庐山,倚天无数开青壁。此生长接
淅,与君同是江南客。梦中游,觉来清赏,同作飞梭掷。
  明日西风还挂席,唱我新词泪沾臆。灵均去后楚山空,沣阳兰芷无颜色。君才如梦
得,武陵更在西南极。竹枝词,莫摇新唱,谁谓古今隔。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
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雨中花

  初至密州,以累年旱蝗,斋素累月。方春,牡丹盛开,遂不获一赏。至九月,忽开
千叶一朵。雨中特为置酒,遂作。

  今岁花时深院,尽日东风,荡扬茶烟。但有绿苔芳草,柳絮榆钱。闻道城西,长廊
古寺,甲第名园。有国艳带酒,天香染袂,为我留连。
  清明过了,残红无处,对此泪洒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高会聊追短
景,清商不暇余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态,付与明年。


沁园春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漙漙。
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劝金船

和元素韵自撰腔命名

  无情流水多情客,劝我如曾识。杯行到手休辞却,这公道难得。曲水池上,小字更
书年月?;苟悦中拗?,似永和节。
  纤纤素手如霜雪,笑把秋花插。尊前莫怪歌声咽,又还是轻别。此去翱翔,遍赏玉
堂金阙。欲问再来何岁,应有华发。


一丛花

  今年春浅腊侵年,冰雪破春妍。东风有信无人见,露微意、柳际花边。寒夜纵长,
孤衾易暖,钟鼓渐清圆。
  朝来初日半含山,楼阁淡疏烟。游人便作寻芳计,小桃杏、应已争先。衰病少情,
疏慵自放,惟爱日高眠。


木兰花令

次欧公西湖韵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木兰花令

次马中玉韵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故将别语恼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
落花已逐回风去,花本无心莺自诉。明朝归路下塘西,不见莺啼花落处。


木兰花令

宿造口闻夜雨寄子由、才叔

梧桐叶上三更雨,惊破梦魂无觅处。夜凉枕簟已知秋,更听寒蛩促机杼。
梦中历历来时路,犹在江亭醉歌舞。尊前必有问君人,为道别来心与绪。



西江月

真觉赏瑞香二首

公子眼花乱发,老夫鼻观先通。领巾飘下瑞香风,惊起谪仙春梦。
后土祠中玉蕊,蓬莱殿后鞓红。此花清绝更纤秾,把酒何人心动。



西江月

坐客见和复次韵

小院朱阑几曲,重城画鼓三通。更看微月转光风,归去香云入梦。
翠袖争浮大白,皂罗半插斜红。灯花零落酒花秾,妙语一时飞动。



西江月

再用前韵戏曹子方

怪此花枝怨泣,托君诗句名通。凭将草木记吴风,继取相如云梦。
点笔袖沾醉墨,谤花面有惭红。知君却是为情秾,怕见此花撩动。



西江月

闻道双衔凤带,不妨单著鲛绡。夜香知与阿谁烧,怅望水沈烟袅。
云鬓风前绿卷,玉颜醉里红潮。莫教空度可怜宵,月与佳人共僚。



西江月

重九

点点楼头细雨。重重江外平湖。当年戏马会东徐,今日凄凉南浦。
莫恨黄花未吐。且教红粉相扶。酒阑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间今古。



西江月

茶词

龙焙今年绝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散神仙,苗裔来从北苑。
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



西江月

别梦已随流水,泪巾犹裛香泉。相如依旧是臞仙,人在瑶台阆苑。
花雾萦风缥缈,歌珠滴水清圆。蛾眉新作十分妍,走马归来便面。



西江月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西江月

送钱待制

莫叹平原落落,且应去鲁迟迟。与君各记少年时,须信人生如寄。
白发千茎相送,深杯百罚休辞。拍浮何用酒为池,我已为君德醉。



西江月

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西江月

  顷在黄州,春夜行蕲水中过酒家饮。酒醉,乘月至一溪桥上,解鞍曲肱醉卧少休。
及觉,已晓。乱山葱茏,流水锵然,疑非尘世也。书此语桥柱上。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暧暧微霄。障泥未解玉骢骄 ,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西江月

平山堂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西江月

送别

昨夜扁舟京口,今朝马首长安。旧官何物与新官,只有湖山公案。
此景百年几变,个中下语千难。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新诗判断。


  

〔共6頁〕 1 2 3 4 5 6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