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开门彩pk10 >> 〔南北朝〕宋诗十二卷<1>

  
  
     
     

南北朝·宋诗十二卷

【南北朝·宋】


卷一

根据逯钦立辑本整理

  

  

  

〔共12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第一頁 下一頁


  ◇ 王叔之 ◇

  叔之,字穆仲,琅邪人。晋、宋间处士。有《庄子》义疏三卷、集十卷。

  游罗浮山诗

  庵蔼灵岳,开景神封。绵界盘址,中天举峰。
  孤楼侧挺,层岫回重。风云秀体,卉木媚容。

 ?。ā独嗑邸菲??!妒汀肺迨?。)



  拟古诗

  客从北方来,言欲到交趾。远行无他货,惟有凤皇子。
  百金我不欲,千金难为市。

 ?。ā独嗑邸肪攀鹘跏逯??!妒汀肺迨?。)



  ◇ 伍辑之 ◇

  辑之,仕晋,官爵未详。入宋为奉朝请,有从征记若干卷、集十二卷。


  劳歌二首

  〔《庄子》曰:“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薄逗吩唬骸凹⒄?br> 歌食,劳者歌事?!比粑榧┲啤稗勥佉亚罴?,又云“居身苦且?!?,则劳生
可知矣?!?br>
  其一

  幼童轻岁月,谓言可久长,一朝见零悴,叹息向秋霜。
  迍邅已穷极,疢痾复不康,每恐先朝露,不见白日光。
  庶及盛年时,暂遂情所望。吉辰既乖越,来期眇未央。
  促促岁月尽,穷年空怨伤。

  其二
 
  女萝依附松,终已冠高枝。浮萍生托水,至死不枯萎。
  伤哉抱关士,独无松与期。月色似冬草,居身苦且危。
  幽生重泉下,穷年冰与澌。多谢负郭生,无所事六奇。
  劳为社下宰,时无魏无知。

 ?。ā独指钒耸?。)



  春芳诗

  桃柳发葇荣,丹绿粲郊邑。(《初学记》三。)。



  ◇ 卞伯玉 ◇

  伯玉,济阴人,仕晋,官爵未详。入宋为东阳太守、黄门郎。有《系辞注》二卷、集五卷。


  赴中书郎诗

  大方信苞容,优渥遂不已。跃鳞龙凤池,挥翰紫宸里 。

 ?。ā妒槌肺迨咦鞲爸惺槭??!冻跹Ъ恰肥蛔髦惺槔墒??!妒汀妨? 。又《初学记》十一引第三句。)



  ◇ 谢瞻 ◇

  瞻,字宣远,一名檐,字通远。陈郡阳夏人。晋元兴元年,为安西将军桓伟参军。历楚台秘书郎、刘柳建威长史、武帝镇军参军、琅邪王大司马参军 ,转主簿、安城相、宋国中书、侍郎、相国从事中郎,出为豫章太守。文章与从叔混 、族弟灵运相抗。永初二年卒,年三十九。有集三卷。(《宋书》及南史本传俱言卒年三十五。严可均全宋文云 :考瞻卒於永初二年,年三十五。灵运诛於元嘉十年,年四十九。则灵运长於瞻二岁,疑有一误。逯钦立案:灵运生卒无误。瞻卒年三十五当为三十九之讹 ,瞻永初年卒。时如为三十九,则长于灵运二岁。元兴元年任桓伟参军为十九岁。如为三十五岁,则元兴元年仅十五岁。以常例衡之 ,不应是时即为参军也。


  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诗

  风至授寒服,霜降休百工。繁林收阳彩,密苑解华丛。
  巢幕无留燕,遵渚有归鸿。轻霞冠秋日,迅商薄清穹。
  圣心眷嘉节,扬銮戾行宫。四筵沾芳醴,中堂起丝桐。
  扶光迫西汜,欢馀宴有穷。逝矣将归客,养素克有终。
  临流怨莫从,欢心叹飞蓬。

 ?。ā段难 范?。古今岁时杂咏三十三?!妒汀匪氖?。又《类聚》四、《初学记》四、《御览》三十二并引工、鸿、穹、宫、桐、穷六韵。)



  答康乐秋霁诗

  夕霁风气凉,闲房有馀清??鸹?,月露皓已盈。
  独夜无物役,寝者亦云宁。忽获愁霖唱,怀劳奏所诚。
  叹彼行旅艰,深兹眷言情。伊余虽寡慰,殷忧暂为轻。
  牵率酬嘉藻,长揖愧吾生。

 ?。ā段难 范??!妒汀匪氖?。)

  【注】《文选》题作“答灵运”?!妒汀吠?。



  於安城答灵运诗〔五章〕

  其一
 
  条繁林弥蔚,波清源愈浚?;诘嵝?,之子绍前胤。
  绸缪结风徽,烟カ吐芳讯。鸿渐随事变,灵台与年峻。
 
  其二
 
  华萼相光饰,嘤鸣悦同响。亲亲子敦余,贤贤五尔赏。
  比景後鲜辉,方年一日长。萎叶爱荣条,涸流好河广。
 
  其三
 
  狥业谢成操,复礼愧贫乐。幸会果代耕,符守江南曲。
  履运伤荏苒,遵途欢缅邈。布怀存所钦,我劳一何笃。
 
  其四
 
  肇允虽同规,翻飞各异概。迢递封畿外,窈窕承明内。
  寻途之既暌,即理理已对。丝路有恒悲,矧乃在吾爱。
 
  其五
 
  跬行安步武,铩翮周数仞。岂不识高远,违方往有吝。
  岁寒霜雪严,过半路愈峻。量己畏友朋,勇退不敢进。
  行矣励令猷,写诚酬来讯。

 ?。ā段难 范??!妒汀匪氖?。又《类聚》二十一作答灵运诗。引第二章。)



  王抚军庾西阳集别时为豫章太守庾被徵还东诗

  〔集曰:谢还豫章,庾被徵还都。王抚军送至湓口南楼作?!?br>
  祗召旋北京,守官反南服。方舟析旧知,对筵旷明牧。
  举觞矜饮饯,指途念出宿。来晨无定端,别晷有成速。
  颓阳照通津,夕阴暧平陆。榜人理行舻,輶轩命归仆。
  分手东城闉,发棹西江隩。离会虽相杂,逝川岂往复。
  谁谓情可书,尽言非尺牍。

 ?。ā段难?》二十?!妒汀匪氖??!″智樟福毫急局蛔鳌巴醺Ь孜餮艏稹?。)



  经张子房庙诗

  王风哀以思,周道荡无章。卜洛易隆替,兴乱罔不亡。
  力政吞九鼎,苛慝暴三殇。息肩缠民思,灵鉴集朱光。
  伊人感代工,聿来扶兴王。婉婉幙中画,辉辉天业昌。
  鸿门销薄蚀,垓下陨欃枪。爵仇建萧宰,定都护储皇。
  肇允契幽叟,翻飞指帝乡?;菪姆芮ъ?,清埃播怃疆。
  神武睦三正,裁成被八荒。明两烛河阴,庆霄薄汾阳。
  銮旍历颓寝,饰像荐嘉尝。圣心岂徒甄,惟德在无忘。
  逝者如可作,揆子慕周行。济济属车士,粲粲翰墨场。
  瞽夫违盛观,竦踊企一方。四达虽平直,蹇步愧无良。
  飡和忘微远,延首咏太康。

  李善注:“明两、庆霄,皆喻 宋高祖(南北朝时期之刘裕,非后南宋赵构)?!?br>
 ?。ā段难 范蛔髡抛臃渴??!妒汀匪氖?。又《类聚》三十八作引王、昌、枪、皇、乡、疆六韵。)



  游西池诗

  逍遥越郊肆,愿言屡经过?;刳浔涣赉?,高台眺飞霞。
  惠风荡繁囿,白雪腾曾阿。褰裳顺兰,徙倚引芳柯。
  美人愆岁月,迟暮独如何。

 ?。ā独嗑邸范?。)



  ◇ 孔欣 ◇

  欣,会稽山阴人,仕晋。入宋为国子博士。景平中,会稽太守褚淡之以为参军。有集九卷。
 
 
  置酒高堂上

  置酒宴友生,高会临疏棂。芳俎列嘉肴,山罍满春青。
  广乐充堂宇,丝竹横两楹。邯郸有名倡,承间奏新声。
  八音何寥亮,四座同欢情。举觞发湛露,衔杯咏鹿鸣。
  觞谣可相娱,扬解意何荣。顾欢来义士,畅哉矫天诚。
  朝日不夕盛,川流常宵征。生犹悬水溜,死若波澜停。
  当年贵得意,何能竞虚名。

 ?。ā独指啡??!妒汀肺迨?。)



  相逢狭路间

  相逢狭路间,道狭正踟蹰。如何不群士,行吟戏路衢。
  辍步相与言,君行欲焉如。淳朴久已凋,荣利迭相驱。
  流落尚风波,人情我迁渝。势集堂必满,运去庭亦虚。
  竞趋尝不暇,谁肯眷桑枢。无为肆独往,只将困沦胥。
  未若及初九,携手归田庐。躬耕东山畔,乐道咏玄书。
  狭路安足游,方外可寄娱。

 ?。ā独指啡?。广《文选》十四?!妒汀肺迨?。)



  猛虎行

  饥不食邪蒿莱,倦不息无终里。邪蒿乖素尚,无终丧若始。

 ?。ā段难 匪氖?,王文宪集序注。)



  祠太庙

  束带从王事,结缨奉清祀。肃肃禁闱内,翳然绝尘轨。
  峨峨高堂上,层构郁云起。明发修荐享,矜悚不遑止。
  罄折阶廊间,栖栖常靡已。

 ?。ā冻跹Ъ恰肥?。万花谷後十七?!妒汀肺迨?。)



  ◇ 宋文帝刘义隆 ◇

  义隆,小字车儿,武帝第三子。晋义熙十一年,封彭城县公。历徐州、司州、荆州刺史。宋受禅 ,封宜都王,镇湘江。景平二年八月即位,改元元嘉。三十年,为太子刘劭所弑,年四十七。宋孝武帝定乱,谥曰文皇帝。有集十卷。


  元嘉七年以滑台战守弥时遂至陷没乃作诗

  逆虏乱疆场,边将婴寇仇。坚城效贞节,攻战无暂休。
  覆渖不可食,离机难复收。势谢归途单,於焉见幽囚。
  烈烈制邑守,舍命蹈前修。忠臣表年暮,贞柯邮严秋。
  楚庄投袂起,终然报强仇。去病辞高馆,卒获舒国忧。
  戎事谅未殄,民患焉得瘳。抚?;掣屑?,志气若云浮。
  愿想凌扶摇,弭旆拂中州。爪牙申威灵,帷幄骋良筹。
  华裔混殊风,率土浃王猷。惆怅惧迁逝,北顾涕交流。

 ?。ā端问?》索虏传。)



  北伐诗

  〔宋《书》曰:元嘉二十三年,诏群臣曰:吾少览篇籍,颇爱文义。自缨绋世务,情兼家国,徒存日昃,终有惭德 。而区宇未一,师馑代有。永言斯瘼,弥干其虑。属思之功,与事而废。残虐游魂,齐民涂炭。乃眷北顾,无忘私拯。思总群谋 ,扫清逋逆。感慨之来,遂成短韵。卿等体国情深,亦当义笃其怀也?!妒吩唬骸?br>
  季父鉴祸先,辛生识机始。崇替非无徵,兴废要有以。
  自昔沦中畿,倏焉盈百祀。不睹南云阴,但见胡尘起。
  乱极治方形,涂泰由积否。方欲涤遗氛,矧乃秽边鄙。
  眷言悼斯民,纳隍良在己。逝将振宏纲,一麾同文轨。
  时乎岂再来,河清难久俟。骀驷安局步,骐骥志千里。
  梁傅畜义心,伊相抱深耻。赏契将谁寄,要之二三子。
  无令齐晋朝,取愧邹鲁士。

 ?。ā端问椤匪髀泊?。又《类聚》五十九、《诗纪》四十五并引始、以 、祀、起、否、鄙、己、轨八韵。)



  登景阳楼诗

  崇堂临万雉,层楼跨九成。瑶轩笼翠幌,组幕翳云屏。
  阶上晓露洁,林下夕风清。蔓藻嬛绿叶,芳兰媚紫茎。
  极望周天险,留察浃神京。交渠纷绮错,列植发华英。
  士女眩街里,轩冕曜都城。万轸杨金镳,千轴树兰旌。

 ?。ā独嗑邸妨??!妒汀匪氖?。)(《御览》三百五十八?!″智樟福毫狡蔽皇?。)



  ◇ 宗炳 ◇

  炳,字少文,南阳湟阳人。晋义熙中,武帝领荆州,辟主簿。後召为太尉参军,辟太尉掾。宋受禅 ,徵太子舍人。文帝即位,徵通直郎,皆不就。有集十六卷。



  登半石山诗

  清晨陟阻崖,气志洞萧洒。嶰谷崩地幽,穷石凌天委。
  长松列竦肃,万树巉岩诡。上施神农萝,下凝尧时髓。

 ?。ā独嗑邸菲??!妒汀啡?。)



  登白鸟山诗

  我徂白鸟山,因名感昔拟。仰升数百仞,俯览眇千里。
  杲杲群木分,岌岌众峦起。

 ?。ā独嗑邸菲??!妒汀啡?。)



  ◇ 孔甯子 ◇

  甯子,会稽山阴人。义熙初,为武这太尉主簿。永初中,为文帝镇西谘议参军。文帝即位,以为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进侍中。元嘉二年卒。有集十五卷。



  棹歌行

  君子乐和节,品物待阳时。上位降繁祉,元已命水嬉。
  仓武戒桥梁,旄人树羽旗。高樯抗飞帆,羽盖翳华枝。
  佽飞激逸响,娟娥吐清辞。溯洄缅无分,欣流怆有思。
  仰瞻翳云缴,俯引沈泉丝。委羽漫通渚,鲜染中填坻。
  鹢鸟感江使,扬波骇冯夷。夕影虽已西,□□终无期。

 ?。ā独指匪氖??!妒汀肺迨?。)



  前缓声歌

  供帐设玄宫,众仙胥□亚。照照二仪旷,雍容风云暇。
  北伐太行鼓,南整九疑驾。笙歌兴洛川,鸣箫起秦榭。
  钧天异三代,广乐非韶夏。满堂皆人灵,列筵必羽化。
  乌可循日留,兔自延月夜。弱水时一濯,扶桑聊暂舍。
  兆旬言履端,千龄□八蜡。

 ?。ā独指妨??!妒汀肺迨?。)



  ◇ 傅亮 ◇

  亮,字季友,北地灵州人,晋义熙中为中书黄门侍郎。武帝受禅,加尚书仆射。后与徐羡之、谢晦同废少帝 ,奉迎文帝即位。元嘉三年被诛,年五十三。有集三十一卷。



  从武帝平闽中诗

  鞠旅扬城,大搜徐方。旅旌首路,元戎启行。
  弭楫洪河,总辔崇芒。

 ?。ā妒汀纷鞲??!独嗑邸肺迨??!妒汀肺迨??!″智樟福核挝涞塾衅焦刂幸η厥?,无平闽中事。闽 ,关之讹。)



  从征诗

  息徒西楚,伫楫旧乡。止犹岳立,动则云翔。
  烈烈群师,星言启行。泛舟掩河,秣马登芒。

 ?。ā独嗑邸肺迨??!妒汀肺迨?。)



  奉迎大驾道路赋诗

  〔《诗纪》云?!端问椤繁敬唬毫脸醴钣蠹?,道路赋诗三首。其一篇有忧惧之辞。按本传,宋少帝废 ,亮率行台至江陵奉迎文帝。疑即此时作也?!?br>
  夙棹发皇邑,有人祖我舟。饯离不以幣,赠言重琳球。
  知止道攸贵,怀禄义所尤。四牡倦长路,君辔可以收。
  张邴结晨轨,疏董顿夕辀。东隅诚已谢,西景逝不留。
  性命安可图,怀此作前修。敷衽铭笃诲,引带佩嘉谋。
  迷宠非予志,厚德良未酬。抚躬愧疲朽,三省惭爵浮。
  重明照蓬艾,万品同率由。忠诰岂假知,式微发直讴。


 ?。ā端问椤繁敬??!妒汀肺迨?。)



  冬至

  星昴殷仲冬,短晷穷南陆。柔荔迎时萋,芳芸应节馥。

 ?。ā冻跹Ъ恰匪?。古今岁时杂咏三十九?!妒汀肺迨?。)



  ◇ 谢晦 ◇

  晦,字宣明,陈郡阳夏人,初为武帝太尉参军。武帝受命,封武昌县公。少帝即位,加中书令。文帝即位 ,加使持节,进号卫将军。元嘉三年被诛,年三十七。



  彭城会诗

  〔宋《书》曰:晦为宋武帝太尉主簿,从征关洛,帝於彭城大会,命纸笔赋诗?;蘅值塾惺?,起谏帝,即代作曰:〕

  先荡临淄秽,却清河洛尘?;粲幸萱?,桃林无伏轮。

 ?。ā端问椤繁敬??!队馈肺灏倬攀?,作宋高祖?!妒汀肺迨?。)



  悲人道

  〔宋《书》曰:晦败,乃携某弟遁、兄子世基等七骑北走。遁肥壮,不能骑马,晦每待之,行不得速。至安陆延头,为戍主光顺之所执。顺之,晦故吏也。槛送京师,於路作悲人道。其词曰:〕

  悲人道兮──,悲人道之实难。哀人道之多险,伤人道之寡安。
  懿华宗之冠胄,固清流而远源。树文德於庭户,立操学於衡门。
  应积善之馀佑,当履福之所延。何小子之凶放,实招祸而作愆。
  值革变之大运,遭一顾於圣皇。参谋猷於创物,赞帝制於宏纲。
  出治戎於禁卫,入关言於帷房。分河山之圭组,继文武之龟章。
  禀顾命於西殿,受遗寄於御床。伊懦劣其无节,实怀此而不忘。
  荷隆遇於先主,欲报之於後王。忧托付之无效,惧愧言於存亡。
  谓继体其嗣业,能增辉於前光。居遏密之未几,越礼度而湎荒。
  普天壤而殒气,必社稷之沦丧。矧吾侪之体国,实启处而匪遑。
  藉亿兆之一志,固昏极而明彰。谅主尊而民晏,信卜祚之无疆。
  国既危而重构,家已衰而载昌?;穹龅叨莘?,冀世道之方康。
  朝褒功以疏爵,只命服於西蕃。奏箫管之嘈囋,拥朱旄之赫煌。
  临八方以作镇,响文武之桓桓。厉薄弱以为政,实忘食於日旰。
  岂申甫之敢慕,庶惟宋之屏翰。甫逾历其三稔,实周回其未再。
  岂有虑於内□,□□□其云裁。痛夹辅之二宰,并加辟而靡贷。
  哀弱息之从祸,悲发中而心痗。伊荆汉之良彦,逮文武之子民。
  见忠贞而弗亮,睹理屈而莫申。皆义概而同愤,咸荷戈而竞臻。
  浮舳舻之奕奕,陈车骑之辚辚。观人和与师整,谓兹兵其谁陈。
  庶亡魂之雪怨,反泾渭於彝化。齐轻舟於江曲,殄锐敌其皆湮。
  勒陆徒於白水,寇无反於只轮。气扔捷而益壮,威既肃而弥振。
  嗟时哉之不与,迕风雨以逾旬。我谋战而不克,彼继奔其蹑尘。
  乏智勇之奇正,忽孟明而是遵。苟成败其有数,岂怨天而尤人。
  恨矢石之未竭,遂摧师而覆陈。诚得丧之所遭,固当之其无吝。
  痛而怀之弱子,横遭罹之殃衅。智未穷而事倾,力未极而莫振。
  誓同尽於锋镝,我怯劣而愆信。愍弟侄之何辜,实五咎之所婴。
  谓九夷之可处,思致免以全生。嗟性命之难遂,乃窘绁於边亭。
  亦何忤於天地,备艰危而是丁。我闻之於昔诰,功弥高而身蹙。
  霍芒刺而幸免,卒倾宗而灭族。周叹贵於岳吏,终下审而靡鞠。
  虽明德之大贤,亦不免於残戮?;辰竦倘?,忘向惠而莫复。
  绩无赏而震主,将何方以自牧。非砏石之图照,孰违祸以取福。
  箸殷鉴认自古,岂独叹於季叔。能安亲而扬名,谅见称於先哲。
  保归全而终孝,伤在余而皆缺。辱历世之平素,忽盛满而倾灭。
  惟烝尝与洒埽,痛一朝而永绝。问其谁而为之,实孤人之险戾。
  罪有逾於丘山,虽百死其何雪。羁角偃兮衡闾,亲朋交兮平义。
  虽履尚兮不一,隆分好兮情寄。俱惮耕兮从禄,睹世道兮艰诐。
  规志局兮功名,每谓之兮为易。今定谥兮阖棺,惭明智兮昔议。
  虽待尽兮为耻,嗟原颜兮靡寘。长揖兮数子,谢尔兮明智。百
  龄兮浮促,终焉兮斟克。卧尽兮斧斤,理命兮同得。世安彼兮
  非此,岂晓分兮辨惑。御庄生之达言,请承风以为则。

 ?。ā端问椤繁敬?。)



  连句诗

  〔宋《书》曰:晦被诛,世基坐从。其将刑,为连句《诗》曰云云。谢晦续之曰:〕

  功遂侔昔人,保退无智力。既涉太行险,斯路信难陟。

 ?。ā端问椤繁敬?。南史谢世基传。计纪五十三。)



  ◇ 谢世基 ◇
 
 
  连句诗

  〔宋《书》曰:世基,晦之从子也,有才气?;薇恢?,世基坐从。其将刑,为连句《诗》曰:〕

  伟哉横海鲸,壮矣垂天翼。一旦失风水,翻为蝼蚁食。

 ?。ā端问椤ば换薮??!赌鲜贰ば皇阑??!妒汀肺迨?。)



  ◇ 郑鲜之 ◇

  鲜之,字道子,开封人。初仕晋,为辅国主簿。武帝受禅,迁太常、都官尚书。元嘉三年,为尚书右仆射。四年卒,时年六十四。有集二十卷。


  行经张子房庙诗

  七雄裂周纽,道尽鼎亦沦。长风晦昆溟,潜龙动泗滨。
  紫烟翼丹虬,灵媪悲素鳞。

 ?。ā独嗑邸啡??!妒汀肺迨?。)



  ◇ 范泰 ◇

  泰,字伯伦,南阳顺阳人,晋豫章太守甯子。晋太元初为太学博士,出为天门太守。义熙初,荆州刺史司马休之以为长史、南郡太守,入为黄门郎、御史中丞,出为东阳太守,累迁尚书兼司空。宋受禅,拜金紫光禄大夫。元嘉三年,进侍中、左光禄大夫、国子祭酒。五年卒,年七十四。有集二十卷。


  经汉高庙诗

  啸吒英豪萃,指挥五岳分。乘彼道消势,遂廓宇宙氛。
  重瞳岂不伟,奋臂腾群雄。壮力拔高山,猛气烈迅风。
  恃勇终必挠,道胜业自隆。

 ?。ā独嗑邸啡??!妒汀肺迨?。)



 々柦鸟诗

  昔罽王结罝峻卯之山,获一鸾鸟,王甚爱之,欲其鸣而不致也。乃饰以金樊,飨以珍羞,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其夫人曰:尝闻鸟见其类而后鸣,何不县镜以映之。王从其意,鸾睹形悲鸣,哀响冲霄,一奋而绝。嗟乎,兹禽何情之深!昔钟子破琴于伯牙,匠石韬斤于郢人,盖悲妙赏之不存,慨神质于当年耳。矧乃一举而殒其身者哉,悲夫! 乃为诗曰:

  神鸾栖高梧,爰翔霄汉际。轩翼飏轻风,清响中天厉。
  外患难预谋,高罗掩逸势。明镜悬高堂,顾影悲同契。
  一激九霄音,响流形已毙。

 ?。ā独嗑邸肪攀??!妒汀肺迨?。)



  九月九日诗

  劲风肃林阿,鸣雁惊时候。篱菊熙寒藂,竹枝不改茂。

 ?。ā妒槌钒傥迨?。)



  诗

  〔《诗纪》作“咏老”。并注云:艺文云梁范泰作??剂何薮嗣?,附于此。然不得即以为伯伦作也?!?br>
  枉生竟何豫,未云倏已老?;⑵踩?,若虑栖怀抱。
  畴昔少年时,皆以归大造。

 ?。ā独嗑邸钒耸??!妒汀肺迨?。)



  咏雪诗

  王山亘野,琼林分道。

 ?。ā妒槌钒傥迨?。)



  赠袁湛谢混诗

  〔《晋书》曰:湛,字士深,少有操植,以冲粹自立而无文华,故不为流俗所重。时谢混为仆射,范泰赠湛及混《诗》云:〕

  亦有后出隽,离群颇骞翥。

 ?。ā督椤吩看?。)

  

〔共12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