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开门彩pk10 >> 隋诗十卷<1>

  
  
  
     
     

隋诗十卷

【隋代】


卷一

根据逯钦立辑本整理

  

  

  

〔共10頁〕1 2 3 4 5 6 7 8 9 10 第一卷 下一卷


逯钦立
lù qīn lì

  逯钦立(1910-1973),字卓亭,山东巨野人。193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随即考入北大文科研究所,专门研习汉魏六朝文学。曾在前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广西大学(桂林)、东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任职。
  逯先生对于汉魏六朝文学造诣颇深,撰述很多。1940年,他感到明人冯惟讷所辑《诗纪》、近人丁福保所辑《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虽然“搜括靡遗”,有功于世,但仍存在严重缺失,遂在前书基础上,重新攟摭上古迄隋末的歌谣,另谋新编。工作时断时续,直至1964年,始编定《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这部百卷巨轶。其中《隋诗》10卷,为目前收录隋诗最为全备的总集。

            子夜星网站 2008.07.10

----- 相关资料 -----
 ◇
汉魏六朝诗选
 ◇ 南北朝·宋诗十二卷


隋诗卷一

  

〇 隋文帝杨坚 〇


  〔坚,弘农华阴人,仕周以勋封隋国公,累拜上柱国、大司马。静帝
时,坚以元舅总朝政,封隋王,寻篡周自立。及平陈后,统一中国。在位
二十四年,仁寿四年卒,年六十四?!?/p>


宴秦孝王于并州作诗

红颜讵几,玉貌须臾。一朝花落,白发难除。明年后岁,谁有谁无。

  〇隋书二十二,《诗纪》百二十。

  注:隋书本纪曰:开皇十年。高祖幸并州。宴秦孝王子相。帝为四言
诗。明年而子相卒。十八年而秦孝王薨。



〇 卢思道 〇

  〔思道,字子行,范阳人。齐天保中,解褐直中书省,待诏文林馆。
周武帝平齐,授仪同三司,迁武阳太守。隋开皇元年,为散骑侍郎卒,年
五十二。有集三十卷?!?/p>



· 乐府 ·
  

有所思

长门与长信。忧思并难任。洞房明月下??胀ヂ滩萆?。
怨歌裁纨素。能赋受黄金。复闻隔湘水。犹言限桂林。
凄凄日已暮。谁见此时心。

  〇《文苑英华》二百二?!独指肥??!妒汀钒俣?。


日出东南隅行

初月正如钩,悬光入绮楼。中有可怜妾,如恨亦如羞。
深情出艳语,密意满横眸。楚腰宁且细,孙眉本未愁。
青玉勿当取,双银讵可留?;岽狡?。遥居最上头。

  〇《文苑英华》百九十三 《乐府诗集》二十八 《诗纪》百二十二。
  


棹歌行

秋江见底清,越女复倾城。方舟共采摘,最得可怜名。
落花流宝珥,微吹动香缨。带垂连理湿,棹举木兰轻。
顺风传细语,因波寄远情。谁能结锦缆,薄暮隐长汀。

  〇《文苑英华》二百三?!独指匪氖??!妒汀钒俣?。


美女篇

京洛多妖艳。馀春爱物华。俱临邓渠水。共采邺园花。
时摇五明扇。聊驻七香车。情疏看笑浅。娇深眄欲斜。
微津染长黛。新溜湿轻纱。莫言人未解。随君独问家。

  〇《文苑英华》百九十三 《乐府诗集》六十三 《诗纪》百二十二。


升天行

寻师得道诀。轻举厌人群。玉山候王母。珠庭谒老君。
煎为返魂药??套鞒ど?。飞策乘流电。凋轩曳彩云。
玄洲望不极。赤野眺无垠。金楼旦蹇产。玉树晓氛氲。
拥琴??商?。吹笙远讵闻。不觉蜉蝣子。生死何纷纷。

  〇《文苑英华》百九十三 《乐府诗集》六十三 《诗纪》百二十二


神仙篇

浮生厌危促。名岳共招携。云轩游紫府。风驷上丹梯。
时见辽东鹤。屡听淮南鸡。玉英持作宝。琼实采成蹊。
飞策扬轻电。悬旌耀彩霓。瑞银光似烛。灵石髓如泥。
寥廓鸾山右。超越凤洲西。一丸应五色。持此救人迷。

  〇《文苑英华》百九十三 《乐府诗集》六十四 《诗纪》百二十二


河曲游

邺下盛风流。河曲有名游。应徐托后乘。车马践芳洲。
丰茸鸡树密。遥裔鹤烟稠。日上疑高盖。云起类重楼。
金羁自沃若。兰棹成夷犹。悬匏动清吹。采菱转艳讴。
还珂响金埒。归袂拂铜沟。唯畏三春晚。勿言千载忧。

  〇《乐府诗集》七十七?!妒汀钒俣?。

  注:《诗纪》云:魏文帝与吴质《书》曰:时驾而游,北遵河曲。


城南隅燕

城南气初新。才王邀故人。轻盈云映日。流乱鸟啼春。
花飞北寺道。弦散南漳滨。舞动淮南袖。歌扬齐后尘。
骈镳歇夜马。接轸限归轮。公孙饮弥月。平原燕浃旬。
即是消声地。何须远避秦。

  〇《乐府诗集》七十七?!妒汀钒俣?。

  注:《诗纪》云:曹子建赠丁翼诗曰:吾与二三子。曲宴此城隅。


蜀国弦

西蜀称天府。由来擅沃饶。云浮玉垒夕。日映锦城朝。
南寻九折路。东上七星桥。琴心若易解。令客岂难要。

  〇《文苑英华》二百一?!独指啡?。作蜀国吟?!妒汀钒?br> 二十二。


采莲曲

曲浦戏妖姬。轻盈不自持。擎荷爱圆水。折藕弄长丝。
佩动裙风入。妆销粉汗滋。菱歌惜不唱。须待暝归时。

  〇《乐府诗集》五十?!妒汀钒俣?。


从军行

朔方烽火照甘泉。长安飞将出祁连。犀渠玉剑良家子。白马金鞍侠少年。
平明偃月屯右地。薄暮鱼丽逐左贤。谷中石虎经衔箭。山上金人曾祭天。
天涯一去无穷已。蓟门迢递三千里。朝见马岭黄沙合。夕望龙城阵云起。
庭中奇树已堪攀。塞外征人殊未还。白雪初下天山外。浮云直上五原间。
关山万里不可越。谁能坐对芳菲月。流水本自断人肠。坚冰旧来伤马骨。
边庭节物与华异。冬霰秋霜春不歇。长风萧萧渡水来。归雁连连映天没。
军行万里出龙庭。单于渭桥今已拜。将军何处觅功名。

  〇《文苑英华》百九十九?!独指啡??!妒汀钒俣?br> 二。又《御览》三百三十五引贤一韵。



· 诗 ·

仰赠特进阳休之诗〔七章并序〕

  夫士之在俗,所以腾声迈实,郁为时宗者,厥涂有三焉:才也,位也,
年也。才则弘道立言,师范雅俗;位则乘轩服冕,燮代天工;年则贰膳杖
朝,致养胶序。缅寻古始,永鉴前哲,齿历身名,鲜能俱泰,特进阳公兼
而有之矣。大齐武平之五载,抗表悬车,难进之风,首振颓俗,余不胜嘉
仰,敬赠是诗。

幽求遂古,逖听前闻。鸿荒眇邈,篆策絪縕。
体国经野,为鸟为云。果行毓德,或武或文。

于铄君子,含章挺秀。龙翰凤翼,玉荣松茂。
逸韵孤峙,奇峰回构。慕舜匪高。希颜可陋。

艺殚文府,学究书林。尽则穷丽,索隐钩深。
灵珠耀手,明镜悬心。声偃华裔,道冠衣簪。

豹变其文,鸿渐于陆。入作卿士,出为岳牧。
千社万钟,玄冕丹毂。神之听之,介以景福。

汉称广德,晋美剧阳。君亦高蹈,二此鸿芳。
知足知止,令问令望。功遂身退,休有烈光。

闻风伯夷,懦夫自立。祖道疏傅,行人霣泣。
公之戾止,僚友胥集。瞻彼高山,每怀靡及。

余实肤陋,少不及门。挟策问道,拜帚承恩。
以兹高义,被于后昆。式歌且舞,敢赠长言。

  〇文馆词林百五十八。

  注“闻风伯夷”──《孟子·尽心下》“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
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
薄夫敦,鄙夫宽?!薄拔欧纭倍直敬?。


驾出圜丘诗

开年简时日,上辛称天吉。平晓禁门开,隐隐乘舆出。
乘舆出九重,金根御六龙。章移千乘动,旆举百神从。
黄麾引朱节,灵鼓应华钟。神歌己相续,神光复相烛。
风中飏紫烟。坛上埋苍玉。

  〇《初学记》十三。万花谷后十二作卢思道诗?!妒汀钒俣?。


赠李若诗

初发清漳浦,春草正萋萋。今留素浐曲,夏木已成蹊。
尘起星桥外,日落宝坛西。庭空野烟合,巢深夕羽迷。
短歌虽制素,长吟当执圭。寄语当窗妇,非关惜马蹄。

  〇《文苑英华》二百四十八?!妒汀钒俣?。


赠李行之

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出风云。

  〇北《齐书》李瑾传。


赠别司马幼之南聘诗

故交忽千里,輶车莅远盟。幽人重离别,握手送行征。
晚霞浮极浦,落景照长亭。拂雾扬龙节,乘风溯鸟旌。
楚山百重映,吴江万仞清。夏云楼阁起,秋涛帷盖生。
陆侯持宝剑,终子系长缨。前修亦何远,君其勖令名。

  〇《类聚》五十三、《文苑英华》二百九十六并作赠司马幼之南聘。
《诗纪》百二十二。


赠刘仪同西聘诗

开邛昔柔远,宾越尽招携。岂若驰天使,玉节抚遗黎。
五祠临渭北,双岭带崤西。故关看金马,馀坛听宝鸡。
垂丝被柳陌,落锦覆桃蹊。分祛俄易惨,离思实难赍。
极野云峰合,遥嶂日轮低。尘暗前旌没,风长后骑嘶。
灞陵行可望,函谷久无泥。须君劳旋罢,春草共萋萋。

  〇《文苑英华》二百四十八?!妒汀钒俣?。


游梁城诗

扬镳历汴浦,回扈入梁墟。汉藩文雅地,清尘暧有馀。
宾游多任侠,台苑盛簪裾。叹息徐公剑,悲凉邹子书。
亭皋落照尽,原野Ё寒初。鸟散空城夕,烟销古树疏。
东越严子陵,西蜀马相如。修名窃所慕,长谣独课虚。

  〇《文苑英华》三百九?!妒汀钒俣?。


从驾经大慈照寺诗

〔《诗纪》云:北齐时作?!?br>
玄风冠东户,内范轶西陵。大川开宝匣,福地下金绳。
绣栭高可映,画栱叠相承。日驭非难假,云师本易凭。
阳室疑停燧,阴轩类鉴冰。迥题飞星没,长楣宿露凝。
旌门曙光转,辇道夕云蒸。山只效灵物,水若荐休徵。
薄命叨恩纪,微躯窃自陵。优游徒可恃,周赉永难胜。

  〇广弘明集三十?!妒汀钒俣?。〇逯按:此诗广弘明集原有长
序,《诗纪》未录,今姑从之。


春夕经行留侯墓诗

少小期黄石,晚年游赤松。应成羽人去,何忽掩高封。
疏芜枕绝野,逦迤带斜峰。坟荒隧草没,碑碎石苔浓。
狙秦怀猛气,师汉挺柔容。盛烈芳千祀,深泉闭九重。
夕风吟宰树,迟光落下舂。遂令怀古客,挥泪独无踪。

  〇《文苑英华》三百六?!妒汀钒俣?。


上已禊饮诗

山泉好风日,城市厌嚣尘。聊持一樽酒,共寻千里春。
馀光下幽桂,夕吹舞青蘋。何言出关后,重有入林人。

  〇《类聚》四?!冻跹Ъ恰匪?。古今岁时杂咏十六?!段脑酚⒒钒?br> 五十七?!队馈啡??!妒汀钒俣?。又岁华纪丽一作隋思道诗。
引春一韵。


夜闻邻妓诗

〔《诗纪》云:《拾遗》作观妓?!?br>
倡楼对三道,吹台临九重。笙随山上鹤,笛奏水中龙。
怨歌声易断,妙舞态难逢。谁能暂留客,解佩一相从。

  注:“相从”:万花谷作逢?!々枴冻跹Ъ恰肥??!段脑酚⒒范?br> 百十三。万花谷后三十二作卢思道诗。
  《诗纪》百二十二。又《类聚》四十二引重、龙、从三韵。


赋得珠帘诗

鉴帷明欲敛,照槛色将晨??闪韪疵?,隐映当窗人。
浮清带远吹,含光动细尘。落花时屡拂,会待玉阶春。

  〇《初学记》二十五?!妒汀钒俣?。


彭城王挽歌

旭旦禁门开,隐隐灵舆发。才看凤楼迥,稍视龙山没。
犹陈五营骑,尚聚三河卒。容卫俨未归,空山照秋月。

  〇《初学记》十四。 《文苑英华》三百十。 《御览》五百五十二。
《诗纪》百二十二。


乐平长公主挽歌

妆楼对驰道,吹台临景舍。风入上春朝,月满凉秋夜。
未言歌笑毕,已觉生荣谢。何时洛水湄,芝田解龙驾。

  〇《初学记》十四。 《文苑英华》三百十。 《御览》五百五十二。
《诗纪》百二十二。


后园宴诗

常闻昆阆有神仙,云冠羽佩得长年。秋夕风动三珠树,春朝露湿九芝田。
不如邺城佳丽所,玉楼银阁与天连。太液回波千丈映,上林花树百枝然。
流风续洛渚,行云在南楚??闪姿?,可念青楼女。便妍不羞涩,妖艳
工言语。池苑正芳菲,得戏不知归。媚眼临歌扇,娇香出舞衣。纤腰如欲
断,侧髻似能飞。南楼日已暮。长檐鸟应度。竹殿遥闻凤管声,虹桥别有
羊车路。携手傍花丛,徐步入房栊。欲眠衣先解,半醉脸逾红。日日相看
转难厌,千娇万态不知穷。欲积压妾心无剧已,明月流光满帐中。

  〇《文苑英华》二百十四?!妒汀钒俣?。又《草堂诗笺》十六
“空囊诗”注。引女、语二韵。


听鸣蝉篇

听鸣蝉,此听悲无极,群嘶玉树里?;卦虢鹈挪?,长风送晚声,清露供朝
食,晚风朝露实多宜。秋日高鸣独见知,轻身蔽数叶,哀鸣抱一枝。流乱
罢还续,酸伤合更离。暂听别人心即断,才闻客子泪先垂。故乡已超忽,
空庭正芜没。一夕复一朝,坐见凉秋月。河流带地从来崄,峭路干天不可
越。红尘早弊陆生衣,明镜空悲潘掾发。长安城里帝王州,鸣钟列鼎自相
求。西望渐台临太液,东瞻甲观距龙楼。说客恒持小冠出,越使?;潮?br> 游。学仙未成便尚主,寻源不见已封侯。富贵功名本多豫,繁华轻薄尽无
忧。讵念嫖姚嗟木梗,谁忆田单倦土牛。归去来,青山下,秋菊离离日堪
把。独焚枯鱼宴林野,终成独校子云书,何如还驱少游马。

  〇《类聚》九十七作听鸣蝉诗?!妒汀钒俣?。

  注:北齐颜之推同赋。已见。北史本传曰:周武帝平齐,授
思道仪同三司,追赴长安,与同辈杨休之等数人作《听鸣蝉篇》。思道所
为,词意清切,为时人所重。新野庾信遍览诸同作者,而叹美之。


联句作诗

  〔谈薮曰:北齐卢思道聘陈,陈主令朝贵设酒食,与思道宴会,联句
作诗。其一人先唱便讥刺北人云:“榆生欲饱汉,草长正肥驴。为北人食
榆,兼吴地无驴?!惫视写司?。思道即续之曰云云。谓南人无情义,同炊
异馔也?!?/p>

共甑分炊水。同铛各煮鱼。

  〇《太平广记》二百四十七。)



〇 孙万寿 〇

  〔万寿,字仙期,信都武强人,仕齐为奉朝请。隋文帝受禅,滕王引
为文学。坐衣冠不整,配防江南。行军总管宇文述召典军书。后归乡里,
徵拜豫章王长史,授大理司直。卒于官,年五十二?!?/p>


远戍江南,寄京邑亲友

贾谊长沙国,屈平湘水滨。江南瘴疠地,从来多逐臣。
粤余非巧宦,少小拙谋身。欲飞无假翼,思鸣不值晨。
如何载笔士,翻作负戈人。飘飖如木偶,叶置同刍狗。
失路乃西浮,非狂亦东走。晚岁出函关,方春度京口。
石城临虎据,天津望牛斗。牛斗盛妖氛,枭獍已成群。
郄超初入暮,王粲始从军。裹粮楚山际,被甲吴江汶。
吴江一浩荡,楚山何纠纷。惊波上溅日,乔木下临云。
系越恒资辩,喻蜀几飞文。鲁连唯救患,吾彦不争勋。
羁游岁月久,归思常搔首。非关不树萱,岂为无杯酒。
数载辞乡县,三秋别亲友。壮志后风云,衰鬓先蒲柳。
心绪乱如丝,空怀畴昔时。昔时游帝里,弱岁逢知己。
旅食南馆中,飞盖西园里。河间本好书,东平唯爱士。
英辩接天人,清言洞名理。凤池时寓直,麟阁常游止。
胜地盛宾僚,丽景相携招。舟泛昆明水,骑指渭津桥。
祓除临灞岸,供帐出东郊。宜城酝始熟,阳翟曲新调。
绕树乌啼夜,ず麦雉飞朝。细尘梁下落,长袖掌中娇。
欢娱三乐至,怀抱百忧销。梦想犹如昨,寻思久寂寥。
一朝牵世网,万里逐波潮?;芈殖W宰?,悬旆不堪摇。
登高视衿带,乡关白云外?;厥淄鲁?,愁人益不平。
华亭宵鹤唳,幽谷早莺鸣。断绝心难续,惝恍魂屡惊。
群纪通家好。邹鲁故乡情。若值南飞雁。时能访希生。

  注:隋《书》曰:万寿为滕穆王文学,坐衣冠不整,配防江南。宇文
述召典军书。郁郁不得志,为五言诗寄京邑知友,盛为当时之所吟诵。
  屈平 ── 另作屈原?!段脑贰纷鳌霸?注云:《隋书》作“平”。
《诗纪》云:一作“原”。
  飘飖 ── 隋书作飘飘。
  吾彦不争勋 ── 《文苑》作“唐彬不竞勤”,注云:《晋书》唐彬
知孙皓将至,迟留以示不竞。今隋书作“吾彦不争勋”,接吾彦乃降将,
无不争功事。未详。
  清言洞名理 ── 《文苑》作“欢娱承帝子”,注云:《隋书》作“清
言洞名理”,《诗纪》云:一作“欢娱承帝子”。
  欢娱三乐至 ── 《文苑》作“流连三雅至”,注云:《隋书》作“欢
娱三乐至”,《诗纪》云:“一作流连三雅至”。
  登高视衿带 ── 《文苑》“登高视”作“山川想”,注云:《隋书》
作“登高视”,《诗纪》云:“一作山川想”。

  〇隋书七十六?!段脑酚⒒范偎氖??!妒汀钒俣?。


答杨世子诗

太华五千仞,长河九万里。山川每蕴玉,人物多君子。
丞相朝所宗,太尉国之纪。若人惟杰出,济世承馀祉。
趋庭遵教义,博物兼文史。奇声振宛洛,雅论穷名理。
伊余苦疲病,寂寞罕宾游。不言驱驷马,于焉访一丘。
缟始云赠,胶漆乃相投。优枕空长想,骖蹇遂无由。
忽此承来翰,华藻殊辉焕。虽则滥吹嘘,可以蠲忧叹。
怀袖终不灭,掌握方留玩。和风初应律,山莺已复新。
芳菲徒自好。节物不关人。劳歌虽有曲。无以报阳春。

  〇《文苑英华》二百四十?!妒汀钒俣?。


别赠诗

昔我游云阁,及尔谬同官。高步参师友,长裾接绮纨。
索居方十载,相思劳万端。不言今夕遇,得尽故人欢。
酒随彭泽至,琴即武城弹。高斋屏馀热,珍簟宿轻寒。
叶落霜威重。疏月色残。将归动离恨。弥伤行路难。

  〇《文苑英华》二百八十六?!妒汀钒俣?。


和张丞奉诏于江都望京口诗

回首观涛处。极望沧海湄。流波去无限。乔木不胜悲。
蓬莱虽已变。池塘尚所思。归飞路穷此。怅望情难持。
吾生乃民季。畴日佐藩维。尚想西园夕。犹怀北固时。
城邑才辨处。风烟忽何之。予未能已。顾叹空迟迟。

  〇《文苑英华》二百八十九?!妒汀钒俣?。


和周记室游旧京诗

大夫愍周庙。王子泣殷墟。自然心断绝。何关系惨舒。
仆本漳滨士。旧国亦沦胥。紫陌风尘起。青坛冠盖疏。
台留子建赋。宫落仲将书。谯周自题柱。商容谁表闾。
闻君怀古曲。同病亦涟如。方知周处叹。前后信非虚。

  注:《诗纪》云。诗苑类选作周若水者非。

  〇《文苑英华》二百四十 《文苑英华》三百九 《诗纪》百二十五。


行经旧国诗

萧条金阙远,怅望羁心愁。旧邸成三径,故园余一丘。
庭引田家客,池泛野人舟。日斜山气冷,风近树声秋。
弱年陪宴喜,方兹更献酬。修竹惭词赋,丛桂且淹留。
自忝无员职,空贻不调羞。武骑非吾好,还思江汉游。

  〇《文苑英华》二百八十九?!妒汀钒俣?。


庭前枯树诗

当时金谷里,昔日平陵东。布叶俱承露,开花共待风。
摇落一如此,容华遂不同。庭前生意尽,井上蠹心空。
匠者无劳顾。拥肿难为功。


  注:《诗纪》云。英华作孙万寿。庾信集误载。

  〇《文苑英华》三百二十六?!妒汀钒俣?。


早发扬州还望乡邑诗

乡关不再见,怅望穷此晨。山烟蔽钟阜,水雾隐江津。
洲渚敛寒色,杜若变芳春。无复归飞羽,空悲沙塞尘。

  〇《文苑英华》二百八十九?!妒汀钒俣?。


东归在路率尔成咏诗

学宦两无成,归心自不平。故乡尚千里,山秋猿夜鸣。
人愁惨云色,客意惯风声。羁恨虽多绪,俱是一伤情。

  〇《初学记》二十四作东归在路诗?!段脑酚⒒范侔耸??!锻?br> 花谷》后集二十五作孙万寿诗?!妒汀钒俣?。




〔共10頁〕1 2 3 4 5 6 7 8 9 10 第一卷 下一卷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