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北宋〕毛滂词集 <1>

  
  
  
     
     

北宋毛滂词集

【北宋】 毛滂 Mao Pang


卷一

根据《东堂词》整理

  

  

  

〔共8頁〕 1 2 3 4 5 6 7 8 第一頁 下一頁

毛滂简介

( 1061-1125? )
  

  

  毛滂,字泽民,号东堂,衢州江山清漾人(今属浙江)人,生于“天下文宗儒师”世家。父毛维瞻,曾任筠州太守。

  北宋元丰二年(1079),毛滂20岁,与西安(今衢州)赵英结为伉俪。赵英是铁面御史赵抃的长房孙女,知书达理,侍亲孝慧,多才多艺,更是毛滂的红粉知己。她十分理解毛滂的志趣与个性,常劝慰仕途淡漠的丈夫:“人生衣食裁足正可休。君先大家,殆藏万卷,其间圣贤具在。君虽闭门以老,终不落寞……”。毛滂婚后出仕,元丰七年(1084)任郢州(今湖北钟祥)县尉,元佑时任杭州法曹,元符元年(1098)任武康知县,崇宁元年(1102)进京任删定官,大观初年(约1108)任登闻鼓院,政和年间任词部员外郎、秀州(今嘉兴)知州。其从政数十年,正是北宋王朝党争激烈、走向衰亡时代,并深受党争所害,竟几度蒙冤入狱。虽仕途不振,但却诗词成名。由于晚年与蔡京亦有所交往,在后人看来,名誉略被玷损。其实他与蔡京不过是下属与上司之间关系,诗词祝寿也无非是礼仪上往来,并无屈膝媚语、违心恭维。

  毛家与二苏之间的渊源。元丰三年(1080),毛滂伴随父亲毛维瞻出任筠州太守时,正值“乌台诗案”大型文字狱结案不久,苏辙出贬筠州监盐酒税,恰在毛维瞻辖下;苏轼(东坡)谪贬黄州团练副使,离筠州不远。毛维瞻对苏辙呵护甚周,经常邀游宴请,作诗吟咏,与苏轼也频通友好,给二苏艰难黯淡的贬黜生活提供了温暖。毛滂作为知州公子、相府贵婿,侧身于父辈间的交游,受到了二苏的重视和礼遇。

  毛滂与苏轼之间的结识。毛滂《惜分飞》一词填于元祐初年,是其任职杭州法曹期间成名之作。苏东坡知守钱塘,正是毛滂法曹秩满辞职之时。是夜,苏东坡宴客,有歌妓弹唱该词。苏东坡拍案叫绝:“文词雅健,有超世之韵?!辈⑽屎稳怂??歌妓回道:是毛法曹所写。苏东坡对客人说:“身为州官,不知词人是谁,我的过错呀!”次日,苏东坡飞马追回毛滂,留连数月。毛滂的文学才华、飘逸气质深为二苏爱惜,二苏欣然接纳毛滂为及门弟子。

  毛滂诗词被时人评为“豪放恣肆”“自成一家”,且于北宋后期词创作贡献卓著。卒于宣和末年。著有《东堂集》十卷、《东堂词》一卷,收入《四库全书》?!端问贰ひ瘴闹尽妨杏小睹杓肥寰?,永世流芳。

  

                子夜星网站 2010.09.21


  ------ ------

   领略北宋词人毛滂及其词


  
  

  

水调歌头

元会曲

  九金增宋重,八玉变秦余。千年清浸洗净,河洛出图书。一段升平光景,不但五星
循轨,万点共连珠。垂衣本神圣,补衮妙工夫。

  朝元去,锵环佩,冷云衢。芝房雅奏,仪凤矫首听笙竽。天近黄麾仗晓,春早红鸾
扇暖,迟日上金铺。万岁南山色,不老对唐虞。

  【原词句中加注】
  “九金增宋重,八玉变秦余”:《上手诏·在廷》云:六玺之用,尚循秦旧。
  “不但五星循轨”:崇宁、大观之间,太史数奏五星循轨,众星顺乡,靡有错乱。
  


绛都春

太师生辰

  余寒尚峭,早凤沼冻开,芝田春到。 茂对诞期,天与公春向廊庙。 元功开物争春
妙,付与秾华多少。召还和气,拂开霁色,未妨谈笑。

  缥缈,五云乱处,种雕菰向熟,碧桃犹小。雨露在门,光彩充闾乌亦好。宝熏郁雾
城南道,天自锡公难老??垂砣伟参?,二十四考。


 

清平乐

千叶芝

九重寒少,烟暖丰瑶草。金井碧梧雏凤矫,南极人来最老。

衣冠远换裘毡,德随和气蝉连。万里同开寿域,一年三秀芝田。
  


清平乐

重芳叠秀,风约仙云皱。椿不争年松与寿,共出皇家忠孝。

仁深枯冷皆蒙,托根不倚东风。日照恩光万里,暖生塞草丛中。
  


清平乐

镂烟剪雾。<革甲>鞢无层数。苜蓿青深烦雪兔,引到祥华开处。

仙人手翳朝阳。清都绛阙相将。来覆东封翠辇,好遮化日舒长。
  


清平乐

九茎为寿,千叶前无有。叶叶年年看不朽,天与君王意厚。

君恩雨露无边,玉筵暖接非烟。马向华山烽冷,人安草亦千年。
  


清平乐

绛河清

绛河千岁,一照升平事。万里青铜开碧霁,俯见南山晚翠。

绀寒不翅湘酃,清于练静江澄。流向万年觞里,玉波可但如渑。
  


清平乐

银河秋浪,遥出昆仑上。忽变澄澜添碧涨,可道升平无象。

黄云浊雾初开,荣光休气徘徊。试觅当时五老,金泥玉检将来。
  


清平乐

天连翠潋,九折玻璃软?;乇Ы鸬糖逋鹱?,疑共蓬莱清浅。

吾君欲济如何,唐虞风顺无多。自有松舟桧楫,一帆三代同波。
  


清平乐

太师相公生辰

娟娟月满,冉冉梅花暖。春意初长寒力浅,渐拟芳菲满眼。

当时吉梦重重,间生天子三公。付与人间桃李,年年管领春风。
  


清平乐

瀛洲春酒,满酌公眉寿。日照沙堤春傍柳,恩暖朝天衮绣。

东君著意丁宁,芳酸先许梅英。要就升平滋味,待公来进君羹。
  


清平乐

雪余寒退,唯有青松在。春不加荣寒不悴,用舍如公都耐。

流肪磊硌龟蛇,会留红日西斜。欲助我公寿骨,蟠桃等见开花。

  


清平乐

己卯长至作

流光电急,又过书云日。旧是天津花下客,老对山青水碧。

而今转惜年华,迟阳为缓西斜。试问东君音信,晓寒犹压梅花。
  


清平乐

东堂月夕小酌,时寒秀亭下娑罗花盛开

云峰秀叠,露冷琉璃叶。北畔娑罗花弄雪,香度小桥淡月。

与君踏月寻花,玉人双捧流霞。吸尽杯中花月,仙风相送还家。
  


清平乐

元夕

东风桂影,低拂姮娥镜。镜里妆寒酥粉莹,越恁十分端正。

素光行处随人,柳边照见青春。一片笙箫何处,花阴定有遗簪。
  


清平乐

春兰用殊老韵

曲房青琐,浅笑樱桃破。睡起三竿红日过,冷了沈香残火。

东风偏管伊家,剩教那与秾华。谁送一怀春思,玉台燕拂菱花。
  


清平乐

送贾耘老、盛德?;箍?。时饮官酒于东堂,二君许复过此。

杏花时候,庭下双梅瘦。天上流霞凝碧袖,起舞与君为寿。

两桥风月同来,东堂且没尘埃。烟艇何时重理,更凭风月相催。
  


清平乐

春夜曲

兰堂灯灺,春入流苏夜。衣褪轻红闻水麝,云重宝钗未卸。

知君不奈情何,时时慢转横波。一饷花柔柳困,枕前特地春多。
  


清平乐

与诸君小酌,烛下见花,戏作一首

风摇灺烬,吹下桃花影。醉倒碧铺眠碎锦,谁伴香迷酒凝。

少年不解孤春,年来减尽春心。犹下绣帘遮定,不教风雨侵凌。
  


清平乐

桃夭杏好,似个人人好。淡抹胭脂眉不扫,笑里知春占了。

此情没个人知,灯前子细看伊。恰似云屏半醉,不言不语多时。
  


清平乐

春晚与诸君饮

杯深莫厌,强看桃花面。记约阳和初一线,便恁芳菲满眼。

明年春色重来,东堂花为谁开。我在芦花深处,钓矶雨绿莓苔。
  


清平乐

锦屏夜夜,绣被熏兰麝。帐卷芙蓉长不下,垂尽银台蜡灺。

脸痕微著流霞,瞢腾越恁秾华。破睡半残妆粉,月随雪到梅花。

  


〔共8頁〕 1 2 3 4 5 6 7 8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