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宋〕李之仪词集 <1>

  
  
     
     

李之仪词集

【宋】 李之仪 Li Zhi Yi


卷一

根据《姑溪词》整理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李之仪简介

( 1038 - 1117 )
  

  

  李之仪,北宋词人。男,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姑溪老农。沧州无棣(今属山东省德州市庆云县)人。无棣李氏,向为书香名门,宋哲宗时户部侍郎、御史丞李之纯即李之仪从兄。李之仪早年师从于范仲淹之子范纯仁,其为人端正,学问匪浅。熙宁三年(1070)进士。哲宗元佑初(1086-1093)范纯仁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右相),李之仪遂被任命为枢密院编修官。不久又为原州、(今属甘肃)通判。元佑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朝夕唱酬。元符年间(1098-1100), 李之仪监内香药库,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职。宋徽宗崇宁(1102-1106)初年,李之仪提举河东常平。后因得罪权贵蔡京,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后遇赦复官,遂居州南姑溪之地?!肚煸葡刂尽防锛窃爻氪蠓蚶钪堑劝宋磺煸萍拿?,供奉于明朝的庆云县城“乡贤祠”内。
  李之仪擅长作词,前人称其“多次韵”小令更长于淡语、景语、情语(毛晋《姑溪词跋》)。他很注意词的特点,曾说“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自有一种风格。稍不如格,便觉龃龉?!彼懒馈霸现詹皇ぁ?、张先“才不足而情有余”,而主张象晏殊、欧阳修那样“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跋吴思道小词》)。他的佳作也确能达到这一要求,如〔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绷⒁庠煊镅窀栌牍爬指?,即景生情,即事喻理;下片借水言情,极为深婉含蓄。他曾与秦观、黄庭坚、贺铸等人歌词赠答,前人多将他与这几人并提。但实际上他的创作成就比起秦观等人有所不及。清人冯煦评论说“姑溪词长调近柳(永),短调近秦(观),而均有未至”(《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是较为中肯的。
  李之仪在当时还以尺牍擅名,亦能诗,这两方面的成就都受到苏轼称赞。有《姑溪居士前集》50卷,南宋吴芾守当涂时所编。又《后集》二十卷,不知编者,但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已著录,则亦出宋人之手。今二集俱存。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其词另行,《直斋书录解题》录《姑溪词》一卷,有吴氏石莲庵《山左人词》本、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
  

                子夜星网站 2006.06.29
  

  --- 相关资料 ---
   宋人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词作鉴赏


  
  



水龙吟

中秋

  晚来轻拂,游云尽卷,霁色寒相射。银潢半掩,秋毫欲数,分明不夜。玉琯传声,
羽衣催舞,此欢难借。凛清辉,但觉圆光罩影,冰壶莹、真无价。

  闻道水精宫殿,惠炉薰、珠帘高挂。琼枝半倚,瑶觞更劝,莺娇燕姹。目断魂飞,
翠萦红绕,空吟小砑。想归来醉里,鸾篦凤朵,倩何人卸。



蓦山溪

次韵徐明叔

  神仙院宇,记得春归后。蜂蝶不胜闲,惹残香、萦纡深透。玉徽指稳,别是一般情;
方永昼,因谁瘦,都为天然秀。

  桐阴未减,独自携芳酎。再弄想前欢,拊金樽、何时似旧。凭谁说与,潘鬓转添霜;
飞陇首,云将皱,应念相思久。



蓦山溪

北观避暑次明叔韵

  金柔火老,欲避几无地。谁借一檐风,锁幽香、愔愔清邃。瑶阶珠砌,如膜遇金篦;
流水外,落花前,岂是人能致。

  擘麟泛玉,笑语皆真类。惆怅月边人,驾云軿、何方适意。么弦咽处,空感旧时声;
兰易歇,恨偏长,魂断成何事。



蓦山溪

采石值雪

  蛾眉亭上,今日交冬至。已报一阳生,更佳雪、因时呈瑞。匀飞密舞,都是散天花;
山不见,水如山,浑在冰壶里。

  平生选胜,到此非容易。弄月与燃犀,漫劳神、徒能惊世。争如此际,天意巧相符;
须痛饮,庆难逢,莫诉厌厌醉。



蓦山溪

  晚来寒甚,密雪穿庭户。如在广寒宫,惊满目、瑶林琼树。佳人乘兴,应是得欢多;
泛新声,催金盏,别有留心处。

  争知这里,没个人言语。拨尽火边灰,搅愁肠、飞花舞絮。凭谁子细,说与此时情;
欢暂歇,酒微醺,还解相思否。



蓦山溪

少孙咏鲁直长沙旧词,因次韵

  青楼薄幸,已分终难偶。寻遍绮罗间,悄无个、眼中翘秀。江南春晓,花发乱莺飞;
情渐透,休辞瘦,果有人相候。

  醉乡路稳,常是身偏后。谁谓正欢时,把相思、番成红豆。千言万语,毕竟总成虚;
章台柳,青青否,魂梦空搔首。



满庭芳

八月十六夜,景修咏东坡旧词,因韵成此

  一到江南,三逢此夜,举头羞见婵娟。黯然怀抱,特地遣谁宽。分外清光泼眼,迷
滉漾、无计拘拦。天如洗,星河尽掩,全胜异时看。

  佳人,还忆否,年时此际,相见方难。谩红绫偷寄,孤被添寒。何事佳期再睹,翻
怅望、重叠关山。归来呵,休教独自,肠断对团圆。



满庭芳

有碾龙团为供求诗者,作长短句报之

  花陌千条,珠帘十里,梦中还是扬州。月斜河汉,曾记醉歌楼。谁赋红绫小砑,因
飞絮、天与风流。春常在,仙源路隔,空自泛渔舟。

  新秋,初雨过,龙团细碾,雪乳浮瓯。问殷勤何处,特地相留。应念长门赋罢,消
渴甚、无物堪酬。情无尽,金扉玉榜,何日许重游。



玉蝴蝶

以三阕见寄,辄次其韵。

  坐久灯花开尽,暗惊风叶,初报霜寒。冉冉年华催暮,颜色非丹。搅回肠、蛩吟似
织,留恨意、月彩如摊。惨无欢。篆烟萦素,空转雕盘。

  何难?别来几日,信沈鱼鸟,情满关山。耳边依约,常记巧语绵蛮。聚愁窠、蜂房
未密,倾泪眼、海水犹慳。奄更阑,渐移银汉,低泛帘颜。



早梅芳

  雪初销,斗觉寒将变,已报梅梢暖。日边霜外,迤逦枝条自柔软。嫩苞匀点缀,绿
萼轻裁剪。隐深心,未许清香散。

  渐融和,开欲遍,密处疑无间。天然标韵,不与群花斗深浅。夕阳波似动,曲水风
犹懒。最销魂,弄影无人见。



谢池春

  残寒销尽,疏雨过、清明后?;ň读灿嗪?风沼萦新皱。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
正佳时,仍晚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

  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为问频相见,何似长相守。
天不老,人未偶。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



怨三三

登姑熟堂寄旧迹,用贺方回韵
 

清溪一派泻揉蓝,岸草毵毵。记得黄鹂语画檐,唤狂里,醉重三。

春风不动垂帘,似三五、初圆素蟾。镇泪眼廉纤,何时歌舞,再和池南。



春光好
 

霜压晓,月收阴,斗寒深??淳〉苹ń鹧祭?,卷残衾。

卯酒从谁细酌,余香无计重寻??瞻岩估聪嗉?,写文琴。



千秋岁

咏畴昔胜会和人韵,后篇喜其归

  深帘静昼,绰约闺房秀,鲜衣楚制非文绣。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闲舞袖,回
身昵语凭肩久。

  眉压横波皱,歌断青青柳。钗遽擘,壶频叩。鬓凄清镜雪,泪涨芳樽酒。难再偶,
沈沈梦峡云归后。



千秋岁

  柔肠寸折,解袂留清血,蓝桥动是经年别。掩门春絮乱,欹枕秋蛩咽。檀篆灭,鸳
衾半拥空床月。

  妆镜分来缺,尘污菱花洁。嘶骑远,鸣机歇。密封书锦字,巧绾香囊结。芳信绝,
东风半落梅梢雪。



千秋岁

再和前意

  万红暄昼,占尽人间秀,怎生图画如何绣。宜推萧史伴,消得东阳瘦。垂窄袖,花
前镇忆相携久。

  泪裛回纹皱,好在章台柳。洞户隔,凭谁叩。寄声虽有雁,会面难同酒。无计偶,
萧萧暮雨黄昏后。



千秋岁

  休嗟磨折,看取罗巾血,殷勤且话经年别。庭花番怅望,檐雨同呜咽。明半灭,灯
光夜夜多如月。

  无复伤离缺,共保冰霜洁。不断梦,从今歇。收回书上絮,解尽眉头结。犹未绝,
金徽泛处应能雪。



千秋岁

和人

  中秋才过,又是重阳到。露乍冷,寒将报。绿香摧渚芰,黄密攒庭草。人未老,蓝
桥谩促霜砧捣。

  照影兰缸晕,破户银蟾小。樽在眼,从谁倒。强铺同处被,愁卸欢时帽。须信道,
狂心未歇情难老。



千秋岁

用秦少游韵

  深秋庭院,残暑全消退。天幕回,云容碎。地偏人罕到,风惨寒微带。初睡起,翩
翩戏蝶飞成对。

  叹息谁能会,犹记逢倾盖。情暂遣,心常地。沈沈音信断,冉冉光阴改。红日晚,
仙山路隔空云海。



临江仙

知有阆风花解语,从来只许传闻。光明休咏汉宫新。拥身疑有月,衬步恨无云。

莫把金樽容易劝,坐来几度销魂。不知仙骨在何人。好将千岁日,占断四时春。



临江仙

九十日春都过了,寻常偶到江皋。水容山态两相饶。草平天一色,风暖燕双高。

酒病厌厌何计那,飞红更送无聊。莺声犹似耳边娇。难回巫峡梦,空恨武陵桃。



江神子

  恼人天气雪消时,落梅飞,日初迟。小阁幽窗,时节听黄鹂。新洗头来娇困甚,才
试著,夹罗衣。

  木梨花拂淡燕脂,翠云欹,敛双眉。月浅星深,天淡玉绳低。不道有人肠断也,浑
不语,醉如痴。



江神子

  今宵莫惜醉颜红,十分中,且从容。须信欢情,回首似旋风。流落天涯头白也,难
得是,再相逢。

  十年南北感征鸿,恨应同,苦重重。休把愁怀,容易便书空。只有琴樽堪寄老,除
此外,尽蒿蓬。



江神子

  阑干掐遍等新红,酒频中,恨匆匆。投得花开,还报夜来风。惆怅春光留不住,又
何似,莫相逢。

  月窗何处想归鸿,与谁同,意千重。婉思柔情,一旦总成空。仿佛么弦犹在耳,应
为我,首如蓬。



清平乐


 

西江霜后,万点暄晴昼。璀璨寄来光欲溜,正值文君病酒。

画屏斜倚窗纱,睡痕犹带朝霞。为问清香绝韵,何如解语梅花。



清平乐

萧萧风叶,似与更声接。欲寄明珰非为怯,梦断兰舟桂楫。

学书只写鸳鸯,却应无奈愁肠。安得一双飞去,春风芳草池塘。



清平乐

听杨姝琴

殷勤仙友,劝我千年酒。一曲履霜谁与奏,邂逅麻姑妙手。

坐来休叹尘劳,相逢难似今朝。不待亲移玉指,自然痒处都消。



清平乐

再和

当时命友,曾借邻家酒。旧曲不知何处奏,梦断空思纤手。

却应去路非遥,今朝还有明朝。谩道人能化石,须知石被人消。



清平乐

仙家庭院,红日看看晚。一朵梅花挨枕畔,玉指几回拈看。

拥衾不比寻常,天涯无限思量??戳擞只怪匦?,分明不为清香。



浪淘沙



霞卷与云舒,月淡星疏,摩徽转轸不曾虚。弹到当时留意处,谁是相如。

魂断酒家垆,路隔云衢,舞鸾镜里早妆初。拟学画眉张内史,略借工夫。



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忆秦娥

用太白韵
 

清溪咽,霜风洗出山头月。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

不知今是何时节,凌歊望断音尘绝。音尘绝,帆来帆去,天际双阙。



蝶恋花

天淡云闲晴昼永,庭户深沈,满地梧桐影。骨冷魂清如梦醒,梦回犹是前时景。

取次杯盘催酩酊,醉帽频欹,又被风吹正。踏月归来人已静,恍疑身在蓬莱顶。



蝶恋花

玉骨冰肌天所赋,似与神仙,来作烟霞侣。枕畔拈来亲手付,书窗终日常相顾。

几度离披留不住,依旧清香,只欠能言语。再送神仙须爱护,他时却待亲来取。



蝶恋花

万事都归一梦了,曾向邯郸,枕上教知道。百岁年光谁得到,其间忧患知多少。

无事且频开口笑,纵酒狂歌,销遣闲烦恼。金谷繁花春正好,玉山一任樽前倒。



蝶恋花

为爱梅花如粉面,天与工夫,不似人间见。几度拈来亲比看,工夫却是花枝浅。

觅得归来临几砚,尽日相看,默默情无限。更不嗅时须百遍,分明销得人肠断。



浣溪沙



剪水开头碧玉条,能令江汉客魂销。只应香信是春潮。

戴了又羞缘我老,折来同嗅许谁招。凭将此意问妖娆。



浣溪沙

为杨姝作

玉室金堂不动尘,林梢绿遍已无春。清和佳思一番新。

道骨仙风云外侣,烟鬟雾鬓月边人。何妨沈醉到黄昏。



浣溪沙

再和

依旧琅玕不染尘,霜风吹断笑时春。一簪华发为谁新。

白雪幽兰犹有韵,鹊桥星渚可无人。金莲移处任尘昏。



浣溪沙

昨日霜风入绛帷,曲房深院绣帘垂。屏风几曲画生枝。

酒韵渐浓欢渐密,罗衣初试漏初迟。已凉天气未寒时。



西江月



昨夜十分霜重,晓来千里书传。吴山秀处洞庭边,不夜星垂初遍。

好事寄来禅侣,多情将送琴仙。为怜佳果称婵娟,一笑聊回媚眼。



西江月

醉透香浓斗帐,灯深月浅回廊。当时背面两伥伥,何况临风怀想。

舞柳经春只瘦,游丝到地能长。鸳鸯半调已无肠,忍把么弦再上。



西江月

念念欲归未得,迢迢此去何求。都缘一点在心头,忘了霜朝雪后。

要见有时有梦,相思无处无愁。小窗若得再绸缪,应记如今时候。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