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唐〕柳宗元诗全集 <1>

  
  
  
     
     

柳宗元诗全集

【唐】 柳宗元 Liu Zong Yuan


卷一

根据《全唐诗》整理

  

  

  

〔共四頁〕 1 2 3 4 第一頁 下一頁

柳宗元简介

( 773-819 )
  

  

   柳宗元,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字子厚,河东(今山西永济)人,世称柳河东。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与韩愈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柳宗元贞元九年(793)中进士,十四年登博学鸿词科,授集贤殿正字。一度调为蓝田县尉,不久,回朝任监察御史里行。与韩愈、刘禹锡为同官,并与刘禹锡一起参加了主张革新的王叔文政治集团。贞元二十一年正月,顺宗即位,王叔文集团当政,柳宗元被擢为礼部员外郎,协同王叔文诸人,在半年内推行了一系列进步措施,由是为宦官、藩镇、保守官僚所反对。同年八月,顺宗被迫让位于太子李纯,即宪宗,改元永贞。九月,王叔文集团遭到迫害。柳宗元初贬邵州刺史,十一月加贬永州(今湖南零陵)司马。刘禹锡、韦执谊、韩泰、陈谏、韩晔、凌准、程异亦同时被贬为远州司马,史称“八司马”。永贞元年冬,柳宗元到达永州贬所。在永州九年,有机会深入了解人民疾苦,游览本州山水名胜,写下不少诗文名篇。元和十年(815)春,奉召至京师。三月,又外出为柳州(今属广西)刺史。六月至任所,官虽稍升,而地更僻远。他在这里兴利除弊,修整州容,发展生产,兴办学校,释放奴婢,政绩卓著。元和十四年十一月病殁。当地居民为哀悼他,在罗池地方建庙纪念。现在柳州市柳侯公园内,还有柳宗元衣冠墓。
  柳宗元诗歌现存数量较少,只存140 多首,都是贬谪以后所作。前人评论柳诗,大多以为是继承陶渊明传统,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柳宗元的集子,为刘禹锡所编,题《河东先生集》,宋初穆修始为刊行?!端目馊椤匪账魏肌囤盗壬募?5卷、外集 2卷、新编外集 1卷,为现存柳集最早的本子。宋童宗说音注、张敦颐音辨、潘纬音义的《增广注释音辨唐柳先生集》43卷、别集 2卷、外集2卷、附录1卷,有《四部丛刊》影元刊本,为现行影印本之最早者。宋童宗说注《新刊增广百家详补注唐柳先生文集》45卷,宋建州刻本,现藏北京图书馆。宋魏怀忠编注《五百家注音辨柳先生文集》21卷、外集2卷、新编外集1卷、《龙城录》2卷、附录8卷,有《四库全书珍本初集》影印文渊阁本。宋廖莹中编注《河东先生集》45卷、外集 2卷、补遗、附录等,为宋人注本中最后的一种,有蟫隐庐影印宋刻世綵堂本,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曾据以排印,上海人民出版社有重印本。明蒋之翘辑注《柳河东集》45卷、外集 5卷、遗文、附录等,虽采辑旧注,中多蒋氏自注的部分;有明三径藏书刻本、《四部备要》排印本。柳宗元生平事迹,参见韩愈《柳子厚墓志铭》、新、旧《唐书》本传、文安礼《柳先生年谱》(载五百家注柳集卷首,别有《粤雅堂丛书》本)。今人著作,施子瑜《柳宗元年谱》(载《武汉大学学报》1957年第一期,有湖北人民出版社本),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柳宗元年谱初稿》(载于《山西师院》1974年第3期),可供参考。关于柳宗元的研究论著,章士钊《柳文指要》,取材详博,为论柳著作的巨帙,但其中多扬柳抑韩之论。

  

  --- 相关资料 ---

  ◇ 暂无


  
  

  

奉平淮夷雅表?;饰涿┫喽榷蠊σ?/b>

皇耆其武,于溵于淮。既巾乃车,环蔡具来。
狡众昏嚚,甚毒于酲??癖冀羞?,以干大刑。
皇咨于度,惟汝一德??踔锼募?,其徯汝克。
锡汝斧钺,其往视师。师是蔡人,以宥以釐。
度拜稽首,庙于元龟。既祃既类,于社是宜。
金节煌煌,锡质雕戈。犀甲熊旂,威命是荷。
度拜稽首,出次于东。天子饯之,罍斝是崇。
鼎臑俎胾,五献百笾。凡百卿士,班以周旋。
既涉于浐,乃翼乃前。孰图厥犹,其佐多贤。
宛宛周道,于山于川。远扬迩昭,陟降连连。
我旆我旗,于道于陌。训于群帅,拳勇来格。
公曰徐之,无恃额额。式和尔容,惟义之宅。
进次于郾,彼昏卒狂。裒凶鞠顽,锋猬斧螗,
赤子匍匐,厥父是亢。怒其萌芽,以悖太阳。
王旅浑浑,是佚是怙。既获敌师,若饥得餔。
蔡凶伊窘,悉起来聚。左捣其虚,靡愆厥虑。
载辟载袚,丞相是临。弛其武刑,谕我德心。
其危既安,有长如林。曾是讙譊,化为讴吟。
皇曰来归,汝复相予。爵之成国,胙以夏区。
度拜稽首,天子圣神。度拜稽首,皇祐下人。
淮夷既平,震是朔南。宜庙宜郊,以告德音。
归牛休马,丰稼于野。我武惟皇,永保无疆。


奉平淮夷雅表。方城命愬守也卒入蔡得其大丑以平淮右
 

方城临临,王卒峙之。匪徼匪竞,皇有正命。
皇命于愬,往舒余仁。踣彼艰顽,柔惠是驯。
愬拜即命,于皇之训。既砺既攻,以后厥刃。
王师嶷嶷,熊罴是式。衔勇韬力,日思予殛。
寇昏以狂,敢蹈愬疆。士获厥心,大袒高骧。
长戟酋矛,粲其绥章。右翦左屠,聿禽其良。
其良既宥,告以父母。恩柔于肌,卒贡尔有。
维彼攸恃,乃侦乃诱。维彼攸宅,乃发乃守。
其恃爰获,我功我多。阴谍厥图,以究尔讹。
雨雪洋洋,大风来加,于燠其寒,于迩其遐。
汝阴之茫,悬瓠之峨。是震是拔,大歼厥家。
狡虏既縻,输于国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诛。
乃谕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仰父俯子。
汝水沄沄,既清而瀰。蔡人行歌,我步逶迟。
蔡人歌矣,蔡风和矣。孰颣蔡初,胡甈尔居。
式慕以康,为愿有馀。是究是咨,皇德既舒。
皇曰咨愬,裕乃父功。昔我文祖,惟西平是庸。
内诲于家,外刑于邦。孰是蔡人,而不率从。
蔡人率止,惟西平有子。西平有子,惟我有臣。
畴允大邦,俾惠我人。于庙告功,以顾万方。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并序

  负罪臣宗元言:臣幸以罪居永州受食府廪,窃活性命,得视息,无治事,
时恐惧;小闲,又盗取古书文句聊以自娱。伏惟汉魏以来,代有铙歌鼓吹词,
唯唐独无有。臣为郎时,以太常联礼部尝闻鼓吹署有戎乐,词独不列。今又考
汉曲十二篇,魏曲十四篇,晋曲十六篇,汉歌词不明纪功德,魏晋歌功德具。
今臣窃取魏晋义,用汉篇数,为“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纪高祖太宗功能之
神奇,因以知取天下之勤劳,命将用师之艰难。每有戎事,治兵振旅,幸歌臣
词以为容。且得大戒,宜敬而不害。臣沦弃即死,言与不言,其罪等耳。犹冀
能言,有益国事,不取效怨怼默已,谨冒死上。


晋阳武

  言隋乱既极,唐师起晋阳,平奸豪,为生人义主,以仁兴武也。第一

  晋阳武,奋义威。炀之渝,德焉归。氓毕屠,绥者谁?;柿伊?,专天机。
号以仁,扬其旗。日之升,九土晞。斥田坼,流洪辉。有其二,翼馀隋。斫枭
鷔,连熊螭??菀匀?,勍者羸。后土荡,玄穹弥。合之育,莽然施。惟德辅,
庆无期。


兽之穷

  言李密自邙山之败,其下皆贰。霸王之业,知天授在唐,遂归於有道,
享我爵命也。第二

  兽之穷,奔大麓。天厚黄德,狙犷服。甲之櫜,弓弭矢箙?;事镁?,敌逾
蹙。自亡其徒,匪予戮。屈虣猛,虔慄慄。縻以尺组,啖以秩。黎之阳,土茫
茫。富兵戎,盈仓箱。乏者德,莫能享。驱豺兕,授我疆。

  【注】
   ── 音gāo,指收藏盔甲弓矢的袋子。

  弭 ── 音,《尔雅·释器》有缘者谓之弓,無缘者謂之弭?!妒琛分?br> 李巡曰:骨飾兩頭曰弓,不以骨飾兩頭曰弭??贾ぃ汗种^之弭。
  箙 ── 音,用竹、木或兽皮等制作的盛弓箭器具。
  虣 ── 音bào,古同暴?!读鶗F》:强侵也,虐也,猛也。

  慄 ── 音,同栗。


战武牢

言太宗师讨王充,窦建德助逆,师奋击武牢下擒之,遂降充也。第三

  战武牢,动河朔。逆之助,图掎角。怒鷇麛,抗乔岳。翘萌牙,傲霜雹。
王谋内定,申掌握。铺施芟夷,二主缚。惮华戎,廓封略。命之瞢,卑以斮。
归有德,唯先觉。

  【注】
  斮 ── 音zhuó,古同“斫”,斩断。


泾水黄

言薛举据泾以死,其子仁杲尤勇以暴,师平之也。第四

  泾水黄,陇野茫。负太白,腾天狼。有鸟鸷立,羽翼张。钩喙决前,钜趯
傍。怒飞饥啸,翾不可当。 老雄死,子复良。巢岐饮渭,肆翱翔。 顿地纮,
提天纲。列缺掉帜,招摇耀铓。鬼神来助,梦嘉祥。脑涂原野,魄飞扬。星辰
复,恢一方。


奔鲸沛

  言辅氏凭江淮,竟东海,命将平之也。第五

  奔鲸沛,荡海垠。吐霓翳日,腥浮云。帝怒下顾,哀垫昏。授以神柄,推
元臣。手援天矛,截修鳞。 披攘蒙霿,开海门。 地平水静,浮天根。羲和显
耀,乘清氛。赫炎溥畅,融大钧。


苞 枿

  言梁之馀,保荆、衡、巴、巫,穷南越,良将取之,不以师也。第六。

  苞枿矣,惟恨之蟠。弥巴蔽荆,负南极以安。冃我旧梁氏,缉绥艰难。
江汉之阻,都邑固以完。圣人作,神武用。有臣勇智,奋不以众。投迹死地,
谋猷纵?;形?,虑则中。浩浩海裔,不威而同。系缧降王。定厥功。澶漫
万里,宣唐风。蛮夷九译,咸来从??鹱?,象形容。震赫万国,罔不龚。

  【注】
  苞枿矣 ── ,图片字。古人注:《官韵》《唐韵》 《集韵》《玉
篇》并无“”字,疑作“”,传写者误日 为黑耳。,音队,茂也。
《玉篇》:黑部有“”字,徒对切,恐误以“隊”作“對”。邵熊文士也,
直音“”作队。注曰:草木盛貌。必有所据。按:《六书》作“”。
  冃 ── 音mào,重复?!犊滴踝值洹罚骸敖褡髅??!居衿炕蜃髅??!?br> 这里有“沿用”“袭用”之意。另本作“曰”,误也。


河右平

  言李轨保河右,师临之不克变,或执以降也。第七

  河右澶漫,顽为之魁。王师如雷震,昆仑以颓。上聋下聪,骜不可回。助
雠抗有德,惟人之灾。乃溃乃奋,执缚归厥命。万室蒙其仁,一夫则病。濡以
鸿泽,皇之圣。威畏德怀,功以定。顺之于理,物咸遂厥性。


铁山碎

  言突厥之大,古夷狄莫强焉。师大破之,降其国,告于庙也。第八

  铁山碎,大漠舒。二虏劲,连穹庐。背北海,专坤隅。岁来侵边?;蚋涤?br> 都。天子命元帅,奋其雄图。 破定襄,降魁渠。穷竟窟宅,斥余吾。 百蛮破
胆,边氓苏。威武辉耀,明鬼区。利泽弥万祀,功不可逾。官臣拜手,惟帝之
谟。


靖本邦

  言刘武周败裴寂,咸有晋地,太宗灭之也。第九。

  本邦伊晋,惟时不靖。根柢之摇,枯叶攸病。守臣不任,勩于神圣。惟越
之兴,翦焉则定。洪惟我理,式和以敬。群顽既夷,庶绩咸正?;授釉卮?,惟
人之庆。


吐谷浑

  言李靖灭吐谷浑於西海上也。第十

  吐谷浑盛强,背西海以夸。岁侵扰我疆,退匿险且遐。帝谓神武师,往征
靖皇家。烈烈旆其旗,熊虎杂龙蛇。王旅千万人,衔枚默无哗。束刃逾山徼,
张翼纵漠沙。一举刈膻腥,尸骸积如麻。除恶务本根,况敢遗萌芽。洋洋西海
水,威命穷天涯。系虏来王都,犒乐穷休嘉。登高望还师,竟野如春华。行者
靡不归,亲戚讙要遮??浊迕?,万国思无邪。


高 昌

言李靖灭高昌也。第十一

  麹氏雄西北,别绝臣外区。既恃远且险,纵傲不我虞。烈烈王者师,熊螭
以为徒。龙旂翻海浪,馹骑驰坤隅。贲育搏婴儿,一扫不复馀。平沙际天极,
但见黄云驱。臣靖执长缨,智勇伏囚拘。文皇南面坐,夷狄千群趋。咸称天子
神,往古不得俱。献号天可汗,以覆我国都。兵戎不交害,各保性与躯。


东 蛮

言既克东蛮,群臣请图蛮夷状,如《周书·王会》也。第十二

  东蛮有谢氏,冠带理海中。自言我异世,虽圣莫能通。王卒如飞翰,鹏鶱
骇群龙。轰然自天坠,乃信神武功。系虏君臣人,累累来自东。无思不服从,
唐业如山崇。百辟拜稽首,咸愿图形容。如周王会书,永永传无穷。睢盱万状
乖,咿嗢九译重。广轮抚四海,浩浩知皇风。歌诗铙鼓间,以壮我元戎。

  【注】
  “歌诗铙鼓间” ── “间”,有本作“闲”,乃繁简转换之误。
  古“”=“”,但“”≠“”或“”。


贞 符

  臣为尚书郎时,尝著《贞符》。公为尚书礼部员外郎,在永贞元年,《贞
符》盖是时作。然是年冬,公继贬永州司马,
  又序:臣所贬州吴武陵为臣言董仲舒对三代受命之符,

  负罪臣宗元惶恐言:臣所贬州流人吴武陵为臣言:“董仲舒对三代受命之
符。诚然非耶?” 臣曰:非也。 何独仲舒尔。自司马相如、刘向、扬雄、班
彪、彪子固,皆沿袭嗤嗤推古瑞物以配受命。其言类淫巫瞽史,诳乱后代,不
足以知圣人立极之本,显至德,扬大功,甚失厥趣。臣为尚书郎时,尝著《贞
符》,言唐家正德受命于生人之意,累积厚久,宜享年无极之义,本末闳阔。
会贬逐中辍,不克备究。武陵即叩头邀臣:“此大事,不宜以辱故休缺。使圣
王之典不立,无以抑诡类,拔正道,表核万代?!背疾皇し芗?,即具为书。念
终泯没蛮夷,不闻于时,犹不为也。苟一明大道,施于人世,死无所憾,用是
自决。臣宗元稽首拜手以闻。曰:
  孰称古初朴蒙空侗而无争,厥流以讹,越乃奋斗怒震动,专肆为淫威?
曰:是不知道。惟人之初,总总而生,林林而群。雪霜风雨雷雹暴其外,于是
乃知架巢空穴,挽草木,取皮革,饥渴牝牡之欲驱其内,于是乃知噬禽兽,咀
果谷。合偶而居。交焉而争,睽焉而斗。力大者搏,齿利者啮,爪刚者决,群
众者轧,兵良者杀。披披藉藉,草野涂血。然后强有力者出而治之,往往为曹
于险阻,用号令起,而君臣什伍之法立。德绍者嗣,道怠者夺。于是有圣人焉
曰黄帝,游其兵车,交贯乎其内,一统类,齐制量。然犹大公之道不克建。于
是有圣人焉曰尧,置州牧四岳,持而纲之,立有德、有功、有能者参而维之,
运臂率指,屈伸把握,莫不统率。尧年老,举圣人而禅焉,大公乃克建。由是
观之,厥初罔匪极乱。而后稍可为也。非德不树,故仲尼叙《书》于尧曰“克
明俊德”,于舜曰“浚哲文明”,于禹曰“文命祗承于帝”,于汤曰“克宽克
仁,彰信兆民”,于武王曰“有道曾孙”?;竦涫?,贞哉!惟兹德实受命之
符,以奠永祀。后之妖淫嚚昏好怪之徒,乃始陈大电、大虹、玄鸟、巨迹、白
鱼、流火之乌,以为符。斯为诡谲阔诞,甚可羞也!而莫知本于厥贞。汉用大
度,克怀于有氓,登能庸贤,濯痍煦寒,以瘳以熙,兹其为符也。而其妄臣乃
下取虺蛇,上引天光,推类号休。用夸诬于无知之氓。增以驺虞神鼎,胁驱纵
臾,俾东之泰山石闾,作大号,谓之封禅,皆《尚书》所无有。莽述承效,卒
奋骜逆。其后有贤帝曰光武,克绥天下,复承旧物,犹崇赤伏,以玷厥德。魏
晋而下,尨乱钩裂,厥符不贞,邦用不靖,亦罔克久,驳乎无以议为也?;?br> 乱至于隋氏,环四海以为鼎,跨九垠以为炉,爨以毒燎,煽以虐焰。其人沸涌
灼烂,号呼腾蹈,莫有救止。
  于是大圣乃起,丕降霖雨,浚涤荡沃,蒸为清氛,疏为泠风。人乃漻然休
然,相晞希以生,相持以成,相弥以宁。琢斮屠剔。膏流节离之祸不作,而人
乃克完平舒愉,尸其肌肤,以达于夷途。焚坼抵掎,奔走转徙之害不起,而人
乃克鸠类集族,歌舞悦怿,用祗于元德。徒奋袒呼,犒迎义旅,欢动六合,至
于麾下。大盗豪据,阻命遏德,义威殄戮,咸坠厥绪,无刘于虐。人乃并受休
嘉,去隋氏,克归于唐,踯躅讴歌,灏灏和宁。帝庸威栗,惟人之为。敬奠厥
赋,积藏于下,是谓丰国。乡为义廪,敛发谨饬,岁丁大侵,人以有年。简于
厥刑,不残而惩,是谓严威。小属而支,大生而孥,恺悌祗敬,用底于理。凡
其所欲,不谒而获,凡其所恶,不祈而息。四夷稽服,不作兵革,不竭货力。
丕扬于后嗣,用垂于帝式。十圣济厥理。( 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
玄宗、肃宗、代宗、德宗、顺宗,凡十帝,是为十圣) 孝仁平宽,惟祖之则。
泽久而逾深,仁增而益高,人之戴唐,永永无穷。是故受命不于天,于其人,
休符不于祥,于其仁。惟人之仁,匪祥于天,匪祥于天,兹惟贞符哉。未有丧
仁而久者也,未有恃祥而寿者也。商之王以桑谷昌,以雉鸲大,宋之君以法星
寿,郑以龙衰,鲁以麟弱,白雉亡汉,黄犀死莽,恶在其为符也?不胜唐德之
代,光绍明浚,深鸿庞大,保人斯无疆。宜荐于郊庙,文之雅诗,祗告于德之
休。帝曰:“谌哉?!蹦索硇菹橹?,究贞符之奥,思德之所未大,求仁之所
未备,以极于邦理,以敬于人事。其诗曰:

  於穆敬德,黎人皇之。惟贞厥符,浩浩将之。仁函于肤,刃莫毕屠。泽熯
于爨,沸炎以浣。殄厥凶德,乃驱乃夷。懿其休风,是喣是吹。父子熙熙,相
宁以嬉。赋彻而藏,厚我糗粻。刑轻以清,我肌靡伤。贻我子孙,百代是康。
十圣嗣于理,仁后之子。子思孝父,易患于己。拱之戴之,神具尔宜。载扬于
雅,承天之嘏。天之诚神,宜鉴于仁。神之曷依,宜仁之归。濮沿于北,祝栗
于南。幅员西东,祗一乃心。祝唐之纪,后天罔坠。?;手?,与地咸久。曷
徒祝之,心诚笃之。 神协人同,道以告之。 俾弥忆万年,不震不危。我代之
延,永永毗之。仁增以崇,曷不尔思。有号于天,佥曰呜呼。咨尔皇灵,无替
厥符。


视民诗

  帝视民情,匪幽匪明。惨或在腹,已如色声。亦无动威,亦无止力。弗动
弗止,惟民之极。帝怀民视,乃降明德,乃生明翼。明翼者何?乃房乃杜。惟
房与杜,实为民路。乃定天子,乃开万国。万国既分,乃释蠹民,乃学与仕,
乃播与食,乃器与用,乃货与通。 有作有迁,无迁无作。 士实荡荡,农实董
董,工实蒙蒙,贾实融融。左右惟一,出入惟同。摄仪以引,以遵以肆。其风
既流,品物载休。 品物载休,惟天子守,乃二公之久。 惟天子明,乃二公之
成。惟百辟正,乃二公之令。惟百辟谷,乃二公之禄。二公行矣,弗敢忧纵。
是获忧共,二公居矣。 弗敢泰止,是获泰已。 既柔一德,四夷是则。四夷是
则,永怀不忒。

  


〔共四頁〕 1 2 3 4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