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柳永词全集 <1>


 
  

 
柳永词全集

卷一

诗词全集凡八卷共八頁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宋】柳永 Liu Yong

 

〔共8頁〕 1 2 3 4 5 6 7 8 第一頁 下一頁

  


柳永简介


(987-1053)

  柳永,崇安(今属福建)人,北宋著名词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三接、三复都是进士,连儿子、侄子都是。柳永本人却仕途坎坷,宋仁宗景佑元年(1034年),才赐进士出身,是时已是年近半百。曾授屯田员外郎,故又称柳屯田。由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他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耽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为人放荡不羁。做为北宋第一个专力作词的词人,词作极佳,流传甚广。他不仅开拓了词的题材内容,而且制作了大量的慢词,发展了铺叙手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较大影响。其《雨霖铃》《八声甘州》《望海潮》等颇有名气。但作品中时有颓废思想和庸俗情趣,而《煮海歌》描写盐民贫苦生活,却甚痛切。其作品仅《乐章集》一卷流传至今,诗仅存数首。

              子夜星网站 2001.10.02

  -- --
  ◇ 柳永生平及其作品概略
  ◇ 柳永词《雨霖铃·寒蝉凄切》赏析

  



黄莺儿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
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终朝雾吟风舞。当上苑柳
农时,别馆花深处,此际海燕偏饶,都把韶光与。


玉女摇仙佩

佳人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
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
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
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
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雪梅香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同。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
叶舞愁红。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临风想佳丽,别后愁颜,镇敛眉峰??上У蹦?,顿乖雨迹云踪。雅态妍姿正欢洽,
落花流水忽西东。无憀恨,相思意,尽分付征鸿。
  

尾犯

  夜雨滴空阶,孤馆梦回,情绪萧索。一片闲愁,想丹青难貌。秋渐老、蛩声正苦、
夜将阑,灯花旋落。最无端处,总把良宵,祗恁孤眠却。

  佳人应怪我,别后寡信轻诺。记得当初,翦香云为约。甚时向、幽闺深处,按新
词、流霞共酌。再同欢笑??习呀鹩裾渲椴?。

 ?。ò福捍耸妆鹩旨馕挠ⅰ睹未按始罚?br>   

早梅芳

  海霞红,山烟翠,故都风景繁华地。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芰荷浦
溆,杨柳汀洲,映虹桥倒影,兰舟飞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

  汉元侯,自从破虏征蛮,峻陟枢庭贵。筹帷厌久,盛年昼锦,归来吾乡我里。铃斋
少讼,宴馆多欢,未周星,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又作登庸计。


斗百花〔三首〕

其一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眼看菊蕊,重阳泪
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殢纨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
却道昭阳飞燕。

其二

  煦色韶光明媚,轻霭低笼芳树。池塘浅蘸烟芜,廉幕闲垂风絮。春困厌厌,抛掷斗草
工夫,冷落踏青心绪。终日扃朱户。

  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处。深院无人,黄昏乍拆秋千,
空锁满庭花雨。

其三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
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扛,
却道你先睡。


甘草子〔二首〕

其一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其二

秋尽,叶翦红绡,砌菊遗金粉。雁字一行来,还有边庭信。 

飘散露华清风紧,动翠幕,晓寒犹嫩。中酒残妆整顿,聚两眉离恨。


送征衣

  过韶阳,璇枢电绕,华渚虹流,运应千载会昌。罄寰宇,荐殊祥。吾皇,诞弥月,
瑶图缵庆,玉叶腾芳。并景贶、三灵眷佑,挺英哲、掩前王。遇年年、嘉节清和,颁率
土称觞。

  无间要荒华夏,尽万里、走梯航。彤庭舜张大乐,禹会群方。鹓行,望上国,山呼
鳌抃,?nbsp;k炉香。竟就日、瞻云献寿,指南山、等无疆。愿巍巍、宝历鸿基,齐天地遥
长。


夜 乐〔二首〕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
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
外,更别有、系人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其二

  秀香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 层波细翦明眸,腻玉圆搓素颈。 爱把歌喉当筵
逞。遏天边,乱云愁凝。言语似娇荧,一声声堪听。

  客房饮散帘帷静,拥香衾、欢心称。金炉麝袅青烟,凤帐烛摇红影。无限狂心乘酒
兴。这欢娱、渐入嘉景。犹自怨邻鸡,道秋宵不永。


柳腰轻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
砌、丝管初调,倚轻风、佩环微颤。

  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渐催檀板。慢垂霞袖,急趋莲步,进退奇容千变。算何
止、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断肠。


西江月

  凤额绣帘高卷,兽环朱户频摇。两竿红日上花棚,春睡厌厌难觉?!?br>
  好梦狂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韶光过了。


倾杯乐

  禁漏花深,绣工日永,蕙风布暖。变韶景、都门十二,元宵三五,银蟾光满。连云
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倩。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

  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羽扇?;崂指郊裣?,梨园四部弦管。向晓
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鳌抃。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笛家弄

  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乍晴轻暖清明后。水嬉舟动,禊饮筵开,银塘似
染,金堤如绣。是处王孙,几多游妓,往往携纤手。遣离人、对嘉景,触目伤怀,尽成
感旧。

  别久。帝城当日,兰堂夜烛,百万呼庐,画阁春风,十千沽酒。未省、宴处能忘管
弦,醉里不寻花柳。岂知秦楼,玉箫声断,前事难重偶??找藕?,望仙乡,一饷消凝,
泪沾襟袖。


倾杯乐

 々柀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渐消尽、醺醺残酒,危阁远、凉生襟袖。
追旧事、一饷凭阑久。如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头、谁与伸剖。向道我别来,为伊牵系,度岁经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未曾略展双眉开口。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


迎新春

  嶰管变青律,帝里和新布。晴景回轻煦。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遍
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喧天箫鼓。

  渐天如水,素月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
遇。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岸源司?,争忍独醒归去。


曲玉管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一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杳杳
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悔登山临
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销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满朝欢

  花隔铜壶,露晞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
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
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梦还京

  夜来匆匆饮散,欹枕背灯睡。酒力全轻,醉魂易醒,风揭帘栊,梦断披衣重起。悄
无寐。

  追悔当初,绣阁话别太容易。 日许时、犹阻归计。 甚况味,旅馆虚度残岁。想娇
媚,那里独守鸳帏静。永漏迢迢,也应暗同此意。


凤衔杯〔二首〕

其一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想初襞苔笺,旋挥翠管红窗畔。渐玉箸、银
钩满。

  锦囊收,犀轴卷,常珍重、小斋吟玩。更宝若珠玑,置之怀袖时时看。似频见、千
娇面。

其二

  追悔当初孤深愿,经年价、两成幽怨。任越水吴山,似屏如障堪游玩。奈独自、慵
抬眼。

  赏烟花,听弦管,图欢笑、转加肠断。更时展丹青,强拈书信频频看。又争似、亲
相见。


鹤冲天

  闲窗漏永,月冷霜华堕。悄悄下廉幕,残灯火。再三追往事,离魂乱,愁肠锁。无
语沈吟坐。好天好景,未省展眉则个。

  从前早是多成破,何况经岁月,相抛軃。假使重相见,还得似、旧时麽?;诤尬藜?br> 那。迢迢良夜,自家只恁摧挫。


受恩深

  雅致装庭宇,黄花开淡泞,细香明艳尽天与。助秀色堪餐,向晓自有真珠露。刚被
金钱妒。拟买断秋天,容易独步。

  粉蝶无情蜂已去,要上金尊,惟有诗人鸳鸯浦。待宴赏重阳,恁时尽把芳心吐。陶
令轻回顾。免憔悴东篱,冷烟寒雨。
  

〔共8頁〕 1 2 3 4 5 6 7 8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