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明〕刘琏诗全集 <1>

  
  
  
     
     

刘琏诗全集

【明】 刘琏 Liu Lian


卷一

根据原《自怡集》整理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刘琏简介

( 1347-1379 )
  

  

  刘琏,字孟藻,青田南田山之武阳村(今浙江文成县南田镇岳梅乡武阳村。南田旧属青田)人,生于元惠宗至正七年,刘基之长子。
  刘琏自幼敏慧警颖,书读二、三遍辄能成诵,便终生不忘。青年时即才华横溢,诗文卓群。元明之际,父刘基出佐朱元璋,南征北战,运筹帷幄。刘琏则在故乡读书习武。时南田左右,草寇啸聚,刘琏遵父嘱任事,组织乡民,将欲除之。于是这些草寇伪混为下属,图谋暗算。孟藻察觉后,“抚其豪酋,结以忠义,或委以利,或惕以威,或却制其要害”,终致尽皆俯首规束,莫敢动蠢。洪武八年(1375年),胡惟庸等奏骗圣意,假托赐抚之名以慢性毒药陷害刘基致死。九年冬十月,朱元璋下诏征集刘基所著观象、玩占、天文、兵法及诸家言论等遗作。刘琏遵先父遗嘱,从石室携取书籍上京进献谢恩,太祖称道:“卿忠孝具著”,欲留京重用,刘琏以服孝未满“请诏许归”。洪武十年(1377)夏六月,服孝期满后,授任承务郎,拜为考功监丞,兼任试监察御史,出为江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进阶中奉大夫。十二年,出刑部尚书。江西任上,同僚韩士原及布政使沈立本,以谄媚权奸胡惟庸得宠,且为人险恶,要求刘琏向其行“媚之之事”,刘琏忠耿操守“牢持不可”,沈立本并屡以危言相胁,刘琏于是忿满而言道:“吾受帝命,参政江右,知报国而已,他所不恤,何有于使哉!”(注:言中之“使”,即“使贿”。)于是发愤得疾,洪武十二年六月某日终于公署。又一说,为胡惟庸党所胁,堕井死。年仅三十三岁。明太祖闻知,为之震悼,“亲御宸翰为文”以祭,并遣朝使前往吊唁。

  刘琏死后,其子将其生平诗作辑成《自怡集》一卷,计诗辞九十余首,《四库全书》和《括苍丛书》有收录,《四库全书·集部六·自怡集提要》评曰:“今读其诗,顾乃温柔冲淡,恒然有爱君忧国至情,而自视欿然,如有不足,以为庶几于闻道?!薄按手几哐?,而运思深挚,殆于驾两宋而上之以继犁眉诸集,可谓不愧其父?!?br>   

                子夜星网站 2009.11.24
  

  --- 相关资料 ---
   明·刘基诗词全集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六《自怡集》提要

  臣等谨按《自怡集》一卷,明刘琏撰。琏字孟藻,青田人,诚意伯基长子。洪武十年,为考功监丞兼试监察御史,出为江西布政司右参政,卒年三十二。是集为其子廌所编,末附洪武十三年国史院编修官吴从善所作哀辞,备述基从太祖起兵,琏在南山日,制驭诸草寇,请设谈洋巡检,以靖逃盗之源,及沮沈立本媚附权臣事,惟以材略气节称之,不及其文章。卷首载秦府纪善《黄伯生序》,称尝见其遇事刚果,坐折奸佞,不挠不阿,宜其少年锐气盛满于中。今读其诗,顾乃温柔冲淡,怛然有爱君忧国之至情,而自视欿然,如有不足,以为庶几于闻道。今观此集,惟七言律诗颇渉流利圆美,不出元末之格,然仅四首,盖非所喜作。至于五言古体,居集中之太半,皆词旨高雅;而运思深挚,殆于驾两宋而上之以继犁眉公诸集,可谓不愧其父。而明人罕称道之者,殆转以勋阀掩欤。

  乾隆四十三年三月恭校上 总纂官 臣纪昀 臣陆锡熊 臣孙士毅 总校官 臣陆费墀




《自怡集》序

  《自怡集》者,中奉大夫江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参政刘君孟藻所著诗也,诗凡九十四首。盖孟藻少临事而又年三十二以卒,其所著述亦多散亡,故其所见止此。呜呼!为士者,修之于身,施之于事业,固不假是以传。然使后之人颂其诗、读其书,而尚论其世,将不有赖于此乎?夫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者言之华者也。古人谓有有道之言,有有德之言,予亦谓有有才者之言。有道者心无所累,故其言和平而不迫;有德者心有所守,故其言典雅而不肆。若夫言之美者,丽如毛嬙,壮如荆卿,奇如孙吴之兵,富如陶朱猗顿,随取而有长篇短韵各自名家,然语其才则有余,求其本诸道德,则槩乎未有也。是以或失之淫,或失之险怪,或失之靡志。得则矜以骄,一不得志则怨以诽,而诗病矣。孟藻先中丞,以宏才大略佐上定天下,策勋受封,而且以文章擅一代之盛。孟藻侍游辇下所与交者,皆鸿师硕儒。既而入賛考功,试御史,出佐大藩,余尝见其奏对详明,遇事刚果,坐折奸佞,不挠不阿,宜其少年鋭气盛满于中。今读其诗,顾乃温柔冲淡,怛然有爱君忧国之至情,而自视欿然,如有不足。噫!若孟藻非所谓有德,而庶几乎闻道者耶?予在乡里,辱逰孟藻兄弟间及窃禄京师,与孟藻待诏阙下未尝一日不相亲也。孟藻寻有江西之命,而余亦侍王之国关中。别去二年,而孟藻不可作矣。其子廌以是编,将刻诸梓,属予序之,予义不得辞。若夫孟藻平生大节,作者述之已备,兹不著。

  洪武十三年二月望日 将仕郎秦府纪善同郡黄伯生序


 
自怡集
 


·辞歌·


瑞粟歌(并序)

  臣闻洪蒙判而三才之道立,圣人出而天地之功成,此古今不易之理也。钦惟皇上奋兴农亩,君临天下,由武功而致文治,自有载籍以来不能多见也。至于躬览庶务,纎微必求其要领,教诲臣下必本乎道徳仁义,虽劳弗倦,是以皇天上帝欣得圣人,克受明命以昭宣其徳,毎于政事得失之际,必显示其情而告诫焉。去年秋九月,星象示异?;噬咸枞艨志?,乾乾靡宁,日新厥徳,以格天心。故两浙虽被水潦而其民不敢为奸,京师土木并兴而众庶乐趋其事,海内清宁,雨旸时若,和气凝结,毓为嘉祥,乃洪武十年七月,有瑞粟生圜丘,署近臣拔取以进,一茎两穗者十有余本,一穗两岐者数本。臣谨按:纬书曰“王者徳浃于地则嘉禾生”,又曰“璇星得则嘉禾液”。兹非皇上敬天之至,上帝降鉴之隆,人事理而天道应之验欤?臣琏目睹盛事,喜不能已,谨献歌一首,以寓蝼蚁之忱云。歌曰 :

  秋气佳节兮万宝告成,和风扬颷兮甘雨夜零。风不鸣条兮雨不破块,皇天降福兮嘉祥以生。维兹粟之茂实兮秀彼圆丘,异颖同茎兮琼粰翠英。被沆瀣之华滋兮承日月之光,精猗丰年之兆兮此其有征。昭圣皇之神徳兮溥恩泽于遐荒,握干符而驭坤灵兮统百职之明良。圣子神孙兮聿遵厥绪,于千万年兮福寿无疆!
  


松竹友人辞(并序)

  松竹友人者,括苍任惟信氏所以自号也。夫友所以辅仁,资其岁寒不渝,可以振贫儒之风者,舍是奚取焉。然不于人而于物,遗世之情深哉。且天之生材,必不徒已以惟信之抱负,晦其迹而彰其徳,又岂能终隐者耶?因为之辞以遗之。其辞曰:

  维山有松兮维隰有竹樛,枝櫹椮兮密叶如沃。遁世遗荣兮情深行独,求长友兮爰得贞卜。松有苓兮竹有实,招鸣凤兮又已疾。投琼芳兮□清泠,聊逍遥兮永终日。观飞瀑兮泻云,玩林皋兮夕曛。山可庐兮秫可酒,吁其去此兮伊谁与群?雨瑟瑟兮风萧萧,猿鹤逝兮空林幽?;持时Р馁饨胧烙?,猗若人兮胡宁久留。
  


秋日辞

  秋暑退兮凉风生,日皓皓兮云冥冥。去乡离家兮逺徂征,郁结纡轸兮难为情。登髙四望兮渺茫茫,天低垂兮湖水明。蒲柳衰兮萧瑟,芰荷雕兮凄凉。思丘垅兮天一涯,中心悲兮莫我知。莎鸡啼兮夜蝉语,星河粲兮萤火飞。援雅琴兮不成音,拊余玦兮当此时。徙倚彷徨兮夜未央,奋飞不能兮道路长。想故山兮粳稻熟,栗开苞兮桂飘香。白云英英兮在山冈,徳容孔昭兮怀哉勿忘。
  


望后舟

  望后舟望不见兮生离忧,沧江阔兮路遐永。木叶脱兮知岁秋,慨幽怀兮莫共冩。叹芳华兮不我留,卾君骨朽越歌杳。何人鼓栧乘中流,望后舟望不见兮心悠悠。




·五言·



秋日旅怀七首


其一

金风正秋令,开此肃杀原。凝霜结严威,草木同摧残。
芳华日雕落,光润归本根。岂不怀惨凄,中有生意存。
收藏理应尔,贞脆焉足论??踉瞻自乒?,松风聴夜猿。

其二

园菊冒秋色,湛露滋幽香。采掇盈怀袖,饵服心清凉。
所思久暌违,欲寄阻河梁。芳英岂不美,人意岂不良。
坐恐光景暮,于邑随飞霜。

其三

草枯边塞寒,賔鸿逺于飞。鸿鸣在中野,风霜烁毛衣。
客子别故君,飘揺天之涯。睹此増感怆,况乃秋风时。
耕凿本吾心,良农恒苦饥。谅无摩天羽,云路非所宜。
鹏鷃各有志,岂为小大移。山林仰旸景,栖息唯一枝。

其四

秋气生白虹,秋声入髙树。离离星汉明,杳杳孤鸟度。
夜坐不觉久,逍遥散余歩。鬓毛动凄风,罗裳怯零露。
寒阴日已侵,芳岁聿云暮。眷言思我乡,谁与将尺素。

其五

繁林著秋霜,万树张锦缬。斜旸照郊坰,霞光粲凝结。
虽非三春晖,明媚亦可悦。薄暮凉风吹,落叶飞不歇。
寂寞为谁容,寒鸦噪明月。

其六

夜静天一色,江水疑不流。素月悬青名,翠色生髙秋。
驾言理舟楫,足以散我忧。虚明映空碧,如在天上游。
西溟忽震荡,寒风飐飕飗。清晖蔽层阴,恍惚不可求。
唯聴城头角,咿呜在髙楼。

其七

止水能烛物,不流岂澄清。行役虽云劳,要识静者情。
大道顺自然,奈何苦营营。倏忽窍混沌,沦败由聪明。
支离颐隐脐,乃能全其形。长歌归去来,息心守吾庭。



种豆

结屋南山隈,爱此园田幽。岂不念朝市,居闲得优游。
春耕既举趾,夏苗已盈畴。农人复何营,艺菽在髙丘。
膏沐仰时雨,地气生芒勾。芟夷去异种,旦旦躬追搜。
藩篱旷且完,挿棘罗戈矛。伫看芽茁长,密叶蓊云稠。
劳生愧明时,暇逸敢自休。夙昔思嘉言,人与天地侔。
随力任造化,叨养固有由。甘泽天所降,物产地所羞。
克勤匪伊始,何以望有秋。胡为厌卑近,髙逺肆厥谋。
瘠人以自肥,反贻天地忧。嘐嘐竟何补,适足罹愆尤。
书此遗同志,聊似击壤讴。
  


遣兴五首

其一

绿凫水中游,白鹤云间飞。霄汉有修程,乌能顾卑微。
浩荡展羽翰,昆丘以为期。雕鹗趋下风,罻罗绝张施。
倏忽万里余,摧頺不知归??樟钟泄食?,繁霜日霏霏。
孤雌哺黄口,啁哳将畴依。岂如戏蘋荇,双栖在涟漪。

其二

豆实生乔松,成长亦匪易。枝饶风颷摧,叶饱霜露悴。
赖此刚劲姿,挺立世所异。壮哉十抱围,根据依厚地。
秀色凌烟霞,清阴却炎炽。鸟雀有宿栖,蝼蛄亦蒙芘。
奈何处其下,戕贼随已意。直干为攲倾,能不为身累。

其三

山中有一鬼,跳跷唯短足。薜萝充衣裳,橡栗代饘粥。
岩崖结重阴,旸光不能烛。春花昼掩霭,涧水秋濆薄。
矧兹入林墟,慕此鸡与鹜。啸梁儿童惊,发藏妇妪哭。
上天赫有威,民怒曷可拗。胡不安厥爱,藏形以自玉。

其四

希仙屏纷杂,遗荣处幽闲。灵元固重扃,鼎炉合神丹。
灏露以为浆,青松以为餐。道积时亦久,丰姿变苍颜。
元功一朝成,飘然出尘寰。螭龙将轺车,鸾鹤承佩环。
傲睨天霞表,望望不可攀。仙山有真乐,何用思人间。

其五

食肉有不甘,茹荼乃如荠。驷马怀隐忧,韦布颜无泚。
寸丹既融通,万理谅昭洗。衰荣各有定,何必劳尔尔。
挑灯读我书,文字浩无涘。白首穷一经,得禄未足喜。
舍已以从人,园庐任荆杞。忧思不能眠,叹息増徙倚。



送章蕴徳指挥还平阳卫

微雨润蒸溽,薫风变寒飔??痛舆R方来,慰我久别离。
髙谈竟终夕,感旧心伤悲。别来渝四载,世事纷若糜。
公私两轇輵,足疲目就眵。相思不可见,寤寐增叹咨。
忆昔出海门,万艘总雄师。平阳古尧都,下车抚惸嫠。
坚城屹如山,谋谟出幽思。吾州旧部曲,字养恩如儿。
此行复千里,后会知何期。长川去悠悠,白日正南驰。
骊驹已载歌,别意方凄其。恨无羽翼翔,中心谁当知。
英贤志功业,名与竹帛埀。勖哉树奇勲,古昔犹今时。
深情浩难既,聊寄征行诗。
  


舟中即事

天风吹白云,日落山更碧。理棹泛清流,濯缨俯幽石。
悠悠潜渊鱼,矫矫冲霄翮。物性各有安,人生叹为客。



钱唐别友人

辞家适京国,汎舟浙江湄。吴山一何髙,湖水清涟漪。
浮云从南来,感我怀乡思。于时春向深,草木好容姿。
幽禽树间鸣,间关杂兜离。临岐别良友,中心能不悲。
凄恻未忍分,慷慨终当辞。君家住金华,我居栝苍埀。
同舟展良晤,浩瀚陈歌诗。人生无定踪,会合诚稀奇。
君慕渥洼马,腾达康与逵。我羨青田鹤,山林自栖迟。
操尚虽不同,意气深相知。所贵徳业隆,守道识盈亏。
相期各勉力,勿为俗子嗤。
  


秋霁

积雨霁郊甸,凉风来早秋。蒲柳变冶色,寒螀生暮愁。
明河凝素光,青山淡如浮。游目睇行云,感此身世忧。
故乡不可见,怅望心悠悠。
  


冯公岭

鸡鸣出北郭,戒徒饬装仗。早发神颇疲,亭午心始畅。
行行陟危巅,路出林木上。兹岭号冯公,何年得名状。
想当开凿初,斯人通塞障。根从西北来,气是东南壮。
万里生长风,烟云中浩荡。登髙望我乡,心情増怆怅。
役役征途间,黙黙几得丧。何当息尘鞅,终年遂疏放。



春日道中

雨收春日融,众草丰且碧。和风拂轻衣,飞花扑行客。
晴空揺翠烟,莽苍见山色。青年岂长驻,感念思夙昔。



隘头山

杖策跻绝壁,徒歩穿逺林。木叶泫清露,晓气光沈沈。
白云拥涧谷,浩若沧溟深。数峰出青翠,秀色倩人心。
间关林中鸟,和音奏鸣琴。芬菲道傍花,芳香袭幽襟。
适意岂不乐,但恐岁月侵。越此即他乡,矫首空长吟。



过湖乐站

晨策登逺林,初日云外赤。川明寒波生,野旷岚雾白。
倾耳聆哀猿,扪萝随鸟迹。昔年花柳场,今作荒草陌。
泠泠松上露,冉冉如泪滴。
  


绿阴亭诗送人之临江府尹分韵得朱字

虞廷奏湘弦,皇风被寰区。万物遂长养,人情亦怡愉。
嘉树蔼新绿,修篁时雨余。秀色明轩窗,清阴散琴书。
临江繁剧地,郡治崇华居?;突途└?,出佩太守符。
宣恩自畿甸,皂盖双轮朱。盘根表利器,长材应时须。
民俗既云清,丈教行将敷。自公日多暇,鸟雀鸣阶除。
旋归仪庙堂,令器登璠玙。嘉名继前烈,以贻来者模。



发清江

暮过樟树镇,晓发清江汭。遥观合皂山,山际半积雪。
宿云散轻风,晴旭露初晰。霏霏林烟苍,炯炯疏星没。
春阳亦昭旷,江水亦澄澈。岁序自推迁,怅焉感时节。
即事多所怀,岂伊念离别。引领望帝京,丹心漫飞越。



次新淦

柳条日以青,雪消春水暖。溯流何儃佪,又见白日晚。
山光与水色,取适兴不浅??娲蠼?,凭轩见孤巘。
云端野烧明,天际归舟逺。忧来觉时遥,欢去知星短。
安行复饱食,使我颜色腼。进徳思乾乾,匪躬怀蹇蹇。
持此慰吾心,庶以善自勉。
  


泊庐陵

彤霞炫余晖,日落川上明。漾舟循水岸,凝瞩瞰连城。
楼阁相映带,雉堞互回萦。春树郁苍苍,色与暮云平。
陟迳坐孤驿,华烛荧如星。端居有余闲,庭馆凄以清。
稍喜人语静,又闻翔雁鸣。依依越乡感,戚戚怀禄情。
览诗不成章,欲语谁与聆。
  


入万安

崇山抱回溪,川路渐窈深。竹树縁髙阜,洞壑隐层林。
近眺发新兴,逺望畅幽心。东风若有情,云日乍晴阴。
出潜有游鳞,迁乔多好音。芳春若堪折,请折丘中琴。



晚眺西山

山色十二时,江流数千里。亭亭青芙蓉,揺艳映江水。
落日片帆飞,遥见白云起。逸驾邈难攀,汀洲老芳芷。



自君之出矣八首

其一

自君之出矣,金炉烟不袅。思君如露桃,红泪堕春晓。

其二

自君之出矣,欢娱共谁伍。思君如梅子,青青含酸苦。

其三

自君之出矣,空阑愁独守。思君如池荷,见莲不见藕。

其四

自君之出矣,中心剧含梗。思君如纎絺,萧索不禁冷。

其五

自君之出矣,昧壁虫自语。思君如羇乌,夜夜啼达曙。

其六

自君之出矣,蝉鬓枯可燎。思君如流萤,持明徒自照。

其七

自君之出矣,瑶瑟尘满柱。思君如回风,旋转无定处。

其八

自君之出矣,芳香销玉体。思君如河冰,坚凝直到底。



自武林至丁郭舟中杂兴八首

其一

舟行淹宿雨,稍霁汎通川。深雾群山没,长天旷野连。
桃开榆叶小,麦秀菜花鲜。渐喜升平象,髙飞见纸鸢。

其二

泽国何迢递,春深兴转幽。田畴低水岸,村舍傍河流。
缆拂花枝袅,帆将树影稠。何年来此地,长日驾扁舟。

其三

晚来风势歇,又见日临曛。逺岫留赮彩,踈星耿薄云。
波流碧月动,舟过镜天分。何处危楼上,歌声静夜闻。

其四

寂寞空江上,渔舟起暮烟。明湖天际阔,落日雾中圎。
宿鹭毛衣洁,归鸦羽翼聨。故山千里隔,怅望一凄然。

其五

天风收宿雾,霁景晓澄明。青喜晴空出,红看旭日生。
游鱼翻浪短,乳燕掠泥轻。衮衮春还半,应惭隐遁名。

其六

今宵天上月,应照故乡春。桂影生圆魄,蟾光隐半轮。
盈亏知有定,离别最相亲。万里清辉遍,偏惊旅泊人。

其七

重到昔游地,茫然惑去途。髙原深蔓草,沃野浸平湖。
水阔蛟虬横,山空鸟雀呼。凄凉今古意,落日片帆孤。

其八

京华行渐近,喜色上愁颜。风定舟初稳,天清水自闲。
披衣当暖日,散髪对青山。去去知何日,游人重此还。



舟中遇雨分韵得舟字

逆浪随风白,阴云覆客舟。雨声生滴沥,波面点浮沤。
昏黒山藏树,苍茫蜃结楼。髙吟见真趣,何必问离忧。



草轩二首

其一

春来草自青,鵙鸣芳复歇。长啸山中人,披襟弄明月。

其二

池塘清梦觉,诗思一何浓。欲识东君意,闲庭烟雨中。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