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宋〕李清照词集 <1>

  
  
  
     
     

李清照词集

【宋】 李清照 Li Qing Zhao


卷一

根据原《漱玉词》整理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李清照简介

( 1084-1156 )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济南)人。父李格非为当时著名学者,母亲出身于官宦人家,亦不乏文学才能。李清照多才多艺,能诗词,善书画,很早就受人注意。王灼《碧鸡漫志》说她“自少年即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敝燠汀斗缭绿檬啊芬布窃仃瞬怪O蛉顺圃匏氖?。李清照十八岁时嫁给太学生、金石考据家赵明诚。夫妇诗词唱和,并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早期生活优裕。
  金兵入据中原,汴京失守,恬静的书香生活被打破。南宋建立之初,赵明诚任江宁知府,李清照也“载书十五车”于建炎二年(1128)随夫南下。第二年赵明诚病逝,金兵深入南下,她又到处流亡,并曾被人诬陷“颁金”(即通敌)。史书记载:“赵君无嗣?!辈唤隼钋逭沾游瓷?,赵的姬妾也概无生育。李清照晚年生活极为孤苦。
  李清照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流露出对中原的怀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其并能诗,但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漱玉词》由济南李清照故居前的漱玉泉得名,该泉为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现济南趵突泉公园内李清照纪念堂门前。

前人评语摘略

  沈去矜评语云: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
故称词家三李。(沈去矜)
  清照以一妇人,而词格乃抗轶周柳,虽篇帙无多,固不能不宝而存之,
为词家一大宗矣。(《四库提要》)
  李易安作重阳《醉花阴》词,函致赵明诚云云。明诚自愧勿如。乃忘寝
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
道不销魂’三句绝佳?!闭装沧饕?。(《词苑丛谈》)
  李易安词独辟门径,居然可观,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铸语则多生造,
妇人有此可谓奇矣。(《白雨斋词话》)
  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
真不食人间烟火者。(《白雨斋词话》)

  

                子夜星网站 2003.09.06

  --- 相关资料 ---
  ◇ 南宋词人李清照及其词的艺术


  

  

孤雁儿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里三
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
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满庭霜

  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 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更
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浑似,何逊在扬州。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柔。 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雪
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玉楼春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未。不知酝藉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渔家傲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慈⊥砝捶缡?,故应难看梅花。


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转调满庭芳

  芳草池塘,绿阴庭院,晚晴寒透窗纱。 □□金锁,管是客来唦。寂寞尊前席
上,惟□□、海角天涯。能留否,酴醿落尽,犹赖有□□。

  当年,曾胜赏,生香薰袖,活火分茶。 □□□龙骄马,流水轻车。不怕风狂
雨骤,恰才称、煮酒残花。如今也,不成怀抱,得似旧时那时。

  【注】宋人《乐府雅词》所录该词如下:

  芳草池塘,绿阴庭院,晚晴寒透窗纱。谁开金锁,管是客来唦。寂寞尊前席
上,春归去、海角天涯。能留否,酴醿落尽,犹赖有残葩。

  当年,曾胜赏,生香薰袖,活火分茶。尽如龙骄马,流水轻车。不怕风狂雨
骤,恰才称、煮酒看花。如今也,不成怀抱,得似旧时那。


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多 丽

咏白菊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也不似、贵妃醉
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
令,风韵正相宜。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醿。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
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海已过柳生绵?;苹枋栌晔锴?。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
恨,多少事、欲说还休。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明朝,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即难留。念武陵春晚,云锁重楼,记取楼前
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


一翦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蝶恋花

昌乐馆寄姊妹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怨王孙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