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汉〕贾谊辞赋集 <1>

  
  
  
     

贾谊辞赋集

【汉】 贾谊 Jia Yi

 
共一卷
 
根据原《贾子新书》整理

  

  

  

〔共1頁〕


贾谊简介
 
( 前200年—前168年 )


  

  贾谊(前200~前168),汉族,洛阳(今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新庄)人,西汉初年著名的政论家、文学家。18岁即有才名,被河南郡守吴公召致门下,成为郡守的门客。22岁时,汉文帝登基,擢升河南郡守吴公为廷尉,贾谊也因吴公推荐被文帝召为博士,为当时汉朝政府所聘用博士中最年轻一位。贾谊每每有精辟见解,文帝很欣赏他,一年后被提升为太中大夫。贾谊以儒学与五行学说设计了一整套汉代礼仪制度,以代替秦制,主张是“改正朔、易服色、制法度、兴礼乐”。汉文帝打算擢升贾谊并采用他的方案时,但遭到官僚与宗室阶层反对,丞相绛侯周勃、东阳侯张相如、冯敬等老臣因嫉妒而纷纷上书谗言(公元前178),致贾谊贬为长沙王太傅(公元前177年)。
  汉文帝七年(前173年),汉文帝召贾谊回长安,拜贾谊为自己爱子梁怀王的太傅。此时期除太傅责任以外,主要写政论文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对汉文帝进行劝谏,主张实行“重农抑商”政策,杜绝“淫侈之风”,《治安策》、《论积贮疏》即此时代表作。其政论文既有战国纵横家古文余风,又有法家韩非子等人严谨风格。贾谊辞亦赋可谓上承屈平、宋玉,下开枚乘、司马相如,是楚辞文体发展到汉赋的重要桥梁。汉文帝十一年(前169年),梁怀王意外坠马而死,贾谊自认为未尽辅导职责,忧郁之中于第二年而逝,年仅33岁?!妒芳恰?、《汉书》有传,有《新书》十卷凡五十六篇传世。
  

                子夜星网站 2012.12.27
  

  --- 相关资料 ---
  
暂无

 
  
  

  

鵩鸟赋

  单阏之岁兮,四月孟夏,庚子日斜兮,鵩集予舍。止于坐隅兮,貌甚闲暇。异物来萃兮,私怪其故。发书占之兮,谶言其度,曰:“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鼻胛视邬f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凶言其灾。淹速之度兮,语予其期?!冰f乃叹息,举首奋翼;口不能言,请对以臆:

  “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斡流而迁兮,或推而还。形气转续兮,变化而蟺。沕穆无穷兮,胡可胜言!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彼吴强大兮,夫差以败;越栖会稽兮,勾践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说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祸之与福兮,何异纠纆;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水激则旱兮,矢激则远;万物回薄兮,振荡相转。云蒸雨降兮,纠错相纷;大钧播物兮,坱圠无垠。天不可预虑兮,道不可预谋;迟速有命兮,焉识其时。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小智自私兮,贱彼贵我;达人大观兮,物无不可。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湔咚廊ㄙ?,品庶每生。怵迫之徒兮,或趋西东;大人不曲兮,意变齐同。愚士系俗兮,窘若囚拘;至人遗物兮,独与道俱。众人惑惑兮,好恶积亿;真人恬漠兮,独与道息。释智遗形兮,超然自丧;寥廓忽荒兮,与道翱翔。乘流则逝兮,得坻则止;纵躯委命兮,不私与己。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止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兮,何足以疑!”
 


吊屈原赋

  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造讬湘流兮,敬吊先生;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呜呼哀哉!逢时不祥。鸾凤伏竄兮,鸱枭翱翔。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谓随、夷为溷兮,谓跖、蹻为廉;莫邪为钝兮,铅刀为銛。吁嗟默默,生之无故兮;斡弃周鼎,宝康瓠兮。腾驾罷牛,骖蹇驴兮;骥垂两耳,服盐车兮。章甫荐履,渐不可久兮;嗟苦先生,独离此咎兮。

  讯曰:已矣!国其莫我知兮,独壹郁其谁语?凤漂漂其高逝兮,固自引而远去。袭九渊之神龙兮,沕深潜以自珍;偭蟂獭以隐处兮,夫岂从虾与蛭蟥?所贵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使骐骥可得系而羁兮,岂云异夫犬羊?般纷纷其离此尤兮,亦夫子之故也。历九州而其君兮,何必怀此都也?凤凰翔于千仞兮,览德辉而下之;见细德之险徵兮,遥曾击而去之。彼寻常之污渎兮,岂能容夫吞舟之巨鱼?横江湖之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苍龙蚴虬于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于后车。
驰骛于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原从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
黄鹄后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后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系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共1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