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南宋〕胡铨诗词集 <1>

  
  
  
     
     

胡铨诗词集

【南宋】 胡铨 Hu Quan


卷一

根据原《全宋诗》《全宋词》整理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胡铨简介

( 1102-1180 )
  

  

  胡铨,字邦衡、号澹庵,南宋吉州庐陵芗城(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值夏镇)人。南宋政治家、文学家,爱国名臣,庐陵“五忠一节”之一。

  自幼聪慧,随萧楚习读《春秋》,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进士,该科由高宗亲自策试,胡铨以万言策上,甚为轰动,授抚州事军判官。1135年金太宗死,宋高宗重用奸臣秦桧,一再“议和”。绍兴七年(1137年)在枢密院编修官任上,反对与金朝议和,上书请斩主和派秦桧、王伦、孙近三奸臣,止“和议”,北上抗金。他说:“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金虏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金虏藩臣之位!”“此膝一屈不可复伸,国势陵夷不可复振”,“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载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藁街”,“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宋史》卷三七四胡铨传)、《古文观止》收录为〈戊午上高宗封事〉)秦桧见书,即以“狂妄上书,语多凶悖,意在鼓众,劫持朝廷”之罪,欲将胡铨除名编管(即羁押管制,或称羁管),朝中大臣多救之,秦桧迫于公论,才未除名而贬官于边远地区,辗转任福州签判。绍兴十二年(1142年)最终的绍兴和议时,胡铨又在广州再次上书谴责秦桧,以“饰非横议”之名编管新州(今广东新兴县)。绍兴十八年(1148年)再谪吉阳军(今海南崖县)。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秦桧死后,方得以复官。宋孝宗时,复起,历任国史院编修、工部员外郎、权兵部侍郎、端明殿学士等职,积极反对与金朝议和,并曾一度亲自领兵抗金。孝宗乾道七年(1171年),辞官回乡,淳熙七年(1180年)卒于故里,谥号忠简。

  著有《澹庵集》一百卷,已散佚,现存词作不多,多为慷慨激昂之语,开辛弃疾等人之先河。后世多景仰其事迹,多有胡氏家族尊其为始祖。
  

                子夜星网站 2011.11.07
  

  --- 相关资料 ---
   宋史·胡铨传

   南宋耿臣──胡铨
   品析胡铨诗《题岳忠武王庙》


  

  

贬朱崖行临高道中买愁村古未有对马上口占

北望长思闻喜县,南来怕入买愁村。崎岖万里天涯路,野草荒烟正断魂。



次韵答陈立夫送酒

平生痛饮号专门,逸气旋乾复转坤??鬃昀纯统B?,直须一日倒千樽。



次韵答陈立夫送酒

公家家世旧崔嵬,惊坐先生日万杯。已办槽床千日饮,便须乘月抱琴来。



宝气亭

尘容不逐江流净,酒力都从雪压消。斗下祗今无剑气,年来牛犊在人腰。



答友人

竹径萧疏杖履经,偕临流水诵黄庭。秋风忽作世情冷,山色似惭君眼青。



和新州端老

平生不识澥渤岛,入海要看蓬莱山。向来同是灾荒客,今我海南君海北。



和张庆符题余作清江引图〔二首〕

其一

痛饮从来别有肠,酒酣落笔扫洽浪。如今却怕风波恶,莫画清江画醉乡。

其二

何人半醉眼花昏,画出江南烟雨村。满世庾尘遮不得,聊将醉墨洗乾坤。



和山谷从张仲谋乞蜡梅寄吴明可

玉壶佳处野梅发,未减后山更襄黄。乞取一枝淮海去,不应春色占钱塘。



禁直赐果

禁署装成宝缨络,冰盘翦出水晶盐。传呼天上好消息,玉果新贫出御匳。



除夜次庆符

白发无端苦见寻,十年孤负醉花阴??闪篮浊岣『?,未及昏鸦日伴林。
天末醉眠千岭寂,江南梦绕五云深。一杯遥祝慈闱寿,松柏长春共有心。



传示银杏兼简林谦之

头白经筵思漫覃,骎骎末路我何堪。八年还作玉堂集,一笑真怀银杏谈。
敢说麕书讥聂北,聊因麟趾咏周南。梅开更得珠园去,红粟寒梢试一探。



辞朝

不踏金堤新筑沙,却寻寂寞紫云家。一春弦管花间鸟,半夜笙歌水底蛙。
荣悴安时犹竹柏,行藏有待岂匏瓜。独醒正渴杯中物,薄薄茅柴亦胜茶。



次雷州和朱彧秀才韵时欲渡海

何人著眼觑征骖,赖有新诗作指南。螺髻层层明晚照,蜃楼隐隐倚晴岚。
仲连蹈海齐虚语,鲁叟乘槎亦谩谈。争似澹庵乘兴往,银山千叠酒微酣。



次李参政吏隐堂韵为昌化守陈仲平题

公余诗老屡携将,物外高谈味自长。省事清心追豹隐,批花判月泻鹅黄。
地偏不愧先生里,意野何如处土乡。却笑商颜园与绮,苦矜岩穴事高皇。



次李参政送行韵答黄舜杨

打成一错一毫差,万里去寻留子嗟。微管閒思齐仲父,赐奴长价汉浑邪。
道穷怜我空忧国,句好知君定作家。便欲相携趁帆饱,要观子美赋灵槎。



次张伯麟庆符

往事浑如一梦中,回思吴越腋生风。云閒别岭千层碧,日落西湖一抹红。
上竺留题陈迹在,孤山游赏故人空。莫将句搅幽人意,我辈缘诗正坐穷。



北湖

北湖境自舒,水迥山更碧。雪衣故飞来,照影共清白。



长卿见过赋美人插花用其韵

花亦兴不浅,美人头上开。心事眼勾破,鬓香魂引来。
笑春烛底影,溅泪风前杯。分韵得先字,客今谁或哉。



答单监簿

贤哉洛城翁,尘甑每贷粟。饥来睨书案,臭味清可掬。
独抱古遗经,凛凛一川玉。唯知耕宽闲,未暇井衍沃。
萧然跨騄駬,破漏数间屋。谏议真可人,着意向幽独。
赠之三百月,鼌采照鲸目。闭门予自煎,飒爽对修竹。
先生如玉川,时书实其腹。顾我亦何幸,此客良不俗。
新篇忽入手,阔蹑李杜躅?;虬淙?,溢美论非笃。
何时玉壶山,复得从所欲。三碗浇枯肠,勿赋饭不足。



登南恩望海台

君恩宽逐客,万里听归来。未上凌烟阁,先登望海台。
山为翠浪涌,湖拓碧天开。目断飞云处,终身愧老莱。



东池即事

小园聊日涉,鸥鸟共忘机。笋长畦丁喜,春余菜甲稀。
幽花禁雾雨,翠筿澹风漪。步屧横塘路,游鱼觉昨非。



到琼州和李参政

落网从前一念斜,崖州前定复何嗟。万山行尽逢黎母,双井浑疑似若邪。
行止非人十年梦,废兴有命一浮家。此行所得诚多矣,更愿从今泛北槎。



泛舟东池坐客赋诗次其韵

逐客生涯一钓篷,野塘幽绝小楼东。柳边新过清尘雨,水面徐来送月风。
逸兴似穷千里远,胜游还复五人同。子皮已结烟波社,白酒何妨日日中。



复用前韵

放逐归来户已篷,梦魂时到浙江东。心如止水偏陶月,身似虚舟但逐风。
云路自怜飞鸟倦,山盟谁与白鸥同。管城本乏封侯骨,人道中书却不中。



公冶携酒见过,与者温元素、康致美赋诗投壶,再用前韵

澹叟意简古,终日巾不屋。彼美德星崔,怜我味蠹竹。
挈榼破孤闷,聊欲观醉玉。情殊馈盘餐,事等遗潘沐。
古人感意重,饮不亦沙醁。一觞万虑空,天宇觉隘促。
自非薪突者,上客怕徐福。主人起扬觯,百岁风雹速。
莫献野人芹,但饱先生蓿。我亦起膝席,卒爵更三肃。
温伯况可人,康詟亦脱俗。共赋饤坐梅,句压诗人谷。
浩浩气吐虹,盎盎春生腹。湘累彼狷者,底事醒乃独。
日游无功乡,生计岂不足。壶歌发笑电,雅剧不言肉。
夜久拔银烛,幽炉飘蔌蔌。我於腹无负,正恐腹自恧。
姑置勿复科,茗碗瀹寒渌。舌出醉言归,况我舌已木。



过青潭铺用杜少陵韵

世路羊肠险,崎岖不计层。附炎蛾并火,待暗鼠窥灯。
国削臣心折,秋高虏势增。鱼虾何足虑,回前顾鲸鹏。



过三衢呈刘共父

别离如许每引领,邂逅几何还着鞭。微服过宋我何敢,大国赐秦公不然。
衰鬓雕零已子后,高名崒嵂方丁年。即看手握天下砥,山中宰相从云眠。



和和靖八梅〔三首〕

用汝南故事,禁用体物字

之一

暗里寻香自不迷,照空焉用夜燃脐。欲危疏朵风吹老,太瘦长条雨颭低。
孤艳几时同把盏,野香犹记助看题。唐人未识高标在,浪自纷纷说李蹊。

之二

缟裙练帨照钗荆,霜竹寒松秀色并。八咏格高凌太白,千林地迥切西清,
着枝有味知深意,欹屋无言似薄情。日暮水边空怅望,浑如湘浦见皇英。

之三

当年曾见凤城头,入骨贪看兴未休。小摘欲论千种恨,微吟还唤一番愁。
每嫌俗物薰心醉,长愿清馨满世留。稼李倚风梨带雨,比方应合面骍羞。



和林和靖先生梅韵〔五首〕

之一

感时湔泪几时干,顾影伶俜独立难。自恐节孤无与对,谁怜族冷不胜寒。
未应一世供愁断,长愿三更秉烛看。雨过花边行更好,犹嫌子美借银鞍。

之二

风亭小立梦初残,步步凌空对广寒。照眼双明清可掬,闲情一味淡相看。
晓萦瑞雾黏初润,晴映高云暴未干。三嗅临风思无限,蕊宫遥夜酒初阑。

之三

瘦吟幽玩有余妍,更向高人独乐园。无垢未应经露沐,不缁甯信受尘昏。
春风自识明妃面,夜雨能清吏部魂。插负胆瓶看更好,凛如明月荐雷樽。

之四

一年佳处早梅时,钩引清风巧钓诗。未分霜冷禁瘦朵,渐看春入奈愁枝。
晚尤奇特怜无伴,夜更分明不可私。冷落更须凭酒暖,从今邹律未消吹。

之五

纷纷红紫勿相猜,自古骚人酷嗜梅。皂盖折花怜老杜,黄梅时雨忆方回。
一生耐冻天怜惜,满世趋炎我独来。桃李争春身老大,急须吟醉莫停杯。

  〔注〕上《和和靖八梅》《和林和靖先生梅韵》共和八首。元方回
《瀛奎律髓》评曰:“《和靖八梅》非一日而成,有思亦且有力。澹庵
和之,欲一举而成,则不容不竭思而加力。此中大有佳语,又和八篇,
用东坡雪诗声色,气味富贵,势力赋之?!?br>
  另本通作诗题《和林和靖八梅》,且顺序如下(个别字有差异):

感时溅泪几时干,顾影伶俜独立难。自恐迹孤无与对,谁怜族冷不胜寒。
未应一世供愁断,长愿三更秉烛看。雨过花边行更好,犹嫌子美借银鞍。

风亭小立梦初残,步步凌空对广寒。照眼双明清可掬,闲情一味澹相看。
晓萦瑞露黏初润,晴映高云薄未干。三嗅临风思无限,药宫遥夜酒初阑。

暗里寻香自不迷,照空焉用夜然脐。欲危踪朵风吹老,太瘦长条雨飚低。
孤艳几时同把盏,野香犹记助看题。唐人未识高标在,浪自纷纷说李蹊。

瘦吟幽玩有余妍,更向高人独乐园。无垢未应经露沐,不缁宁信受尘昏。
春风自识明妃面,夜雨能清水部魂。插向胆瓶看更好,凛如明水荐靁樽。

当年曾见凤城头,入骨贪看兴未休。小摘欲论千种恨,微吟先唤一番愁。
每嫌俗物薰心醉,长愿清馨满意留。秾李倚风梨带雨,比方应合面骍羞。

缟裙练悦照钗荆,霜竹寒松秀色并。八咏格高凌太白,千林地迥切西清。
著枝有味知深意,欹屋无言似薄情。日暮水边空怅望,浑如湘浦见皇英。

一年佳处早梅时,勾引风情巧钓诗。未分霜凌禁瘦朵,渐看春入奈愁枝。
晚尤奇特怜无伴,夜欠分明祗自私。冷落便须凭酒暖,从今邹律未消吹。

纷纷红紫勿相猜,自古骚人酷嗜梅。皂盖折花怜老杜,黄梅时雨忆方回。
一生耐冷天怜惜,满世趋炎我独来。桃李争春身老大,急须吟醉莫停杯。



和王民瞻送行诗二首

其一

岩耕名已振京关,未信终身袖手闲。万卷不移颜氏乐,一生无愧伯夷班。
致君自许唐虞上,待我谁能季孟间。两社年来欠元老,苍生拭目望公还。

其二

士气从来弱不支,逢时言行欲俱危。不因湖外三年谪,安得江南一段奇。
非我独清缘世浊,此心谁识只天知。万?;厥仔牍?,大厦将颠要力持。

  〔注〕“士气从来弱不支”:另作“士气波流势莫支”。



寄题王氏佚老堂

林块劳生亦可吁,解言佚我漆园癯。东家尝记老吾老,西洛请师迂叟迂。
于谨延年还可杖,孔光灵寿不须扶。劝君早作菟裘计,太半归来雪满须。



家训

悲哉为儒者,力学不知疲。观书眼欲暗,秉笔手生胝。
无衣儿号寒,绝粮妻啼饥。文思苦冥搜,形容长苦羸。
俯仰多迆邅,屡受胯下欺。十举方一第,双鬓已如丝。
丈夫老且病,焉用富贵为??闪僮橙?,适在贫贱时。
沉沉朱门宅,中有乳臭儿。状貌如妇人,光莹膏梁肌。
襁褓袭世爵,门承勋戚资。前庭列嬖仆,出入相追随。
千金办月廪,万钱供赏支。后堂拥姝姬,早夜同笑嬉。
错落开珠翠,艳辉沃膏脂。妆饰及鹰犬,绘采至蔷薇。
青春付杯酒,白日消枰棋。守俸还酒债,堆金选娥眉。
朝众博徒饮,暮赴娼楼期。逢人说门阀,乐性惟珍奇。
弦歌恣娱燕,缯绮饰容仪。田园日朘削,户门日倾隳。
声色游戏外,无余亦无知。帝王是何物,孔孟果为谁。
咄哉骄矜子,於世奚所裨。不思厥祖父,亦曾寒士悲。
辛苦擢官仕,锱铢积家基。期汝长富贵,岂意遽相衰。
儒生反坚耐,贵游多流离。兴亡等一瞬,焉须嗟而悲。
吾宗二百年,相承惟礼诗。吾早仕天京,声闻已四驰。
枢庭皂囊封,琅玕肝胆披。但知尊天土,焉能臣戎夷。
新州席未暖,珠崖早穷羁。辄作贾生哭,谩兴梁士噫。
仗节拟苏武,赓骚师楚累。龙飞睹大人,忽诏衡阳移。
帝曰尔胡铨,无事久栖迟。生还天所相,直谅时所推。
更当勉初志,用为朕倚毗。一月便十迁,取官如摘髭。
记言立螭坳,讲幄坐龙帷。草麻赐莲炬,陟爵衔金卮。
巡边辄开府,御笔亲标旗。精兵三十万,指顾劳呵麾。
闻名已宵遁,奏功靖方陲。归来笳鼓竞,虎拜登龙墀。
诏加端明职,赐第江之湄。自喜可佚老,主上复勤思。
专礼逮白屋,悲非吾之宜。四子还上殿,拥笏腰带垂。
父子拜前后,兄弟融愉怡。诚由积善致,玉音重奖咨。
资殿尊职隆,授官非由私。吾位等公相,吾年将期颐。
立身忠孝门,传家清白规。但愿后世贤,努力勤撑持。
把琖吸明月,披襟招凉颸。醉墨虽欹斜,是为子孙贻。



金陵书事

六代风流最永嘉,郁葱胜气隐晴霞。折冲樽俎神俱旺,表裹山河险莫夸。
几缕碧烟迷杏眼,半篙清涨减蒲芽。歌声已得檀郎怨,四海而今再一家。



哭赵公鼎

以身去国故求死,抗疏犯颜今独难。阁下特书三姓在,海南惟见两翁还。
一坵孤冢寄琼岛,千古高名屹太山。天地祗因悭一老,中原何日复三关。



吏隐堂

微风稍披冻,芳萌亦吐林。百鸟感春阳,钩辀弄其音。
振策遵城曲,逍遥写烦襟。爱此堂下石,青润挺琅琳。
中坳贮清泉,测之不盈簪。纤鳞候暖戏,寂历自浮沉。
墨视澹忘虑,白日为移阴。人生本虚静,垢浊无自侵。
忽为外物牵,至性不可寻。於焉得所监,一洗尘中心。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