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宋〕贺铸词全集 <1>

  
  
  
     
     

贺铸词全集

【宋】 贺铸 He Zhu


卷一

根据《东山词》整理

  

  

  

〔共7頁〕 1 2 3 4 5 6 7 第一頁 下一頁


贺铸简介

( 1052-1125 )
  

  

  贺铸,字方回,卫州人,孝惠皇后之族孙。长七尺,面铁色,眉目耸拔。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人以为近侠。博学强记,工语言,深婉丽密,如次组绣。尤长于度曲,掇拾人所弃遗,少加隐括,皆为新奇。尝言:“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敝罟笕硕嗫椭轮?,铸或从或不从,其所不欲见,终不贬也。
  初,娶宗女,隶籍右选,监太原工作,有贵人子同事,骄倨不相下。铸廉得盗工作物,屏侍吏,闭之密室,以杖数曰:“来,若某时盗某物为某用,某时盗某物入于家,然乎?”贵人子惶骇谢“有之”。铸曰:“能从吾治,免白发?!奔雌鹱蕴黄浞?,杖之数下,贵人子叩头祈哀,即大笑释去。自是诸挟气力颉颃者,皆侧目不敢仰视。是时,江、淮间有米芾以魁岸奇谲知名,铸以气侠雄爽适相先后,二人每相遇,瞋目抵掌,论辩锋起,终日各不能屈,谈者争传为口实。
  元祐中,李清臣执政,奏换通直郎、通判泗州,又倅太平州。竟以尚气使酒,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食宫祠禄,退居吴下,稍务引远世故,亦无复轩轾如平日。家藏书万余卷,手自校雠,无一字误,以是杜门将遂其老。家贫,贷子钱自给,有负者,辄折券与之,秋毫不以丐人。
  铸所为词章,往往传播在人口。建中靖国时,黄庭坚自黔中还,得其“江南梅子”之句,以为似谢玄晖。其所与交,终始厚者,惟信安程俱。铸自裒歌词,名《东山乐府》,俱为序之。尝自言唐谏议大夫知章之后,且推本其初,出王子庆忌,以庆为姓,居越之湖泽所谓镜湖者,本庆湖也,避汉安帝父清河王讳,改为贺氏,庆湖亦转为镜。当时不知何所据。故铸自号庆湖遗老,有《庆湖遗老集》二十卷。
  

                子夜星网站 2011.04.01

  --- 相关资料 ---

  ◇ 北宋词人贺铸


  
  

  

宁乐〔铜人捧露盘引〕

  斗储祥,虹流祉,兆黄虞。未□□、□圣真府。千龄叶应,九河清、神物出龟图。
□□□□,□盛时、朝野欢娱。

  靡不覆,旋穹□,□□□,□坤舆。致万国、一变华胥。霞觞□□,□□□、□□
□宸趋。五云长在,望子□、□□□□。
  


□□□〔七娘子〕

  □波飞□□□向?!酢酢?、□□□□在会稽样。拥鼻微吟,捋须遐想?!酢酢酢酢?br> □上。

  会须加数□□酿,□□□、□□□□涨。美满孤帆,轻便双桨。中分□□□□往。
□□□□寄月波□□□拥鼻微吟,捋须遐想,吾自得□□见招,因采其语赋此词。
  


鸳鸯语〔七娘子〕
 

京江抵、海边吴楚,铁瓮城、形胜无今古。北固陵高,西津横渡,几人摧手分襟处。

凄凉渌水桥南路,奈玉壶、难叩鸳鸯语。行雨行云,非花非雾,为谁来为谁还去。
  


璧月堂〔小重山〕

梦草池南璧月堂,绿阴深蔽日,啭鹂黄。淡蛾轻鬓似宜妆,歌扇小,烟雨画潇湘。

薄晚具兰汤,雪肌英粉腻,更生香。簟纹如水竟檀床,雕枕并,得意两鸳鸯。
  


群玉轩〔小重山〕

群玉轩中迹已陈,江南重喜见,广陵春。纤秾合度好腰身,歌水调,清啭□□□。

团扇掩樱唇,七双胡蝶子,表□□?!酢酢醺淳啥?,风月夜,怜取眼前人。
  


□□□〔小重山〕

隔水桃花□□□,□□□□□,□□□?!踝狈扇稻堤ㄇ?,□□□,□□□□□。

□首已依然,断云疏雨后,更闻蝉?!酢酢跻陡朵袅?,驰寄与,人住玉溪边。



辨弦声〔迎春乐〕
 

琼琼绝艺真无价,指尖纤、态闲暇。几多方寸关情话,都付与、弦声写。

三月十三寒食夜,映花月、絮风台榭。明月待欢来,久背面、秋千下。
  


攀鞍态〔迎春乐〕

逢迎一笑金难买,小樱唇、浅蛾黛。玉环风调依然在,想花下、攀鞍态。

伫倚碧云如有待,望新月、为谁双拜。细语人不闻,微风动、罗裙带。
  


辟寒金〔迎春乐〕

六华应腊妆吴苑,小山堂、晚张燕。赏心不厌杯行缓,待月度、银河半。

缥缈郢人歌已断,归路指、玉溪南馆。谁似辟寒金,聊借与、空床暖。

  

尔汝歌〔清商怨〕
 

劳生羁宦未易处,赖醉□□□。白眼青天,忘形相尔汝。

□□□□□□,□□□、送君南浦。雪暗沧江,□□□□□。
  


□□□〔清商怨〕

扬州商女□□□,□□□□□?!跫谋庵?,江南湖北道。

津头龙祠屡□,□信指、半春前到。笑倚危樯,朝来风色好。

  


半死桐〔思越人〕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沾参蕴洗坝?,谁复挑灯夜补衣。

   注:持牌“思越人”,亦名“鹧鸪天”。
  


翦朝霞〔思越人〕

牡丹

云弄轻阴谷雨干,半垂油幕护残寒?;ぶ獬市虑?,翦刻朝霞饤露盘。

辉锦绣,掩芝兰,开元天宝盛长安。沈香亭子钩阑畔,偏得三郎带笑看。
  


避少年〔思越人〕

谁爱松陵水似天,画船听雨奈无眠。清风明月休论价,卖与愁人直几钱。

挥醉笔,扫吟笺,一时朋辈饮中仙。白头□□江湖上,袖手低回避少年。
  


□□□〔思越人〕

留落吴门□□□,□□□□□□□。扁舟更入毗陵道,却□□□□□□。

□□念,付清觞,樵青与我和沧浪。浮云□是无根物,南北东西不碍狂。
  


千叶莲〔思越人〕

闻你侬嗟我更嗟,春霜一夜扫秾华。永无清啭欺头管,赖有浓香著臂纱。

侵海角,抵天涯,行云谁为不知家。秋风想见西湖上,化出白莲千叶花。
  


第一花〔思越人〕

豆寇梢头莫漫夸。春风十里旧繁华。金楼玉蕊皆殊艳,别有倾城第一花。

青雀舫,紫云车,暗期归路指烟霞。无端却似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花想容〔武陵春〕

南国佳人推阿秀,歌醉几相逢。云想衣裳花想容,春未抵情浓。

津亭回首青楼远,帘箔更重重。今夜扁舟泪不供,犹听隔江钟。
  


□□□〔古捣练子〕

楼上鼓,转□□,□□□□□□□。思妇想无肠可断,□□□□□□□。



夜捣衣〔古捣练子〕

收锦字,下鸳机,净拂床砧夜捣衣。马上少年今健否,过瓜时见雁南归。



杵声齐〔古捣练子〕

砧面莹,杵声齐,捣就征衣泪墨题。寄到玉关应万里,戍人犹在玉关西。



夜如年〔古捣练子〕

斜月下,北风前,万杵千砧捣欲穿。不为捣衣勤不睡,破除今夜夜如年。



翦征袍〔古捣练子〕

抛练杵,傍窗纱,巧翦征袍斗出花。想见陇头长戍客,授衣时节也思家。



望书归〔古捣练子〕

边堠远,置邮稀,附与征衣衬铁衣。连夜不妨频梦见,过年惟望得书归。



醉厌厌〔南歌子〕

紫陌青丝鞚,红尘白纻衫。谁怜绣户闭香奁,分付一春心事、两眉尖。

怯冷重熏被,羞明半卷帘?;豆樾薄酢酢酢?,□□□□□□、醉厌厌。



□□□〔南歌子〕

疏雨池塘见,微风襟袖知。阴阴夏木啭黄鹂,何处飞来白鹭、立移时。

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日长偏与睡相宜,睡起芭蕉叶上、自题诗。



窗下绣〔一落索〕

 初见碧纱窗下绣,寸波频溜。错将黄晕压檀花,翠袖掩、纤纤手。

金缕一双红豆,情通色授。不应学舞爱垂杨,甚长为、春风瘦。



太平时〔八首〕


艳声歌

蜀锦尘香生袜罗,小婆娑。个侬无赖动人多,是横波。
楼角云开风卷幕,月侵河。纤纤持酒艳声歌,奈情何。


唤春愁

天与多情不自由,占风流。云闲草远絮悠悠,唤春愁。
试作小妆窥晚镜,淡蛾羞。夕阳独倚水边楼,认归舟。


花幕暗

绿绮新声隔坐闻,认殷勤。尊前为舞郁金裙,酒微醺。
月转参横花幕暗,夜初分。阳台拚作不归云,任郎瞋。


晚云高

秋尽江南叶未凋,晚云高。青山隐隐水迢迢,接亭皋。
二十四桥明月夜,弭兰桡。玉人何处教吹箫,可怜宵。


钓船归

绿净春深好染衣,际柴扉。溶溶漾漾白鸥飞,两忘机。
南去北来徒自老,故人稀。夕阳长送钓船归,鳜鱼肥。


爱孤云

闲爱孤云静爱僧,得良朋。清时有味是无能,矫聋丞。
况复早年豪纵过,病婴仍。如今痴钝似寒蝇,醉懵腾。


替人愁

风紧云轻欲变秋,雨初收。江城水路漫悠悠,带汀洲。
正是客心孤迥处,转归舟。谁家红袖倚津楼,替人愁。


梦江南

九曲池头三月三,柳毵毵。香尘扑马喷金衔,涴春衫。
苦笋鲥鱼乡味美,梦江南。阊门烟水晚风恬,落归帆。

〔太平时八首结束〕



生查子〔三首〕


愁风月

风清月正圆,信是佳时节。不会长年来,处处愁风月。
心将熏麝焦,吟伴寒虫切。欲遽就床眠,解带翻成结。


绿罗裙

东风柳陌长,闭月花房小。应念画眉人,拂镜啼新晓。
伤心南浦波,回首青门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惟芳草。


陌上郎

西津海鹘舟,径度沧江雨。双舻本无情,鸦轧如人语。
挥金陌上郎,化石山头妇。何物系君心,二岁扶床女。

〔生查子三首结束〕



卷春空〔定风波〕

墙上夭桃簌簌红,巧随轻絮入帘栊。自是芳心贪结子,翻使,惜花人恨五更风。

露萼鲜浓妆脸靓,相映,隔年情事此门中。粉面不知何处在,无奈,武陵流水卷春空。
  


凤栖梧〔三首〕


桃源行

流水长烟何缥缈,诘□□□,□逗渔舟小。夹岸桃花烂□□,□□□□□□□。

萧闲村落田畴好,避地移家,□□□□□?!酢跻笄谒凸殍?,闲边勿为他人道。


西笑吟

桃叶园林风日好,曲径珍丛,处处闻啼鸟。翠珥金丸委芳草,袜罗尘动香裙扫。

片帆乘风东流早,每话长安,引领犹西笑。离索年多故人少,江南有雁无书到。


望长安

排办张灯春事早,十二都门。物色宜新晓。金犊车轻玉骢小,拂头杨柳穿驰道。

莼羹鲈鲙非吾好,去国讴吟,半落江南调。满眼青山恨西照,长安不见令人老。

〔凤栖梧三首结束〕



木兰花〔三首〕


呈纤手

秦弦络络呈纤手,宝雁斜飞三十九。徵韶新谱日边来,倾耳吴娃惊未有。

文园老令难堪酒,蜜炬垂花知夜久。更须妩媚做腰肢,细学永丰坊畔柳。


归风便

津亭薄晚张离燕,红粉□歌持酒欢。歌声煎泪欲沾襟,酒色□□□□□。

□□会有归风便,休道相忘秋后扇?!酢酢醯止嗜诵?,惆怅故人心不见。


续渔歌

中年多办收身具,投老归来无著处。四肢安稳一渔舟,只许樵青相伴去。

沧洲大胜黄尘路,万顷月波难滓污。阿侬原是个中人,非谓鲈鱼留不住。

〔木兰花三首结束〕



踏莎行〔七首〕


惜余春

急雨收春,斜风约水,浮红涨绿鱼文起。年年游子惜余春,春归不解招游子。

留恨城隅,关情纸尾,阑干长对西曛倚。鸳鸯俱是白头时,江南渭北三千里。


题醉袖

浅黛宜颦,明波欲溜,逢迎宛似平生旧。低鬟促坐认弦声,霞觞滟滟持为寿。

浓染吟毫,偷题醉袖,寸心百意分携后。不胜风月两厌厌,年来一样伤春瘦。


阳羡歌

山秀芙蓉,溪明罨画,真游洞穴沧波下。临风慨想斩蛟灵,长桥千载犹横跨。

解组投簪,求田问舍,黄鸡白酒渔樵社。元龙非复少时豪,耳根清净功名话。


芳心苦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平阳兴

凉叶辞风,流云卷雨,寥寥夜色沈钟鼓。谁调清管度新声,有人高卧平阳坞。

草暖沧洲,潮平别浦,双凫乘雁方容与。深藏华屋锁雕笼,此生乍可输鹦鹉。


晕眉山

镜晕眉山,囊熏水麝,凝然风度长闲暇。归来定解鹔鹴裘,换时应倍骅骝价。

殢酒伤春,添香情夜,依稀待月西厢下。梨花庭院雪玲珑,微吟独倚秋千架。


思牛女

楼角参横,庭心月午,侵阶夜色凉经雨。轻罗小扇扑流萤,微云度汉思牛女。

拥髻柔情,扶肩暱语,可怜分破□□□?!酢酢酢跤屑哑?,人间底事长如许。

〔踏莎行七首结束〕



负心期〔浣溪沙〕

节物侵寻迫暮迟,可胜摇落长年悲?;厥孜搴诵说?,负心期。

惊雁失行风翦翦,冷云成阵雪垂垂。不拚尊前泥样醉,个能痴。



减字浣溪沙〔七首〕


醉中真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余春,惜春行乐莫辞频。
巧笑艳歌皆我意,恼花颠酒拚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


频载酒

金斗城南载酒频,东西飞观跨通津,漾舟聊送雨余春。

桃李趣行无算酌,桑榆收得自由身,酣歌一曲太平人。


掩萧斋

落日逢迎朱雀街,共乘青舫度秦淮,笑拈飞絮罥金钗。
洞户华灯归别馆,碧梧红药掩萧斋,顾随明月入君怀。


杨柳陌

兴庆宫池整月开,□□□□缕金鞋,后庭芳草绿缘阶。
祓禊归□杨柳陌,□□□落凤凰钗,细风抛絮入人怀。


换追风

掌上香罗六寸弓,拥容胡旋一盘中,目成心许两匆匆。
别夜可怜长共月,当时曾约换追风,草生金埒画堂空。


最多宜

半解香销扑粉肌,避风长下绛纱帷,碧琉璃水浸琼枝。
不学寿阳窥晓镜,何烦京兆画新眉,可人风调最多宜。


锦缠头

旧说山阴禊事修,漫书茧纸叙清游,吴门千载更风流。
绕郭烟花连茂苑,满船丝竹载凉州,一标争胜锦缠头。

〔减字浣溪沙七首结束〕

  


〔共7頁〕 1 2 3 4 5 6 7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