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明末〕顾炎武(亭林)诗集 <1>

  
  
  
     

顾炎武诗集

【明末】 顾炎武 Gu Yan Wu

 
卷一
 
根据原《顾亭林诗集》编校整理

  

  

  

〔共5頁〕 1 2 3 4 5 第一頁 下一頁


顾炎武简介
 
( 1613年—1682年 )
  

  

  顾炎武(1613-1682),南直隶(清改江南?。┧罩莞ド较?今江苏苏州昆山)人,本名继坤,改名绛,字忠清。明亡后,由于慕文天祥学生王炎午为人,改名炎武,字宁人,又因为一度侨居南京钟山下,所以有时自号蒋山佣,学者尊为亭林先生。是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知识渊博,志气远大,与黄宗羲、王夫之并为明末清初三大儒。
  顾炎武原为顾同应之子,曾祖顾章志。顾氏为江东望族。炎武叔祖绍芾(字德甫,号蠡源)之子同古未娶而故,同古聘妻王氏矢志守节。因此,炎武出世之后,被过继给已去世堂叔为子,由王氏抚育长大。王氏是王逑之女,知书达理,而且意志坚强、深明大义,虽然十六岁未婚守节,但“昼则纺织,夜观书至二更乃息”,独力抚养顾炎武成人,并教以忠义之节。天启六年(1626),顾炎武入县学生员,取学名继绅,攻习科举学业。十八岁至南京参加应天乡试,与同窗好友归庄加入“复社”。复社,由名士张博等人发起组织,主张革新朝政,彻底清除阉党余孽等,入社者多达数千人,是继东林而起的有政治影响力的学术团体。归顾二人个性特立耿介,“砥行立节,落落不苟于世,人以为狂”,时人号为“归奇顾怪”。顾炎武自入生员始,长达14年科举征逐未果。遂退而读书,博览群史,着手撰写《天下郡国利病书》及《肇域志》,“务质之今日所可行,而不为泥古之空言”。崇祯十六年(1643)夏,顾炎武凭捐纳成为国子监生。
  清军攻陷南京后,炎武转投义军抗清,但屡遭失败。其母王氏在兵乱中遭到清军断去右臂,绝食而亡,遗命顾炎武终身不得为清朝出力。顺治十六年(1659),炎武到山海关,凭吊古战场。晚年,始定居陕西华阴??滴跗吣?1668),陷于莱州黄培诗案,得友人营救出狱。后致力于学术研究,留心于经世致用之学,多次拒绝推荐为清廷共事。他“精力绝人,无他嗜好,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废书”??滴醵荒?1682)正月初四,在山西曲沃韩姓友人家,上马时不慎失足,随后呕吐不止,初九丑刻卒,享年七十。
  顾炎武于学术上一反宋明理学的唯心主义玄学观,而强调客观的调查研究,开一代之新风。曾提出“君子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诗文而已,所谓雕虫篆刻,亦何益哉?”并强调做学问必须先立人格:“礼义廉耻,是谓四维”,提倡“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度罩肌肪硎骸氨L煜抡?,匹夫之贱,与有责焉?!?br>
  

                子夜星网站 2014.03.03
  

  --- 相关资料 ---
   顾炎武生平概略
   顾炎武诗集篇目

   顾炎武诗文总集

 
  
  

  

大行哀诗

已下阏逢涒滩

神器无中堕,英明乃嗣兴。紫蜺迎剑灭,丹日御轮升。
景命殷王及,灵符代邸膺。天威寅降鉴,祖武肃丕承。
采垩昭王俭,盘杅象帝兢。泽能回夏暍,心似涉春冰。
世值颓风运,人多比德明。求官逢硕鼠,驭将失饥鹰。
细柳年年急,萑苻岁岁增。关门亡铁牡,路寝泄金滕。
雾起昭阳镜,风摇甲观灯。已占伊水竭,直遘𣏌天崩。
道否穷仁圣,时危恨股肱。哀同望帝化,神想白云乘。
祕识归新野,群心望有仍。小臣王室泪,无路望桥陵。

  【原集注】
  《太玄经》:紫霓矞云朋围日?! 赌印罚阂⑺从硖牢奈渲?,书
于竹帛,镂之金石,琢之盘盂。后汉书崔駰传作“杅”。汉书五行志:木
沴金。成帝元延元年正月,长安章城门门牡自亡;函谷关次门牡亦自亡。
师古曰:牡,所以下闭者也,以铁为之。
  庾信《哀江南赋·序》:袁安之每念王室,自然流涕。


千官[二首]

其一

武帝求仙一上天,茂陵遗事只虚传。千官白服皆臣子,孰似苏生北海边?

其二

一旦传烽到法宫,罢朝辞庙亦匆匆。御衣即有丹书字,不是当年嵇侍中。


感事[七首]

其一

日角膺符早,天枝主鬯临。安危宗社计,拥立大臣心。
旧国仍三亳,多方有二斟。汉灾当百六,人未息讴吟。

其二

缟素称先帝,春秋大复雠。告天传玉岫,哭庙见诸侯。
诏令屯雷动,恩波解泽流。须知六军出,一扫定神州。

其三

上宰承王命,专征指大江。出关收汉卒,分陕寄周邦。
日气生玄甲,云祥下赤幢。登坛推大将,国士定无双。

其四

尚录文侯命,深虞雒邑东。千秋悬国耻,一旦表军功。
蹋鞠追名将,乘轩比上公。君王多倚托,先与赋彤弓。

  【原集注】
  苏子瞻《书传》曰:予读文侯之命篇,知东周之不复兴也。宗国倾
覆,祸败极矣。平王宜若卫文公、越勾践然。今其书乃旋旋焉与平康之
世无异?!洞呵锎吩唬豪魍踔?,诸侯释位以间王政,宣王有志而后
效官,读文侯之命,知平王之无志也?! 妒芳恰ゆ羝锎罚浩湓谌?br> 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骠骑尚穿域蹋鞠?! 洞呵锎罚何滥渥永?br> 聘,公与之宴,为赋湛露及彤弓,不辞,又不答赋。

其五

清跸郊宫寂,春游苑蘌荒。陵边屯牧马,阙下驻贤王。
紫塞连玄菟,黄河界白羊。舆图犹在眼,涕泪已沾裳。

  【原集注】
  《史记·刘敬传》:白羊楼烦王去长安,近者七百里,轻骑一日一
夕可以至。

其六

传闻阿骨打,今已入燕山。毳幕诸陵下,狼烟六郡间。
边军严不发,驿使去空还。一上江楼望,黄河是玉关。

其七

自昔南朝地,常称北府雄。六军多垒日,万国鼓鞞中。
听律音非吉,焚旗火乍红??治帕醯盥?,父老泣江东。

  【原诗句中夹注】
  “恐闻刘殿乱,父老泣江东”:六月壬午督师,标下兵与浙江兵哄
于镇江西门外,焚民居数百家。

  【原集注】
  《周礼》:大师执同律以听军声,而诏吉凶。左传:僖十五年,火
焚其旗?!锻ぬ扑嘧诩汀罚喊彩分?,兵不及江淮;及刘展反,田
神功讨平之,其民始罹荼毒矣。


京口即事[二首]

已下旃蒙作噩

其一

白羽出扬州,黄旗下石头。六只归雁落,千里射蛟浮。
河上三军合,神京一战收。祖生多意气,击楫正中流。

其二

大将临江日,中原望捷时。两河通诏旨,三辅急王师。
转战收铜马,还兵饮月支。从军无限乐,早赋仲宣诗。

  【原集注】
  《宋史·李纲传》:请于河北置招抚司,河东置经制司,择有材略
者为之使,宣谕天子恩德,所以不忍弃两河于敌国之意。后汉书光武纪:
击铜马于鄡,悉将降人分配诸将,众遂数十万。


京阙篇

王气开江甸,山河拱旧京。德过瀍水卜,运属阪泉征。
赤县疏封阔,黄图映日明。秩犹分汉尹,烝尚荐周牲。
阙道纡金辂,郊宫伫翠旌。山陵东掖近,府寺后湖清。
国运方多难,天心会一更。神州疑逐鹿,率土骇奔鲸。
虢略旗初仆,函关鼓不鸣。遂令缠大角,无复扫欃枪。
合殿焚丹户,金域落画甍。衔哀遗梓椑,泣血贯宗祊。
倾否时须圣,扶屯理必亨。望云看五采,候纬得先赢。
渡水收萍实,占龟兆大横。旧邦回帝省,耆俊式王祯。
历是周王月,田踰夏一成。雅应歌吉日,民喜复盘庚。
毓德生维岳,分猷降昴精。朝称元老壮,国有丈人贞。
密切营三辅,恢弘顿八纮。塘周淮口栅,山绕石头城。
未荡封豨使,仍遗穴鼠争。师从甘野誓,人杂渭滨耕。
四冢悬蚩戮,千刀待莽烹。柳青依玉勒,花发韵金钲。
黄石传三略,条侯总七营?;⑼匪0?,猿臂一弓騂。
会见妖氛净,旋闻阸塞平。载櫜归武烈,伊淢筑文声。
礼洽封山玉,音谐降凤笙。配天归旧物,复国纪鸿名。
晓集仙庭鹭,春迁大谷莺。尊师先太学,纳诲必延英。
侧席推干鼎,回车载钓璜。在阴来鹤和,刻石起鱼铿。
念昔抡科日,三陪荐士行。帝乡秋惝怳,天阙岁峥嵘。
赋客余枚叟,文才后贾生。饮泉随渴鹿,攀径落危鼪。
再见东都礼,尤深上国情。百僚方劝进,父老尽来迎。
宿卫皆勋旧,干掫并禁兵。乾坤恩泽大,雷雨气机盈。
草绿西州晚,云彤北阙晴。法宫瞻斗柄,别馆望金茎。
玉帛涂山会,车书雒邑程。海槎天上隔,阳卉日边荣。
对策犹年少,尊王志独诚。小臣摇彩笔,几欲拟张衡。

  【原集注】
  《史记·天官书》:大角者,天王帝廷。杜子美诗:大角缠兵气。
  颜延之《皇太子释奠》诗:时屯必亨,运蒙则正?! 短剖椤罚核宕?br> 业十三年六月,镇星赢而旅于参。参,唐星也。李淳风曰:镇星主福,未
当居而居所宿,国吉。书文侯之命:罔或耆寿俊在厥服?! 妒芳恰ひ蟊?br> 记》: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
  《建康志》:栅塘在秦淮上,通古运渎?! 妒德肌纷ⅲ何馐奔谢戳?br> 栅,号栅塘。梁天监九年新作,缘淮塘北岸,起石头,迄东冶;南岸起后
渚篱门,迄三桥,作两重栅,皆施行马?! 痘世馈吩唬候坑融T诙娇?br> 寿张县阚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入如匹绛帛,民名为蚩
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巨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
于涿鹿之野,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骸ば炝暝谄胗胙钇蜕涫椋?br> 四冢磔蚩尤,千刀剸王莽?!×涸邸斗盐淳彩龌场肥航痤墼箱竟?。
  刘敬叔《异苑》曰:晋武帝时,吴郡临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无声,
以问张华,华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鱼形,扣之则鸣?!庇谑侨缪?,声
闻数十里?!“喙獭抖几场罚悍⒕ㄓ?,铿华钟?!”铡段韬赘场罚核?br> 峥嵘而愁暮。


金陵杂诗[五首]

其一

江月悬孤影,还窥李白楼。诗人长不作,千载尚风流。
坞壁三山古,池台六代幽。长安佳丽日,梦绕帝王州。

其二

春雨收山半,江天出翠层。重闻百五日,遥祭十三陵。
祝版书孙子,祠官走令丞。西京遗庙在,洒扫及冬烝。

其三

天居宜壮丽,考室自宣王。地即周瀍石,规因汉未央。
水衡存物力,司隶识朝章。父老多垂涕,还思祖德长。

其四

正殿虚椒寢,苍生望母仪。国风思窈窕,小雅梦熊罴。
中使频传勅,台臣早进规。愿闻姜后戒,仍及会朝时。

  【原集注】
  《汉书·杜钦传》:佩玉宴鸣,关睢叹之,知好色之伐性短年,天
下将蒙化,陵夷而成俗也。故咏淑女,几以配上?! 读信ぶ苄?br> 后》:贤而有德,宣王尝早卧而晏起,后夫人不出于房。姜后既出,乃
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言于王。王复姜后而勤于政事,早朝晏
退,继文武之迹,兴周室之业?! 妒罚夯崆夜橐?,无庶予子憎。

其五

记得尚书巷,于今六十年。功名存驾部,俎豆托朝天。
树向乌衣直,门临白水偏。侍郎遗石在,过此一凄然。

  【原诗句中夹注】
  “记得尚书巷”:先兵部侍郎府君官舍所在。
  “功名存驾部”:先公疏船甲事:得请为南京百年之利。事载船政新
书。
  “俎豆托朝天”:有祠在朝天宫。

  【原集注】
  古乐府《青溪小姑曲》:开门白水,侧近桥梁?! 短剖椤罚貉υ?br> 为中书舍人、弘文馆学士,兼修国史。中书省有一盘石,元超祖父道衡为
内史侍郎,尝据而草制,元超每见此石,未尝不泫然流涕。


千里

千里吴封大,三州震泽通。戈矛连海外,文檄动江东。
王子新开邸,将军旧总戎。登坛多慷慨,谁复似臧洪?

  【原集注】
  《后汉书·臧洪传》:陈留太守张邈与诸牧守大会酸枣,设坛场,将
盟,既而更相辞让,莫敢先登,咸共推洪。洪乃摄衣升坛,操血而盟,辞
气慷慨,闻其言者无不激扬。


秋山[二首]

其一

秋山复秋山,秋雨连山殷。昨日战江口,今日战山边。
已闻右甄溃,复见左拒残。旌旗埋地中,梯冲舞城端。
一朝长平败,伏尸遍冈峦。北去三百舸,舸舸好红颜。
吴口拥橐駞,鸣笳入燕关。昔时鄢郢人,犹在城南间。

  【原集注】
  《汉书·李陵传》于是尽斩旌旗经珍宝埋地中?! 督椤つ饺莩?br> 记》:使送吴口千人?! 墩焦摺罚河好潘韭砦狡胪踉唬痕驰蠓虿?br> 欲为秦,而在城南下者以百数。

其二

秋山复秋水,秋花红未已。烈风吹山冈,燐火来城市。
天狗下巫门,白虹属车尘??闪吃障?,一旦生荆杞。
归元贤大夫,断脰良家子。楚人固焚麋,庶几歆旧祀。
句践栖山中,国人能致死。叹息思古人,存亡自今始。

  【原集注】
  《左传》:定五年,吴师居穈,子期将焚之,子西曰:“父兄亲暴骨
焉,不能收,又焚之不可?!弊悠谠唬骸肮鲆?,死者若有知也,可以歆
旧祀,岂惮焚之?!狈僦终?。


表哀诗

  晋孙绰作表哀诗,其序曰:余以薄祜,夙遭闵凶,天覆既沦,俯凭坤
厚,岂悟一朝,复见孤弃。不胜哀号,作诗一首。敢冒谅闇之讥,以申罔
极之痛。

黾勉三迁久,间关百战深。生惭毛义檄,死痛子舆衾。
荻字书犹记,斑衣舞尚寻。凄其天步蹙,荏苒岁华侵。
密叶凋秋气,贞柯落夜阴。国书公父训,女史大家箴。
未已还闾望,仍留恤纬心。霜催临穴旐,风送隔邻砧。
白鹤非新表,青鸟即旧林。欲求防墓处,戈甲满江浔。

  【原集注】
  《列女传》:王孙贾母言:女莫出而不还,则吾倚闾而望。女今事
王,王出走,女不知其处,女尚何归。


闻诏

闻道今一辈子,中兴自福州。二京皆望幸,四海愿同仇。
灭虏须名将,尊王仗列侯。殊方传尺一,不觉泪频流。


十二月十九日奉先妣藁葬

娄县百里内,牧骑过如织。土人每夜行,冬深月初黑。
扶柩已南来,幸至先人域。合葬亦其时,仓卒未可得。
停车就道右,予也闻日食?;昶且雷婵?,即此幽宫侧。
三年卜天道,墓槚茂以直。黾勉臣子心,有怀亦焉极。
悲风下高原,父老为哀恻。其旁可万家,此意无人识。

  【原集注】
  《礼记·曾子问》:孔子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
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p>


上吴侍郎晹

烽火临瓜步,銮舆去石头。蕃文来督府,降表送苏州。
杀戮神人哭,腥汙郡邑愁。依山成斗寨,保水得环洲。
国士推司马,戎韬冠列侯。量从黄钺陈,计用白衣舟。
曹沫提刀日,田单仗锸秋。春旗吴苑出,夜火越江浮。
作气须先鼓,争雄必上游。军声天外落,地势掌中收。
征虏投壶暇,东山赌墅优。莫轻言一战,上客有良谋。


延平使至

已下柔兆阉茂

春风一夕动三山,使者持旌出汉关。万里干戈传御札,十行书字识天颜。
身留绝塞援枹伍,梦在行朝执戟班。一听纶言同感激,收京遥待翠华还。


海上[四首]

其一

日入空山海气侵,秋光千里自登临。十年天地干戈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水涌神山来白鸟,云浮仙阙见黄金。此中何处无人世,只恐难酬烈士心。

其二

满地关河一望哀,彻天烽火照胥台。名王白马江东去,故国降幡海上来。
秦望云空阳鸟散,冶山天远朔风回。楼船见说军容盛,左次犹虚授钺才。

  【原集注】
  《隋书·五行志》:梁大同中,童谣曰:“青丝白马寿阳来?!逼?br> 后侯景破丹阳,乘白马,以青丝为羁勒。

其三

南营乍浦北南沙,终古提封属汉家。万里风烟通日本,一军旗鼓向天涯。
楼船已奉征蛮敕,博望空乘泛海槎。愁绝王师看不到,寒涛东起日西斜。

  【原诗句中夹注】
  “一军旗鼓向天涯”:去夏诚国公刘孔昭自福山入海。

其四

长看白日下芜城,又见孤云海上生。感慨河山追失计,艰难戎马发深情。
埋轮拗镞周千亩,蔓草枯杨汉二京。今日大梁非旧国,夷门愁杀老侯赢。

  【原集注】
  《楚辞·九歌》:埋两轮兮絷四马?! 段剧宰印罚恨质刚勖?。


不去[三首]

其一

不去围城拥短辕,栖栖犹自向平原。此心未忍轻三晋,愿见辛垣尽一言。

其二

落日江津送伍员,秋风垅上别徐君。偶来圯下逢黄石,便到山中卧白云。

其三

欲投海岛问田横,却恨三齐路不平。记作安平门下客,当时曾见火牛兵。


赋得老鹤万里心用心字

何来千岁鹤,忽下九皋音。一自来凡境,摧颓已至今。
临风时独舞,警露亦长吟。乍识人民异,还悲岁月侵。
早寒江上笛,秋急戍楼砧。木落空依沼,云多失旧林。
三株天外冷,甲子世间深。尚想蓬莱晓,终思弱水阴。
神州迷再举,碧落杳千寻。多少乘轩者,知同一寸心。

  【原集注】
  《埤雅》:鹤性警,至八月,白露降,流于草木上,点滴有声,因
即高鸣相警,移徙所宿处,虑有变害也?! 冻恰は摹罚夯起乐?br> 举兮知山川之纡曲,再举兮知天地之圆方。


赠顾推官咸正

已下彊圉大渊献

上郡天北门,一垣接羌氐。当年关中陷,九野横虹霓。
日光不到地,哭帝苍山蹊。君持苏生节,冒死决蒺藜。
挥刀斩贼徒,一炬看燃脐。东虞势薄天,少梁色悲凄。
遂从黄冠归,间关策青驴。岂知杲卿血,已化哀猿啼。
未敢痛家雠,所念除鲸鲵。有怀托桑榆,焉得岩下栖。
便蹴刘司空,夜舞愁荒鸡。春水湿楼船,湖上闻钲鼙。
勾吴古下国,难与秦风齐。却望殽潼间,山高别马嘶。
天子哀忠臣,临轩降紫泥。高景既分符,汾阴亦执珪。
如君俊拔才,久宜侍金闺?;嵝胂粗性?,指顾安黔黎。

  【原诗句中夹注】
  “岂知杲卿血,已化哀猿啼”:弟钱塘知县咸建 。
  【原集注】
  颜延之《和谢监灵运》诗:谒帝苍山蹊?!『骸す馕洹洞头胍熠?br> 曰: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逗菏椤罚褐芸了儡?,乃拜其弟昌
为御史大夫,后以功封汾阴侯??磷映?,以父死事封高景侯。


大汉行

大汉传世十二叶,祚移王莽由居摄。黎元愁苦盗贼生,次第诸刘兴宛叶。
一时并起实仓皇,国计人心多未协。新市将军惮伯升,遂令三辅重焚劫。
指挥百二归萧王,一统山河成帝业。吁嗟帝王不可图,长安天子今东都。
隗王白帝何为乎?扶风马生真丈夫。

  【原集注】
  《汉书·贾谊传》:高皇帝与诸公并起。师古曰:并,音步鼎反。


义士行

饮此一杯酒,浩然思古人。自来三晋多义士,程婴公孙杵臼无其伦。下
宫之难何仓卒,宾客衣冠非旧日。袴中孤儿未可知,十五年后当何时?
有如不幸先朝露,此恨悠悠谁与诉?一心立赵事竟成,存亡死生非所顾。
呜呼!赵朔之客真奇特,人主之尊或不能得,独有人兮长叹空山侧。

  【注】程婴、公孙杵臼,皆晋国大将赵朔门客,以营救赵氏孤儿被
称为义士。


秦皇行

秦肉六国啖神州,六国之士皆秦雠。剑一发,亡荆轲;筑再举,诛渐离。
博浪沙中中副车,仓海神人无奈何。自言王者定不死,岂知天意亡秦却
在此!陨石化,山鬼言,天意茫茫安可论。扶苏未出监上郡,始皇不死
雠人刃。

  【原集注】
  扬子《法言》:始皇方斧,将相方刀,六国方木,将相方肉。
  《汉书·张良传》:东见仓海君。晋灼曰:海神也。


墟里

昔有周大夫,愀然过墟里。时序已三迁,沉忧念方始。
乃知臣子心,无可别离此。自经板荡余,一再见桃李。
春秋相代嬗,激疾不可止??伤暝氯?,人事亦转徙。
古制存练祥,变哀固其理。送终有时既,长恨无穷已。
岂有西向身,未昧王裒旨。眷言托风人,言尽愁不弭。

  【原集注】
  杨恽《报孙会宗书》:君父,至尊亲也,送其终也,有时而既。


塞下曲[二首]

其一

赵信城边雪化尘,纥干山下雀呼春。即今三月莺花满,长作江南梦里人。

  【原集注】
  《史记·卫将军骠骑传》:遂至置颜山赵信城?! 段宕な房苎?br> 卿传》:纥干山头冻死雀,何不飞去生处乐。
  梁·邱迟《与陈伯之书》: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
乱飞。

其二

一从都尉生降去,夜夜魂随塞雁芦。陛下宽仁多不杀,可能生入玉门无?

  【原集注】
  《史记》:柴将军遗韩王信书曰:“陛下宽仁,诸侯虽有畔亡,而
复归辄复故位号,不诛也?!?/p>


海上行

大海天之东,其处有黄金之宫,上界帝子居其中。欲往从之,水波雷骇;
几望见之,以风为解。徐福至彼,止王不来。至今海上人,时见城郭高
崔嵬。鼋鼍喷沫,声如宫商。日月经之,以为光明?;蜓杂芯抻?,身如
十洲长,几化为龙不可当,一旦失水愁徬徨。北冥之鲲,有耶无耶?又
言海中之枣大如瓜,枣不实,空开花。但见鲸鱼出没,凿齿磨牙。昔时
童男女,一去不回家。东浮大海难复难,不如归去持鱼竿。

  【原集注】
  《史记·大宛传赞》: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
  《晏子春秋》:景公问晏子曰:“东海之中,有枣华而不实?!?/p>


哭杨主事

吴下多经儒,杨君实宗匠。方其对策时,已负人伦望。
未得侍承明,西京俄沦丧。五马遂南来,汪黄位丞相。
几同陈东狱,幸遇明主放。牧马饮江南,真龙起芒砀。
首献大横占,并奏北边状。是日天颜回,喜气浮彩仗。
御笔授二官,天墨春俱盎。鱼丽笠泽兵,乌合松陵将。
灭迹遂躬耕,犹为义声唱。松江再蹉跌,搜伏穷千嶂。
竟入南冠囚,一死神慨慷。往秋夜中论,指事并吁怅。
我慕凌御史,仓卒当绝吭。齐蠋与楚龚,相期各风尚。
君今果不食,天日情已谅。陨首芦墟村,喷血胥门浪。
唯有大节存,亦足酬帝贶。洒涕见羊昙,停毫默凄怆。
他日大鸟来,同会华阴葬。

  【原诗句中夹注】
  “首献大横占,并奏北边状”:手韶曰:朕甚感杨廷枢之占卦。
  “御笔授二官,天墨春俱盎”:擢兵部主事兼监察御史。
  “我慕凌御史”:凌駉。
  【注】原钞本题作“哭杨主事廷枢”。


推官二子执后欲为之经营而未得也而二子死矣[二首]

其一

生来一诺比黄金,那肯风尘负此心。不是白登诗未解,菲才端自愧卢谌。

  【原集注】
  《晋书》:刘琨作诗赠别驾卢谌引鸿门、白登之事,用以喻意。谌
素无奇略,以常词酬和,殊乖琨心。

其二

苍黄一夜出城门,白刃如霜日色昏。欲告家中卖黄犊,松江江上去招魂。

  【原集注】
  古乐府《平陵东》:归告我家卖黄犊。


淄川行

张伯松,巧为奏,大纛高牙拥前后。罢将印,归里中,东国有兵鼓逢逢。
鼓逢逢,旗猎猎,淄川城下围三匝。围三匝,开城门,取汝一头谢元元。

  【原集注】
  《汉书·王莽传》:张竦为刘嘉作奏,请灭安众侯崇,莽封嘉为师
礼侯,嘉子七人皆赐爵关内侯。又封竦为淑德侯。长安为之语曰:欲求
封,过张伯松;力战门,不如巧为奏。


哭顾推官

推官吾父行,世远亡谱系。及乎上郡还,始结同盟契。
崎岖鞭弭间,周旋仅一岁。痛自京师沦,王纲亦陵替。
人怀分土心,欲论纵横势。与君共三人,独奉南阳帝。
誓麾白羽扇,一扫天日翳。君才本恢宏,阔略人事细。
一疏入人手,几堕猾虏睨。乃有汉将隙,因掉三寸说。
主帅非其人,大事复不济。君来就茅屋,问我驾所税?
幸有江上舟,请鼓铃下枻!别去近一旬,君行尚留滞。
二子各英姿,文才比兰桂。身危更藏亡,并命一朝毙。
巢卵理必连,事乃在眉眥。一身更前却,欲听华亭唳。
我时亦出亡,闻此辄投袂。扁舟来劝君:行矣不再计!
惊弦鸟不飞,困网鱼难逝。旦日追吏来,君遂见囚系。
槛车赴白门,忠孝辞色厉。竟作戎首论,卒践捐生誓。
仓皇石头骨,未从九原瘞。父子兄弟间,五人死相继。
呜呼三吴中,巍然一门第。尚有五岁孙,伏匿苍山际。
门人莫将燮,行客挥哀涕。群情佇收京,恩恤延后世。
归丧琅琊冢,诏策中牢祭。后死愧子源,徘徊哭江裔。
他日修史书,犹能著凡例。

  【原集注】
  《通鉴》:庾冰奔会稽,至浙江,苏峻购之甚急。吴铃下卒引冰入
船,以籧篨覆之,吟啸鼓枻,泝流而去?! 逗蠛菏椤だ罟檀罚好派?br> 王成将燮乘江东下?! 斗〈罚黑≈械芟淌章∩?,太中大夫护送
丧事,诏告琅邪作冢。


哭陈太仆

陈君鼌贾才,文采华王国。早读兵家流,千古在胸臆。
初仕越州理,一矢下山贼。南渡侍省垣,上疏亦切直。
告归松江上,歘见牧马逼。拜表至福京,愿请三吴敕。
诏使护诸将,加以太仆职。遂与章邯书,资其反正力。
几事一不中,反覆天地黑。呜呼君盛年,海内半相识。
魏齐亡命时,信陵有难色。事急始见求,栖身各荆棘。
君来别浦南,我去荒山北。柴门日夜扃,有妇当机织。
未知客何人,仓卒具粝食。一宿遂登舟,徘徊玉山侧。
有翼不高飞,终为罻罗得。耻为南冠囚,竟从彭咸则。
尚愧虞卿心,负此一凄恻。复多季布柔,晦迹能自匿。
酹酒作哀辞,悲来气哽塞。

  【原诗句中夹注】
  “复多季布柔,晦迹能自匿”:君出亡时,尚仆从三四人,服用如
平日。
  【原集注】《史记·季布传》:诸公皆多季布能摧刚为柔。
  【注】原钞本题作“哭陈太仆子龙”。


十月二十日奉先妣葬于先曾祖兵部侍郎公墓之左

  先考葬祖墓左四十年,其左有池,形家或言兆有水,是岁将合葬我
母,三族皆为炎武难之。炎武念先妣之治命,不可以不合葬;而四十年
之藏,又不可以迁;万一有水,又不可以径情而遂葬,迟回者久之。及
启圹,竟无水;讫事,无风雨。昔重光大荒落之岁,葬先王父,既祖奠,
火作于门,里人救之,遂熄。念吾先人积德累仁,固不当有水火之菑、
阴阳之咎,而不孝一人所遇之不幸如此,天之不遂弃之而曲全之又如此,
是可以忘先人之志哉!

王季之墓见水齧,宣尼封防遭甚雨,我今何幸独不然,或者苍天照愁苦。
昔我先臣葬于此,神宗皇帝赐之墓一区。六十年间事反覆,到今陵谷青
模糊。止存松楸八百树,夜夜宿乌还相呼。行人指点侍郎家,戍卒不敢
来樵苏。乃知天朝恩宠大,易世犹与凡人殊。天道回旋改寒燠,公侯子
孙久必复。岁月日时共五行,前冈后舍分昭穆?;侍煜录甲有模夯啡?br> 百里无相侵。先皇弓剑桥山岑,山多虎豹江水深,欲去复止长哀吟。

  【原诗句中夹注】
  “岁月日时共五行”:先公葬亦以岁丁亥,月辛亥,日丁亥,时辛
亥。
  【原集注】
  《国语》:越王命环会稽三百里以为范蠡地,曰:“后世子孙有敢
侵蠡之地者,使无终,没于越国,皇天后土、四乡地主正之?!?/p>


墓后结庐三楹作

伟元居城阳,简之在丹徒,古人庐墓有至意,独我未得心烦纡。东西南
北亦人子,岂知天路还崎岖。奋矛跃马一到此,营地半亩先人隅。筑室
三楹户南向,前对日月开规模。旧栽松树无触鹿,惟有老柏衔悲枯。忆
昔曾蒙至尊诏,共姜名字悬三吴。至今东平冢上木,枝枝西靡朝皇都。
尔来天地春意绝,不见君父重呜呼。一身去国无所泊,类此鸿雁三秋徂。
阴风怒号白日孤,吁嗟此室千年俱!

  【原集注】
  《晋书》:殷仲堪为桓玄所害,子简之葬于丹徒,遂居墓侧。后率
私僮客随义军蹑桓玄,玄死,简之食其肉?! 段菏椤罚焊涤莱⒌潜壁?br> 山,奋矟跃马,回旋瞻望,有终焉之志。遂买左右地数顷,遗敕子叔伟
曰:“此吾之永宅也?!苯椋盒碜斡谀顾兄菜砂?,亘五六里。时有
鹿犯其松栽,孜悲叹曰:“鹿独不念我乎?”明日,忽见鹿为猛兽所杀。
  《旧唐书·褚无量传》:丁忧,庐于墓侧,其所植松柏,有鹿犯之,
无量泣而言曰:“山中众草不少,何忍犯吾先茔树哉!”因通夕守护。
俄有群鹿驯狎不复侵害?! 督椤罚和踬龀V聊顾拾乇?,涕泪著
树,树为之枯。


精卫

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心,衔木到终古。
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呜呼!君不见西山衔木众鸟多,鹊来燕去自成窠。


吴兴行赠归高士祚明

北风十二月,游子向吴兴。榜人问何之,不言但沾膺。三年干戈暗乡国,
有兄不得归茔域。高堂有母儿一人,负米百里伤哉仅见。此来海虞两月
日,裁得白金可半镒。归来入门不暇餐,直走山下求兄棺。湖中雪满七
十峰,江山对君凝愁容。冬尽月向晦,慈亲倚门待。果见兄骨归,心悲
又以喜。如君节行真古人,一门内外唯孤身。出营甘旨入奉母,崎岖州
里良苦辛。君向余太息,此事不足言。遥望天寿山,犹在浮云间。长叹
未及往,尘沙没中原。神州已陆沉,菽水难为计。岂无季孙粟,义不当
人惠。世无汉高帝,饿杀韩王孙。宁受少年侮,不感漂母恩。时人未识
男儿面,如君安得长贫贱。读书万卷佐帝王,传檄一纸定四方。拜扫十
八陵,还归奉高堂。穷冬积阴天地闭,知君唯有袁安雪。

  【原集注】
  《世说》:王悦之少厉清操,为吏部郎。时邻省有会同者遗之饼一
瓯,辞不受,曰:“所费诚复小小,然少来不欲当人之惠?!?/p>


赋得越鸟巢南枝用枝字

已下著雍困敦

微物生南国,深情系一枝。寒风群拉沓,落日羽差池。
绕树飞初急,寻柯宿转迟。悬冰惊趾滑,集霰怯巢危。
路入关河夜,思萦岭峤时。山川知夙性,天地识恩私。
向日心常在,随阳愿未亏。寄言幽谷友,勿负上林期。


赋得江介多悲风用风字

素节乘云梦,清秋下渚宫。哀音生地籁,激楚入天风。
落雁过山急,寒蝉抱树空。伤心千里目,愁绝百年中。
郢路原依北,江关久向东。有人宗国泪,何地洒孤忠。

  【原集注】
  《华阳国志》:巴、楚相攻伐,故置江关、阳关?! 逗蠛菏椤め?br> 彭传》:公孙述遣将乘枋箄下江关。


拟唐人五言八韵[六首]

其一·申包胥乞师

辰尾垂天谪,亡人惎寇兵。舟师通大别,猎火照方城。
九县长蛇据,三关凿齿横。君王亲草莽,微命托宗祊。
彳亍终南近,间关绕霤平。张旜非聘客,蹑屩一书生。
雀立庭柯瞑,猿啼夜柝惊。秦车今已出,誓死必存荆。

  【原集注】
  《汉书·王莽传》:绕溜之固,南当荆、楚。服虔曰:绕溜,隘险
之道。师古曰:谓之绕溜者,言四面阸塞,其道屈曲,溪谷之水,回绕
而溜也。其处即今之商州界七盘十二绕是也?! 兑抢瘛て咐瘛罚杭熬?,
张旜?!≌焦撸浩呷斩∏赝踔?,雀立不转,昼吟宵哭。

其二·高渐离击筑

神州移水德,故鼎去山东。断霓夫人剑,残烟郭隗宫。
身留烈士后,?;焓卸?。改服心弥苦,知音耳自通。
沉沦余技艺,慷慨本英雄。壮节悲迟晚,羁魂迫固穷。
一吟辽海怨,再奏蓟丘风。不复荆卿和,哀哉六国空。

其三·班定远投笔

少小平陵县,萧然一布衣。读书传父业,握管上皇畿。
太乙藜初降,兰台露未晞。生涯凭笔札,甘旨为兹闱。
忽见天弧动,聊将电铗挥。于阗迎辔靷,疏勒候旌旗。
冻碛军营转,秋山捷奏飞。封侯来万里,老见锦衣归。

  【原集注】
  《本传》:尝为官佣书,行诣相者,曰:“祭酒,
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侯万里之外?!?/p>

其四·诸葛丞相渡泸

火山横日幕,铜涧亘天徼。乱树云南国,交绳僰外桥。
枕戈穿偪仄,带甲上岧峣。地汁生淫雾,流烟入斗杓。
七擒依算略,一战定蛮苗。信洽炎荒永,恩宣益部遥。
深思危大业,隆眷切先朝。更有亲贤表,宫廷告百僚。

  【原集注】
  《汉书·佞幸传》注:师古曰:东北谓之塞,西南谓之徼。
  《五经通义》:阴乱则为雾,从地汁也?! 冻恰ご笳小罚何碛?br> 霪霪,白皓胶只。

其五·祖豫州闻鸡

万国秋声静,三河夜色寒。星临沙树白。月下戍楼残。
击柝行初转,提戈梦未安。沈几通物表,高响入云端。
岂足占时运,要须振羽翰。风尘怀抚剑,天地一征鞍。
失旦何年补,先鸣意独难。函关犹未出,千里路漫漫。

  【原集注】
  《吴志·周瑜传》:使失旦之鸡,复得一鸣?! 蹲蟠罚合宥?br> 一年,州绰曰:“臣不敏,平阴之役,先二子鸣?!?/p>

其六·陶彭泽归里

结驷非吾愿,躬耕力尚堪。咄嗟聊绾绶,去矣便投簪。
望积庐山雪,行深渡口岚。芟松初作径,荫柳乍成庵。
甕盎连朝浊,壶觞永日酣。秋篱寻菊蕊,春箔理桑蚕。
旧德陈先祖,遗书付五男。因多文义友,相与卜村南。


常熟县耿侯橘水利书

神庙之中年,天下方全盛。其时多贤侯,精心在农政。
耿侯天才高,尤辨水土性。县北枕大江,东下沧溟劲。
水利久不修,累岁烦雩禜。疏凿赖侯勤,指顾川原定。
百室满仓箱,子女时昏聘。洋洋河渠议,欲垂来者听。
三季饶凶荒,庶徵频隔并。谁能念遗黎,百里嗟悬磬,
况多锋镝惊,早夜常奔迸。上帝哀惸嫠,天行当反正。
必有康食年,河洛待明圣。自非经界明,民业安得静?
愿作劝农官,巡行比陈靖。畎浍遍中原,粒食诒百姓。

  【原集注】
  《后汉书·陈忠传》:天心未得,隔并屡臻。注:“隔并,谓水旱
不节也?!薄∩惺樵唬阂患感?,一极无凶。并音必性反。郎顗传:岁
无隔并,大平可待?!∈芳遣淘蟠壕隽掩淠?,以静生民之业而一其俗。
  《宋史·食货志》:至道二年,太常博士直史馆陈靖,上言农田事,
以靖为京西劝农使。按行陈、许、蔡、颍、襄、邓、唐、汝等州,劝民
垦田。


偶来

偶来湖上已三秋,便可栖迟老一丘。赤米白盐犹自足,青山绿野故无求。
柴车向夕逢元亮,款段乘春遇少游。鸟兽同群终不忍,辙环非是为身谋。


浯溪碑歌

  万历元年,先曾祖官广西按察副使,道浯溪,得唐元次山中兴颂石
本以归。为颜鲁公笔,字大径六七寸。历世三四,此碑独传之不肖。岁
旃蒙作噩,命工装潢为册,工人不知碑自左方起,而以年月先之,遂倒
盭不可读。方谋重装,而兵乱工死,不复问者三年。碑固在旧识杨生所,
一旦为余重装以来,则文从字顺,焕然一新。有感于先公之旧物不在他
人,而特属之嗣人之稍知大义者,又经兵火而不失,且待时而乃成,夫
物固有不偶然者也。为之作歌。

昔在唐天宝,禄山反范阳。天子狩蜀郡,贼兵入西京。
肃宗起灵武,国势重恢张。二载收长安,銮舆迎上皇。
小臣有元结,作诗颂大唐。欲令一代典,风烈追宣光。
真卿作大字,笔法名天下。磨厓勒斯文,神理遗来者。
书过泗亭碑,文匹淮夷雅。留此系人心,枝撑正中夏。
先公循良吏,海内推名德。驱马复悠悠,分符指南极。
遐眺道州祠,流览浯溪侧。如见古忠臣,精灵感行色。
匪烦兼两载,不用金玉装。携此一纸书,存之贮青箱。
以示后世人,高山与景行。天运有平陂,名迹更存亡。
宝弓得隄下,大贝归西房。旧物犹生怜,何况土与疆。
却念蒸湘间,牧骑已如林。西南天地窄,零桂山水深。
岣嵝大禹迹,万木生秋队。一峰号回礁,朔气焉得侵。
恐此浯厓文,苔藓不可寻。藏之箧笥中,宝之过南金。
此物何足贵,足在臣子心。援笔为长歌,以续中唐音。

  【原集注】
  《后汉书·吴佑传》:此书若成,则载之兼两。
  《谷梁传》定九年:得宝玉大弓。恶得之?得之堤下。


寄薛开府寀

君与杨主事同隐邓尉山,并被获,或曰僧也,免之,遂归常州。

别君二载余,无从问君处。苍苍大泽云,漠漠西山路。
神物定不辱,精英夜飞去。只有延陵心,尚挂姑苏树。
他日过吴门,为招烈士魂。燕丹宾客尽,独有渐离存。

  【原集注】
  张协《七命》:或驰名倾秦,或夜飞去吴。
  李善注引《越绝书》:阖庐无道,湛卢之剑去之入楚。


将远行作

去秋闚东溟,今冬浮五湖。长叹天地间,人区日榛芜。
出门多蛇虎,局促守一隅。梦想在中原,河山不崎岖。
朝驰瀍涧宅,夕宿殽函都。神明运四极,反以形骸拘。
收身蓬艾中,所之若穷途。杖策当独行,未敢惮羁孤。
愿登广阿城,一览舆地图?;厥装丝ヒ?,怅然临交衢。

  【原集注】
  《庄子》:夫三子者,犹存乎蓬艾之间。
  《后汉书·邓禹传》:从至广阿,光武舍城楼上,披舆地图,指示
禹曰:“天下郡国如是,今始乃得其一?!?/p>


京口[二首]

异时京口国东门,地接留都左辅尊。囊括苏松储陆海,襟提闽浙壮屏藩。
漕穿水道秦隋迹,垒压江干晋宋屯。一上金山览形胜,南方亦是小中原。
东吴北翟战争还,天府神州百二关。末代弃江因靖卤,当年开土是中山。
云浮鹳鹤春空远,水拥蛟龙夜月闲。相对新亭无限泪,几时重得破愁颜。


元日

以下屠维赤奋若

一身不自拔,竟尔堕胡尘。旦起肃衣冠,如见天颜亲。
天颜不可见,臣意无由伸。伏念五年来,王塗正崩沦。
东夷扰天纪,反以晦为元。我今一正之,乃见天王春。
正朔虽未同,变夷有一人。岁尽积阴闭,玄云结重垠。
是日始开朗,日出如车轮。天造不假夷,夷行乱三辰。
人时不授夷,夷德违兆民。留此三始朝,归我中华君。
愿言御六师,一扫开青旻。南郊答天意,九庙恭明禋。
大雅歌文王,旧邦命已新。小臣亦何思,思我皇祖仁。
卜年尚未逾,眷言待曾孙。


石射堋山

寒日欲堕石射堋,环湖历历来渔灯。山下蕲王宋时墓,屹然穹碑镇山路。
太白天弧见角芒,金山京口又沙场。尔来牧骑方深入,帝在明州正待王。

  【原集注】
  《吴郡志》:灵岩山在城西三十里,一名石射堋山。


春半

春半雨不绝,北风吹荒山。江南花不开,白日愁生寒。
登高望千里,苦雾何漫漫。洪州七月围,粮尽力亦殚。
营头堕车中,旗纛沈江干。汉道昔中微,白水应图记。
晚世得先主,亦作三分事。干戈方日寻,天时自当至。
一身客荆州,毫不以措意。流离志不挫。终然正神器。
一朝得孔明,可以托后嗣。抚掌长太息,且作南山歌。
开箧出兵书,日夜穷揣摩。中原有大势,攻战不在多。
愿为诸将言,不省其奈何!

  【原集注】
  《后汉书·天文志》:昼有云气如坏山堕军上,军人皆厌,所谓营
头之星也。占曰:营头之所堕,其下覆军,流血三十里。三国志注引汉
晋春秋曰:曹公自柳城还,表谓备曰:“不用君言,故为失此大会?!?br> 备曰:“今天下分裂,日寻干戈,事会之来,岂有终极乎?若能应之于
后者,则此亦未足为恨也?!薄 妒芳恰ち艉钍兰摇罚毫嘉搜?,皆
不省。


怀人

秋风下南国,江上来飞鸢。江头估客几千辈,其中别有东吴船。吴儿解
作吴中曲,扣舷一唱悲歌续。乍回别鹤下重云,一叫哀猿堕深木。曲中
山水不分明,似是衡山与洞庭。日出长风送舟去,祇留江树青冥冥。湘
山削立天之角,五岭盘纡同一握。嵚崟七十有二峰,紫盖独不朝衡岳。
万里江天木叶稀,行人相见各沾衣。寄言此日南征雁,一到春来早北归。

  【原集注】
  杜子美《望南岳》诗:紫盖独不朝,争长嶪相望。
  蔡琰《胡笳十八拍》:雁南征兮欲寄边声,雁北归兮为得汉音。


赋得秋鹰

青骹初下赤霄空,千里江山一击中。忽见晴皋铺白草,顿令凉野动秋风。
当时遂得荆文宠,佐运终成尚父功。试向平芜看猎火,六双还在上林东。

  【原集注】
  陈思王《孟冬篇》:猎以青骹,掩以修竿。


八尺

八尺孤帆一叶舟,相将风水到今秋。曾来白帝寻先主,复走江东问仲谋。
海上鱼龙应有恨,山中草木自生愁。凭君莫话兴亡事,旧日长年已白头。


岁九月,虏令伐我墓柏二株

老柏生崇冈,本是苍虬种。何年徙灵根,幸托先臣垄。长持后凋节,久
荷君王宠。岁月骎骎不相待,汉畤秦宫一朝改。刳中流柹要名材,乍拟
相将赴东海。发丘中郎来,符牒百道声如雷。斫白书其处,须臾工匠来
斤锯。持锯截此柏,柏树东西摧。却顾别丘垄,辛苦行不辞。君不见泰山
之庙柏如铁,赤眉斫之尝出血。我今此去为船,海风四面吹青天。秉性长
端正,不敢作怪妖。东流到扶桑,日月相游遨。去为天上榆,留作丘中槚。
传语松楸莫叹伤,汉家雨露弥天下。


桃花溪歌赠陈处士梅

陶君有五柳,更想桃花源。山回路转不知处,到今高士留空言。太邱之
后多君子,门前正对桃花水。嘉蔬名木本先畴,海志山经成外史。曾作
诸生三十年,老来自种溪前田。四百甲子颜犹少,有与疑年但一笑。有
时提壶过比邻,笑谈烂漫皆天真。酒酣却说神光始,感慨汎澜不可止。
老人尚记为儿时,烟火万里连江畿。斗米三十谷如土,春花秋月同游嬉。
定陵龙驭归苍昊,国事人情亦草草。桑田沧海几回更,只今尚有遗民老。
语罢长谣更浮白,七十年来似畴昔。与君同是避秦人,不醉春光良可惜。
春非我春,秋非我秋,惟有桃花年年开,溪水年年流,为君酌酒长无愁。

  【原集注】
  《左传》襄三十年:绛县人或年长矣,无子,而往与于食。有与疑
年?! 妒芳恰し忪椤罚豪先宋?,从其大父识其处。
  《诗》:劳人草草。毛传:草草,劳心也。
  《郊祀歌·日出入篇》: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
我冬。


瞿公子玄錥将往桂林,不得达而归,赠之以诗

不成南去又东还,行尽吴山与越山。万里一身天地外,五年方寸虎豺间。
厓门浪拍行人舸,桂岭云遮驿使关。我望长安犹不见,愁君何处访慈颜。

  


〔共5頁〕 1 2 3 4 5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