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南宋〕陈亮词全集 <1>

  
  
  
     
     

陈亮词全集

【南宋】 陈亮 Chen Liang


卷一

根据《陈亮龙川词笺注》整理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陈亮简介

( 1143-1194 )
  

  

  陈亮,南宋时期杰出的爱国主义思想家、文学家。宋高宗绍兴十二年九月初七,生于婺州永康龙窟村(在今浙江永康市桥下镇)。原名汝能,后改名陈亮,字同甫,世称龙川先生。陈亮的曾祖父陈知元,在北宋徽宗宣和年间“以武弁赴京守御,从大将刘元庆”死于抗金战斗之中。他的祖父陈益“明敏有胆决”,其父陈次尹刚成年即为全家生活而奔波,而对陈亮的哺养教育之责,主要由祖父母承担。陈亮曾念及道:“皇祖、皇祖妣鞠我而教以学,冀其必有立于斯世,而谓其必能魁多士也……少则名亮以‘汝能’,而字以‘同甫’。倦倦恳恳之意?!?br>   陈亮生活在民族矛盾异常尖锐的南宋时代,家庭环境的熏陶,使他在青少年时期就有经略四方之志。他以抗金复国为已任,曾五次上书孝宗,反对“偏安定命”,痛斥秦桧奸邪,倡言恢复祖国统一大业,并提出一系列改革时弊、中兴图强的主张。未料他的力主抗金、反对议和,却遭到了权贵们的嫉恨,曾三次被捕入狱。
  其政论文、史论,如《上孝宗皇帝书》《中兴五论》《酌古论》等,以“任贤使能”“简法重令”等革新图强举措为要旨。其哲学论文,则更具有朴素唯物主义思想。他力倡“道在物中”,并围绕王霸、义利、天理和人欲等重大哲学问题,同“程朱理学”展开辩论。并讥讽空谈“尽心知性”的理学家们,“皆风痹不知痛痒之人”。在大辩论中,陈亮写了《又甲辰秋书》《又乙巳春书》等第一系列给朱熹的信,独树一帜地力倡事功,构建了以“事功”为核心的崭新的思想体系──永康学派。乾道八年(1172),其先后十余年在小崆峒“保社”和寿山石室(今五峰书院)收徒讲学,益力著书。他的文章诗词豪放有力,政论尖锐锋利,且极富有爱国思想,不愧“人中之龙,文中之虎”盛誉。其生平中与辛弃疾志同道合,诗文往来衷恳,堪称一代挚友。
  宋光宗绍熙四年,时年已五十一岁的陈亮终于状元及第。在其给宋光宗后帝的《及第谢恩和御赐诗韵》中,仍念念不忘抗金复国大业:“复仇自是平生志,勿谓儒臣鬓发苍!”可惜翌年四月初八,病逝于赴任途中,享年仅五十二岁,谥号文毅。有《龙川文集》《龙川词》等著作传世。
  1975年7月23日,毛泽东做了白内障手术。为其做手术的两位大夫唐由之、张淑芳谈起了这样一件事:手术后有一天,毛泽东在读书的时候,读着读着,忽然大哭起来,白发抖颤之间,几乎不能自抑。医生劝慰后询问原因,才知道毛泽东读的是一首宋词,是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毛泽东一生中文韬武略无人可及,对于这首词以及陈亮的其它书文,想是少年时就已熟识,可这次重读时感悟到了什么?结合当时情事,我们也许略有所省,也许未必尽知。能令身处暮年的这位伟人为之涕泪横流者,乃心灵于慷慨悲壮间之共鸣也。
  本词集依照姜书阁《陈亮龙川词笺注》版本整理编校,因原笺注部分过长,仅采用摘录以供参考。
  

                子夜星网站 2003.12.26
  

  --- 相关资料 ---
   宋史·陈亮传

   陈亮轶事汇编
   译注:戊申再上孝宗皇帝书


  


  

贺新郎

同刘元实、唐与正陪叶丞相饮

  修竹更深处,映帘栊、清阴障日,坐来无暑。水激泠泠知何许,跳碎危栏玉树。
都不系、人间朝暮。东阁少年今老矣,况樽中有酒嫌推去。犹著我,名流语。

  大家绿野陪容与。算等闲、过了熏风,又还商素。手弄柔条人健否,犹忆当年雅
趣。恩未报、恐成辜负。举目江河休感涕,念有君如此何愁虏!歌未罢,谁来舞?

  【笺注摘要】
  此词系赠叶丞相衡者?!读ㄎ募肪矶挥小队胍敦┫嗪狻肥樗耐?,即此人
也。同甫存词中可考见年代者,当以此阕为最早。



念奴娇

送戴少望参选

  西风带暑,又还是、长途利牵名役。 我已无心,君因甚,更把青衫为客。 邂逅
卑飞,几时高举,不露真消息。大家行处,到头须管行得。

  何处寻取狂徒,可能著意,更问渠侬骨。天上人间,最好是、闹里一般岑寂。瀛
海无波,玉堂有路,稳著青霄翼。归来何事,眼光依旧生碧。

  【笺注摘要】
  此词系淳熙五年(公元1187年)秋送戴溪(少望)参吏部选官之试而作?!端问贰肪?br> 四三四《儒林》四,有《戴溪传》:戴溪字肖望,永嘉人也。少有文名,淳熙五年,
为别头省试第一。



桂枝香

观木樨有感,寄吕郎中

  天高气肃,正月色分明,秋容新沐。桂子初收,三十六宫都足。不辞散落人间
去,怕群花、自嫌凡俗。向他秋晚,唤回春意,几曾幽独。

  是天上、馀香剩馥。怪一树香风,十里相续。坐对花旁,但见色浮金粟。芙蓉
只解添秋思,况东篱、凄凉黄菊。入时太浅,背时太远,爱寻高躅。

  【笺注摘要】
  此词当系寄吕祖谦者?!端问贰肪硭娜摹度辶帧匪?,有《吕祖谦传》:吕祖
谦,字伯恭,尚书右丞好问之孙也。



南乡子

谢永嘉诸友相饯

人物满东瓯,别我江心识俊游。北尽平芜南似画,中流,谁系龙骧万斛舟?

去去几时休,犹自潮来更上头。醉墨淋漓人感旧,离愁,一夜西风似夏不?

  【笺注摘要】
  此词当作于淳熙六年或七年(公元1179年)秋初七月间。其时同甫有永嘉之行,与
陈傅良、叶适、郑景望、景元、蔡幼学、徐元德、陈谦、戴溪、徐谊诸友相聚论学。
归时,诸子相饯,作词相谢。



阮郎归

重午寿外舅

波光渺渺浸晴陂,有亭湖岸西。芰荷香拂柳丝垂,升堂献寿卮。

红约腕,绿侵衣,愿祝届期颐?;涿钣镉奘?,一年歌一词。

  【笺注摘要】
  重午,即阴历五月初五端午也?!抖拧な颓住罚骸捌拗肝饩??!惫懦啤案?br> 翁”,今称“岳父”?!读ㄎ募肪矶?,有《祭妻父何茂宏文》,卷二十八有
《何茂宏墓志铭》,即其外舅也。



水调歌头

癸卯九月十五日寿朱元晦

  人物从来少,篱菊为谁黄。去年今日,倚楼还是听行藏。未觉霜风无赖,好在月
华如水,心事楚天长。讲论参洙泗,杯酒到虞唐。

  人未醉,歌宛转,兴悠扬。太平胸次,笑他磊磈欲成狂。且向武夷深处,坐对云
烟开敛,逸思入微茫。我欲为君寿,何许得新腔?

  【笺注摘要】
  癸卯,为淳熙十年(公元1183年),同甫整四十岁,居永康故里。是年九月十五日
为朱熹五十四岁生日。
  讲论参洙泗,杯酒到虞唐:谓讲学论道,参于孔子,对饮时谈及尧舜事业。
  太平胸次:谓朱熹届时退居武夷,闲暇无所挂虑。
  笑他磊磈:笑他人胸次不平。此“磊磈欲成狂”,同甫自谓。



蝶恋花

甲辰寿元晦

手捻黄花还自笑,笑比渊明,莫也归来早。随世功名浑草草,五湖却共繁华老。

冷淡家生冤得道,旖旎妖娆,春梦如今觉。管个岁华须到了,此花之后花应少。

  【笺注摘要】
  甲辰为淳熙十一年(公元1184年),时同甫四十一岁。是年九月十五日为朱熹五十
五岁生日,故同甫以黄花为寿。



水调歌头

和吴允成游灵洞韵

  人爱新来景,龙认旧时湫。不论三伏,小住便觉凛生秋。我自醉眠其上,任是水
流其下,湍激若为收。世事如斯去,不去为谁留。

  本无心,随所寓,触虚舟。东山始末,且向灵洞与沈浮。料得神仙窟穴,争似提
封万里,大小几琉球。但有君才具,何用问时流。

  【笺注摘要】
  此词系和永康尉三山(今福州)吴竽者。同甫与吴竽相识后,意气相投,时有往
来。吴善书,同甫为人作墓志,多吴竽书石。
  灵洞:《一统志·浙江金华府》:“灵洞山在兰谿县东二十里,一名灵洞。洞凡
六,著名者三:曰白云,曰紫霞,曰涌雪。东麓有白坑,名小飞来峰,下有天池泉,
流为洞溪;山口又有天井岩,高百余丈?!?/p>



水调歌头

送章德茂大卿使俘

  不见南师久,谩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
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蒿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
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笺注摘要】
  此词系送章森(字德茂)淳熙十三年(1186)出使金廷贺金世宗完颜雍生辰(万春节)
之作。但作词时应为淳熙十二年(1185)十一月至十二月初旬间,系为章森送行之作。
  南师:南宋的军队。北群:指北方志士。
  穹庐:喻指金人居处。蒿街:喻指敌占区。
  一个半个耻臣戎:指主张投降、议和的朝中大臣们。
  胡运:指金人的命运。赫日:喻指宋朝军民收复中原的意志。



洞仙歌

丁未寿朱元晦

  秋容一洗,不受凡尘涴,许大乾坤这回大。向上头些子、是雕鹗抟空,篱底下,
只有黄花几朵。

  骑鲸汗漫,那得人同坐!赤手丹心扑不破。问唐虞禹汤文武,多少功名?犹自是
一点浮云铲过。且烧却、一瓣海南沉,任拈取,千年陆沉奇货。

  【笺注摘要】
  此词系淳熙十四年丁未(1187)寿朱熹五十八岁生日之作,时同甫四十五岁。
  同甫与朱熹论学,各不相下,而经过三四年之往复(约自淳熙十年起,至十三年
止),双方论点互已明了,于是二人学派之不同,乃判然矣。最后,熹以“粗豪”曰
亮,谓亮“自处于法度之外”,故而劝其“穷理修身,学取圣贤事业”,以“培壅本
根”。至于亮之于熹,则讥之以为“今世之儒士,自以为得正心诚意之学者,皆风痹
不知痛痒之人也。举一世安于君父之仇,而方低头拱手,以谈性命,不知何者谓之性
命乎!”(以上引朱语,散见朱熹答《陈同甫》各书,同甫语见其《上孝宗黄帝第一
书》。)自淳熙十四年后,同甫与朱熹书札间虽仍不断,而论学论道者少。但每于朱
之生辰,同甫祝寿之礼始终不废。
  许大:诺大,如此之大。
  一瓣海南沉:为钦敬某人之词?!侗静荨分屑窃兀撼料阋酝虬怖枘干蕉凑吖诰?br> 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瓣:《祖庭事苑》谓:古今尊宿拈香,多云一瓣。瓣,瓜
瓣也,以香似之,
故称焉。
  陆沉:喻指埋没。此喻朱熹,然陈亮亦常自喻。



念奴娇

至金陵

  江南春色,算来是、多少胜游清赏。妖冶廉纤,只做得,飞鸟向人偎傍。地辟天
开,精神朗慧,到底还京样。人家小语,一声声近清唱。

  因念旧日山城,个人如画,已作中州想。郑禹笑人无限也,冷落不堪惆怅。秋水
双明,高山一弄,著我些悲壮。南徐好住,片帆有分来往。

  【笺注摘要】
  此词系同甫淳熙十五年戊申(1188)到金陵视察形势时作,时同甫四十六岁,《龙
川文集》卷一有《戊申再上孝宗皇帝书》,其中明言:“尝一到京口、建业,登高四
望,……”可证。



念奴娇

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
陈,连冈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
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彊对!

  【笺注摘要】
  此词当与前首同为淳熙十五年(1188)春到金陵、京口时作,惟同甫系先至金陵,
后往京口,故此词较前首略后。两词均用《念奴娇》调,思旨亦大致相同,可作前后
篇看也。
  多景楼:今在江苏江北固山甘露寺内。其地北面长江,登之可以极目远望?!兑?br> 统志·江苏省镇江府》云:多景楼,在丹徒县﹙按:汉置丹徒县,清为镇江府治,地
即今之镇江,六朝称为京口、南徐。﹚北固山甘露寺内,宋郡守陈天麟建。唐时临江
亭故址。
  危楼:即高楼,取危乎高哉之意。



贺新郎

寄辛幼安,和见怀韵

  老去凭谁说?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父老长安今余几,后死无仇可雪。
犹未噪、当时生发。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哪有平分月!胡妇弄,汉宫瑟。

  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
骨?但莫使、伯牙弦绝。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笺注摘要】
  此词系和辛弃疾(字幼安,号稼祥)淳熙十五年(118)岁杪寄词原韵,当为同年作。
据邓广铭《辛稼祥年谱》,辛弃疾自淳熙八年(1181)罢江西安抚使,后曾闲居上饶,
营带湖,筑新居,度其不得已之闲退生活。
  先是同甫于淳熙五年(1178)赴临安上书,适弃疾甫由江西内调,为大理少卿,经
吕祖谦之介,弃疾与同甫相识,往来甚欢。其后,弃疾宦游各地或隐居上饶,同甫则
抑郁归乡,又时遭意外,二人遂不获相见。但同甫对弃疾思念则无时或释,盖议论相
合故也。至淳熙十五年冬,同甫乃约朱熹在紫溪(赣闽交界处)与弃疾相会,但同甫至
上饶访弃疾,如期往紫溪候熹,熹不至,遂独与弃疾盘桓十日而别。别后,辛弃疾作
《贺新郎》一首寄同甫,同甫以此阕和之。辛弃疾原词有序,甚见眷念之情:
  陈同父自东阳来过余,留十日,与之同游鹅湖,且会朱晦庵于紫溪不至,飘然东
归。既别之明日,余意中殊恋恋,复欲追路。至鹭鹚林,则雪深泥滑,不得前矣。独
饮方村,怅然久之,颇恨挽留之不遂也。夜半宿吴氏泉湖四望楼,闻邻笛悲甚,为赋
《乳燕飞》以见意。又五日,同父书来索一词。心所同然者如此,可发千里一笑。
  ﹙按:“同甫”与“同父”同?!度檠喾伞芳础逗匦吕伞分鹈?。﹚

  辛弃疾原词曰:

  把酒长亭说??丛?、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残雪。要
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
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贺新郎

酬辛幼安,再用韵见寄

  离乱从头说,爱吾民、金缯不爱,蔓虅累葛。壮气尽消人脆好,冠盖阴山观雪。
亏杀我,一星星发。涕出女吴成倒转,问鲁为齐弱何年月?丘也幸,由之瑟。

  崭新换出旗麾别,把当时、一桩大义,拆开收合。据地一呼吾往矣,万里摇肢动
骨。这话欛,只成痴绝。天地洪炉谁扇鞴?算于中安得长坚铁!淝水破,关东裂。

  【笺注摘要】
  此词作于前词之后,时间或仍在淳熙十五年冬,或淳熙十六年春﹙1188年-1189
年间﹚。此词仍承前首,而主旨在于愤当初朝廷不能振作,致使天下之士销铄殆尽,
其明白尤过于前首。



贺新郎

怀辛幼安,用前韵

  话杀浑闲说,不成教、齐民也解,为伊为葛。樽酒相逢成二老,却忆去年风雪。
新著了、几茎华发。百世寻人犹接踵,叹只今、两地三人月。写旧恨,向谁瑟?

  男儿何用伤离别! 况古来、几番际会,风从云合。 千里情亲长晤对,妙体本心
次骨,卧百尺高楼斗绝。天下适安耕且老,看买犁卖剑平家铁。壮士泪,肺肝裂!

  【笺注摘要】
  此词虽称“用前韵”,系怀念之作,显然非酬答之作?;虻笔谴疚跏甓?。
此阕盖亦承前两阕之意,自抒怀抱,而恨不得见恢复中原之举者。
  伊:谓伊尹。葛:谓诸葛亮。



谒金门

送徐子宜如新安

新雨足,洗尽山城袢褥。见说好峰三十六,峰峰如立玉。

四海英游追逐,事业相时伸缩。入境德星须做福,只愁金诏趣。

  【笺注摘要】
  此词系淳熙十六年(1189)夏送徐谊赴新安知徽州时作。徐谊:字子宜,温州人,
乾道八年进士,累官太常丞。
  金诏:皇帝之诏。趣:促归也。只怕皇帝不久将其召回,使不能长为徽州之民
造福也。



满江红

怀韩子师尚书

  曾洗乾坤,问何事、雄图顿屈?试著眼、阶除当下,又添英物。北向争衡幽愤
在,南来遗恨狂酋失!算凄凉部曲几人存,三之一。

  诸老尽,郎君出;恩未报,家何恤!念横飞直上,有时还戢。笑我只知存饱暖,
感君元不论阶级。休更上百尺旧家楼,尘侵帙!

  【笺注摘要】
  此词系淳熙十六年(1189)怀韩彦古而作?!端问贰ず乐掖罚骸白友逯?、彦
质、彦古,皆以才见用。彦古,户部尚书?!备窖逯贝骸把逯弊肿游隆?,是彦古
字子师,正见其兄弟取字同用“子”字也?!妒ⅰ肪碇?,谓“引卢熊《苏
州府志》:韩彦古字子师,蕲王世忠子,两知平江府”,是矣,惟出处尚属间接。
  “曾洗乾坤,问何事、雄图顿屈”:此指彦古父韩世忠而言。曾以八千人,击
退金人十万,几擒兀朮。另于多次抗金中屡建奇功。



祝英台近

六月十一日送叶正则如江陵

  驾扁舟,冲剧暑,千里江上去。夜宿晨兴,一一旧时路。百年忘了旬头,被人馋
破,故纸里,是争雄处。

  怎生诉?欲待细与分疏,其如有凭据。包裹生鱼,活底怎遭遇。相逢樽酒何时,
征衫容易,君去也,自家须住。

  【笺注摘要】
  此词系绍熙元年(1190)送叶适往江陵,佐阎苍舒幕时作。叶适为同甫挚友?!端?br> 史·儒林》有叶适传:叶适,字正则,温州永嘉人。为文藻思英发,擢淳熙五年进士
第二人,授平江节度使推官,丁母忧,改武昌节度判官。光宗嗣位,由秘书郎出知蕲
州,入为尚书左选郎官。后又起为湖南转运判官,迁知泉州,又除权兵部侍郎、工部
侍郎,改权吏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后又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因被中丞雷孝友
弹劾夺职。嘉定十六年卒,年七十四。



三部乐

七月送丘宗卿使虏

  小屈穹庐,但二满三平,共劳均佚。人中龙虎,本为明时而出。只合是、端坐王
朝,看指挥整办,扫荡飘忽。也持汉节,聊过旧家宫室。

  西风又还带暑,把征衫著上,有时披拂。休将看花泪眼,闻弦酸骨。对遗民、
有如皎日,行万里、依然故物。入奏几策,天下里、终定归一。

  【笺注摘要】
  此词系绍熙元年(1190)送丘崈使金,贺金主生辰之作。
  丘崈(chóng),字宗卿,江阴人。绍兴五年(1135)生。隆兴元年(1163)进士 及
第。为建康府观察推官,除国子博士,出知华亭县?;Р坷芍?、提点浙东刑狱,知平
江府,移帅绍兴,改两浙转运副使,进户部侍郎,川安抚制置使。官至同知枢密院
事。嘉定二年(1209)卒,谥忠定(一作文定)。宋吏有传。有文定公词一卷。
  《宋史·丘崈传》(摘录):丘崈,字宗卿,江阴军人,隆兴元年进士。为建康府
观察推官。有旨赐对,遂言“恢复之志不可忘,恢复之事未易举,宜甄拔实才,责以
内治,遵养十年,乃可议北向?!睄兤饺罩鞲闯?。拜同知枢密院事。卒,谥忠定。
  崈仪壮魁杰,机神英悟,尝慷慨谓人曰:“生无以报国,死愿为猛将以灭虏?!?br> 其忠义性然也。
  同甫与崈交识甚早。
  小屈:暂且小屈尊贵。穹庐:喻指金人驻地。
  对遗民、有如皎日:对沦陷区的移民,你要像“皎日”一样,给予希望。
  行万里、依然故物:是说,在那里不管走多远,都要像对待自己的故土、故物一
样。



瑞云浓慢

六月十一日寿罗春伯

  蔗浆酪粉,玉壶冰醑,朝罢更闻宣赐。去天咫尺,下拜再三,幸今有母可遗。年
年此日,共道月入怀中最贵。向暑天,正风云会遇,有恁嘉瑞。

  鹤冲霄,鱼得水,一超便、直入神仙地。植根江表,开拓两河,做得黑头公未?
骑鲸赤手,问如何、长鞭尺棰。向来王谢风流,只今管是。

  【笺注摘要】
  此词当是绍熙四年(1193)六月十一日寿罗点而作。点时为兵部尚书,年方四十四
岁,同甫五十一岁。
  《宋史·罗点传》:罗点(1150-1194),字春伯,抚州崇仁(按:抚州府治,今江
西临川县,崇仁在临川县西南)人。六岁能文,淳熙三年进士第,授定江节度推官。
累迁秘书郎兼国史院编修官。迁秘书郎兼皇太子宫小学教授。宁宗时,以皇孙封英国
公,点兼教授。高宗崩,孝宗在谅闇,皇太子参决庶务。点时以户部员外郎兼太子侍
讲。出使浙右,迁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兼侍立修注官。被命使金,告登宝位。绍
熙三年,十二月,试兵部尚书。宁宗嗣位,人心始定。拜点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
事。上有事明堂,点扈从斋宫,得疾卒,年四十五,赠太保,谥文恭。
  此词当是罗点任兵部尚书以后,此时同甫已第一名进士及第(时在五月),大用可
期,故心情较为愉快,此词气象亦远较以前诸阕为开展。
  冰醑:清酒。
  去天咫尺:指距天子之近。
  月入怀中:《搜神记》典故,言孙坚夫人吴氏孕而梦月入怀。此借指罗点生日。



水调歌头

和赵周锡

  事业随人品,今古几麾旌!向来谋国,万事尽出汝书生。安识鲲鹏变化,九万里
风在下,如许上南溟,斥鷃旁边笑,河汉一头倾。

  叹世间,多少恨,几时平?霸图消歇,大家创见又成惊。邂逅汉家龙种,正尔乌
纱白纻,驰骛觉身轻。樽酒从渠说,双眼为谁明。

  【笺注摘要】
  此词不能考出系何时所作,但以赵周锡之仕历观之,疑或作于乾道末淳熙初,估
计在公元1171至1181年之间。
  赵彦秬,字周锡,东阳人。师事吕东莱,擢取应科,授右选。隆兴元年,登进士
第,换宣义郎,终眉州通判。
  事业随人品,今古几麾旌:事业之大小成败皆随人品之高低上下而定,古今来有
几个居高位者真是人品高尚能成大业者?麾旌:谓达官之仪仗,此借喻高位。
  霸图消歇:指霸业宏图被搁置。
  下半阕言世间事多不如意,令人积恨难平;霸图消歇,志士扼腕,今天子有意恢
复,而甫思振作,为北向争衡之计,众朝臣一闻此说,便群相惊诧,以为骇怪,真令
人愤恨无已也。大家:此谓“天子”。
  汉家龙种:谓汉家皇帝子孙。指赵周锡为赵宋宗室。

  【注】白纻:当时官员的便服。纻,音 zhù,指苎麻织布?!袄偂蓖凹煛?。
此句嘲笑失去江山的帝王后代们竟悠闲自得。



踏莎行

怀叶八十推官

书册如仇,旧游浑讳,有怀不断人应异。千山上去梦魂轻,片帆似下蛮溪水。

已共酒杯,长坚海誓,见君忽忘花前醉。从来解事苦无多,不知解到毫芒未?

  【笺注摘要】
  此词所怀叶八十推官不知其为何人,故作于何年,亦无从考见。假定其人如下条
所疑为叶适,则此阕当作于淳熙五年(1178)后二、三年内。
  书册如仇:言不欲亲近书册,即抛书不读也。
  旧游浑讳:言久已疏远昔日游从,直如讳忌之也。而仍有所怀之人,可见其人之
异也。
  千山上去梦魂轻,片帆似下蛮溪水:言思念之情。



鹧鸪天

怀王道甫

落魄行歌记昔游,头颅如许尚何求!心肝吐尽无余事,口腹安然岂远谋!

才怕暑,又伤秋,天涯梦断有书否?大多眼孔新来浅,羡尔微官作计周。

  【笺注摘要】

  此词不知何年所作,而以词意推测,似王道甫官位尚低之时,计当在淳熙年间,
至迟不逾淳熙十年,姑假定为淳熙五年至淳熙十年间(1178-1183)。
  王道甫,名自中,平阳(今浙江瑞安县南)人。淳熙中登进士第,主舒州怀宁簿,
严州分水令。后升为籍田令。 曾外放为郢州(今湖北钟祥)通判,中途改知光化军(在
湖北)?;叵绾?,移居县城坊郭桔庄,自号厚轩居士。庆元五年八月卒,年六十。
  《宋史·王自中传》:王自中,字道甫,温州平阳人。少负奇气,自立崖岸,繇
是忤世。乾道四年,议遣归正人,自中伏丽正门争论,且言:“今内空无贤,外空无
兵,当搜罗豪俊,广募忠力,以图中原?!弊饣罩?,放还。淳熙中,登进士第,主
舒州怀宁簿。严州分水令。枢密使王蔺荐,召对,帝壮其言,将改秩为籍田令,又俾
举所知,且响用矣,以谏疏罢。自中本韩彦古客,王蔺既荐之,上大喜。韩彦直、彦
质辈恐其为彦古报仇,力请交结于自中;而密达意近习,谓“自中受彦古赂,伏阙上
书荐彦古为相?!鄙锨踩宋锷涫?,中书舍人王信恒惧自中入台将不利于王淮,知彦
直辈谮已行,亟请对,探上意;退即走白右正言蒋继周。继周方敢劾奏,读至“受赂
伏阙”处,上曰:“卿可谓中其膏肓?!奔讨茏啵骸俺挤遣恢伦兮柰踺?,但不敢旷
职?!备怯⒅休悦幕?,上但喜继周善论事,不知曲折如此。通判郢州,道除知光
化军,改信州,丁内艰,服阕,还朝。光宗即位,迎谓曰:“朕得卿名于寿皇,留为
郎可乎?”言者不置。主管冲佑观,起知邵州、兴化军,命下而自中已病,庆元五年
八月,卒,年六十。

  王自中与同甫少有深交,气类相同。故叶适《岁心集》卷二十四为二人共作一墓
志铭,题曰《陈同甫王道甫墓志铭》,有云:“志复君之仇,大义也;欲挚诸夏,合
南北,大虑也;必行其所知,不以得丧壮老二其守,大节也。春秋战国之材无是也,
吾得二人焉,永康陈亮,平阳王自中?!?br>   头颅如许尚何求:言头发苍白已经如此,盖谓已近衰老也。
  心肝吐尽无余事:言指为国尽忠,上书献策之事。



天仙子

七月十五日寿内

  一夜秋光先著柳,暑力平明羞失守。西风不放入帘帏,饶永昼,沈烟透,半月十
朝秋定否。

  指点芙蕖凝伫久,高处成莲深处藕。百年长共月团圆,女进男,酒称寿,一点浮
云人似旧。

  【笺注摘要】

  此词不知作于何时。若以末数语观之,知此时同甫之女至少已有二、三人,皆十
余岁,故子女能于其母生辰进酒称寿,且同甫似方遭诬陷得解,故曰“一点浮云人似
旧”。据此,则当在淳熙十一年甲辰(1184)至十三年丙午(1186)间。
  同甫夫人何氏,义乌富室何恢(字茂宏)之次女。
  百年长共月团圆:此本通常祝寿语,而同甫夫人生日为七月十五日,故尤恰合。



彩凤飞

十月十六日寿钱伯同

  人立玉,天如水,特地如何撰?海南沈烧著,欲寒犹暖。算从头,有多少、厚
德阴功,人家上,一一旧时香案。煞经惯。

  小驻吾州才尔,依然欢声满。 莫也教、公子王孙眼见。 这些儿、颖脱处,高出
书卷。经纶自入手,不了判断。

  【笺注摘要】
  彩凤飞:一作“彩凤舞”。
  此词作年难考,据笺注,钱伯同概即钱象祖,则此阕当作于淳熙末、绍熙初之数
年内(约1188至1190年前后)。
  海南沈:见前《洞仙歌·丁未寿朱元晦》一词“一瓣海南沉”条笺注。
  煞经惯:辛弃疾《满江红》中有“饱经惯”一句,可参照理解。
  小驻吾州才尔:言才为吾州郡守不久。吾州,指同甫故乡婺州。



卜算子

九月十八日寿徐子才

悄静菊花天,洗尽梧桐雨。倍九周遭烂漫开,祝寿当头取。

顶戴御袍黄,叠秀金棱吐。仙种花容晚节香,人愿争先睹。

  【笺注摘要】
  此词作年无可考定。以下片“仙种花容晚节香,人愿争先睹”两句暗寓徐子才晚
年仕进稍有所展,证以其一生经历,此阕或作于淳熙末年,即公元1188年前后,与上
首寿钱伯同者相去不远。
  徐子才,名木,永康人,与同甫少相游处,交久益厚。
  祝寿当头?。鹤J偈笔紫热∈⒖找晕桃?。
  御袍黄:夏笺牟注云“菊花名”。
  仙种花容晚节香:韩琦《九日宴诸僚佐》云:“莫嫌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
香?!贝示浔敬?。



三部乐

七月二十六日寿王道甫

  入脚西风,渐去去来来,早三之一。春花无数,毕竟何如秋实!不须待、名品如
麻,试为君屈指,是谁层出?十朝半月,争看抟空霜鹘。

  从来别真共假,任盘根错节,更饶仓卒?;顾檬焙檬?,封侯奇骨。没些儿、媻
珊勃窣,也不是、峥嵘突兀。百二十岁,管做彻、元分人物。

  【笺注摘要】
  此词不知作于何时。依前《鹧鸪天·寿王道甫》一阕笺注所述,自中一生嶔崎潦
倒,虽官至籍田令,知信州,而坎坷落拓,与同甫相去无几。
  入脚西风:疑谓西风偷脚潜入,故下云“渐去去来来”。
  从来别真共假:言自来辨别人才真假。
  媻珊勃窣:《汉书·司马相如传》载《子虚赋》中有“媻珊勃窣上金堤”语,颜
师古注:“媻珊勃窣,谓行于丛薄之间也?!眿娚河条珲?,步履艰难也?!读ㄎ募?br> ·祭妹文》:“死而可忍,木亦难就。媻珊勃窣,自容宇宙”,亦同此意。
  做彻:犹做到。元分人物:疑即杰出人物,或头等人物。



祝英台近

九月一日寿俞德载

  嫩寒天,金气雨,揽断一秋事。同样霏微,还作小晴意。世间万宝都成,些儿无
欠,只待与、黄花为地。

  好招致,对此郁郁葱葱,新篘未成醉。翻手为云,造物等儿戏,也知富贵来时,
一班呈露,便做出人中祥瑞。

  【笺注摘要】
  此词不易考定作年。但词中语气似较有兴发意,愈德载“晚方小试”,而是时同
甫亦“唱首殿陛”,疑在绍熙四年(1193),恨无佐证,故不能确指。
  夏笺云:“查《金华志·科第表》,淳熙乙未进士,有愈厚,官至知州,或即德
载”,是也。愈厚,字德载?!读ㄎ募酚小都烙略刂匚摹?。
  嫩寒天:轻寒天气。
  金气雨:古以五行配四时,秋属金,故秋风曰金气,秋气曰金风?!敖鹌辍蔽?br> 雨有秋气,即秋雨凉也。
  揽断一秋事:谓秋雨连绵,遂占尽一秋时光。
  万宝:谓五谷?!蹲印じ3罚骸胺虼浩⒍俨萆?,正得秋而万宝成?!?/p>



垂丝钓

九月七日自寿

  菊花细雨,萧萧红蓼汀渚。景物渐幽,风致如许。秋未暮,又值吾初度。
 
  看天宇,正澄清欲往,登高未也,红尘当面飞舞。几人吊古,乌帽牢收取。短发
还羞觑,遐寿身、近五云深处。

  【笺注摘要】
  此词作年无考,就气象言,岂绍熙四年(1193)得第以后作欤?
  乌帽牢收?。骸拔诿薄蹦颂扑问咳顺7?,杜甫诗:“乌帽拂尘青螺粟,紫衣将灸
绯衣走?!崩钌桃骸鞍滓戮邮糠?,乌帽逸入寻”,皆可证?!拔诿崩问杖 本?,
盖言平生尚未出仕,故着野人逸士之服,今者红尘顿起,恐不免易其素服,前途正未
可料,故于此际而自勉以“牢拾取”,欲不易其初服也。此当为同甫词之本意。至于
用事,则出于《晋书·孟嘉传》:“(嘉)为桓温参军。九月九日,温宴龙山,参佐毕
集。时佐史并著戎服。有风至,吹嘉帽坠落,嘉不之觉。温命孙盛作文嘲嘉,嘉即答
之。其文甚美,四座嗟叹?!蔽┩τ闷涫乱匝跃湃盏歉?,而意别有所在,故不径取
“落帽”为词。
  遐寿身:犹遐龄,谓年高也。
  五云:五色云,古人以为祥瑞之象。



点绛唇

咏梅月

一夜相思,水边清浅横枝瘦。小窗如昼,情共香俱透。

  清入梦魂,千里人长久。君知否,雨僝云僽,格调还依旧。

  【笺注摘要】
  此词在《龙川文集》卷十七词选三十阕中原为最后一首,但《文集》选词毫无次
第,故亦非编年之最晚者。余所笺注者,前二十首,均可考定年代;自第二十一首至
二十九首则就假定之年,依次排列,虽无确据,而大致可信。惟此一首咏物,因物寓
情,情复泛无专指,故无从考定其作于何时,因亦编录于上卷之末,不复编年。
  雨僝云僽:犹折磨也?;仆ゼ帷堆缣以础罚骸疤炱讶藘]僽,落絮游丝时候”,
即天气把人折磨之意?!皟]僽”,二字亦可分开使用。如辛弃疾《粉蝶儿·落梅》:
“甚无情,便下得雨僝风僽”?!坝陜]云僽,格调还依旧”,意谓梅花虽经凄雨寒云
之折磨摧挫,而清标依旧未改,风神犹自如昔,盖亦自喻平生也。
  


〔共2頁〕 1 2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