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三国〕曹植诗集 <1>


  

 
曹植诗集

卷一

根据《历代诗选》整理

诗集凡三卷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三国】 曹植 Cao Zhi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曹植简介

﹙192-232﹚

  曹植,三国时魏诗人。字子建。乃曹操之妻卞氏所生第三子。曹植自幼颖慧,年10岁余,便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深得曹操的宠信。曹操曾经认为曹植在诸子中“最可定大事”,几次想要立他为太子。然而曹植行为放任,屡犯法禁,引起曹操震怒,而他的兄长曹丕则颇能矫情自饰,终于在立储斗争中渐占上风,并于建安二十二年得立为太子。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逝,曹丕继魏王位,不久又称帝。曹植的生活从此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他从一个过着优游宴乐生活的贵公子,变成处处受限制和打击的对象?;瞥跗吣?226),曹丕病逝,曹叡继位,即魏明帝。曹叡对他仍严加防范和限制,处境并没有根本好转。曹植在文、明二世12年中,曾被迁封过多次,最后的封地在陈郡,卒谥思,故后人称之为“陈王”或“陈思王”。诗歌是曹植文学活动的主要领域。前期与后期内容上有很大的差异。前期诗歌可分为两大类,一类表现他贵介公子的优游生活,一类则反映他“生乎乱、长乎军”的时代感受。后期诗歌,主要抒发他在压制之下时而愤慨时而哀怨的心情,表现他不甘被弃置,希冀用世立功的愿望。今存曹植比较完整的诗歌有80余首。曹植在诗歌艺术上有很多创新发展。特别是在五言诗的创作上贡献尤大。首先,汉乐府古辞多以叙事为主,至《古诗十九首》,抒情成分才在作品中占重要地位。曹植发展了这种趋向,把抒情和叙事有机地结合起来,使五言诗既能描写复杂的事态变化。又能表达曲折的心理感受,大大丰富了它的艺术功能。曹植作为建安文学的集大成者,对于后世的影响是不小的。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他被推尊到文章典范的地位。曹植生前自编过作品选集《前录》78篇。死后,明帝曹□曾为之集录著作百余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30卷,又《列女传颂》1卷、《画赞》5卷。然而原集至北宋末散佚。今存南宋嘉定六年刻本《曹子建集》10卷,辑录诗、赋、文共206篇。明代郭云鹏、汪士贤、张溥诸人各自所刻的《陈思王集》,大率据南宋本稍加厘定而成。清代丁晏《曹集铨评》朱绪曾《曹集考异》,又对各篇细加校订,并增补了不少佚文賸句,为较全、较精的两个本子。近人黄节有《曹子建诗注》,古直有《曹植诗笺》,今人赵幼文有《曹植集校注》。

              子夜星网站 2002.09.25

  -- --
  ◇ 暂无


箜篌引

置酒高殿上,亲友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
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
乐饮过三爵,缓带倾庶羞。主称千金寿,宾奉万年酬。
久要不可忘,薄终义所尤。谦谦君子德,磬折欲何求。
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盛时不可再,百年忽我遒。
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先民谁不死,知命复何忧。



薤露行

天地无穷极,阴阳转相因。人居一世间,忽若风吹尘。
愿得展功勤,输力于明君?;炒送踝羟?,慷慨独不羣。
鳞介尊神龙。走兽宗麒麟。虫兽犹知德。何况于士人。
孔氏删诗书。王业粲已分。骋我径寸翰。流藻垂华芳。

  【注】“怀此王佐求”另作“怀此王佐才”。



惟汉行

太极定二仪,清浊如以形。三光照八极,天道甚着明。
为人立君长,欲以遂其生。行仁章以瑞,变故诫骄盈。
神高而听卑,报若响应声。明主敬细微,三季瞢天经。
二皇称至化,盛哉唐虞庭。禹汤继厥德,周亦致太平。
在昔怀帝京,日昃不敢宁。济济在公朝,万载驰其名。



平陵东

阊阖开,天衢通,被我羽衣乘飞龙。乘飞龙,与僊期,东上蓬莱采灵芝。
灵芝采之可服食,年若王父无终极。



鰕 鳣 篇

游潢潦,不知江海流。燕雀戏藩柴,安识鸿鹄游。
世士此诚明,大德固无俦。驾言登五岳,然后小陵丘。
俯观上路人,势利惟是谋。雠高念皇家,远怀柔九州。
抚剑而雷音。猛气纵横浮。泛泊徒嗷嗷。谁知壮士忧。

  【注】“鳣 shàn”:另作“”《集韵》上演切,音善?!队衿酚闼粕?。同鱓。
  另作[鱼且] 。[鱼且],《康熙字典》音蛆,鱓鱼属。
  原字当为“鳣”,后被简写作“”,又误作“[鱼且]”。
 


吁嗟篇

  《选诗拾遗》作《瑟调飞蓬篇》。按《乐府解题》云:曹植拟<苦寒行>为吁嗟》。
魏志云:植每欲求别见,独谈及时政,幸冀试用,终不能得。时法制,待藩国峻迫,植
十一年而三徒都,常汲汲无欢。

吁嗟此转蓬,居世何独然。长去本根逝,宿夜无休闲。
东西经七陌,南北越九阡。卒遇回风起,吹我入云间。
自谓终天路,忽然下沉渊。惊飚接我出,故归彼中田。
当南而更北,谓东而反西。宕宕当何依,忽亡而复存。
飘飖周八泽,连翩历五山。流转无恒处,谁知吾苦艰。
愿为中林草,秋随野火燔。糜灭岂不痛,愿与根荄连。



豫章行二首

其一

穷达难豫图,祸福信亦然。虞舜不逢尧,耕耘处中田。
太公未遭文,渔钓终渭川。不见鲁孔丘,穷困陈蔡间。
周公下白屋,天下称其贤。

其二

鸳鸯自朋亲。不若比翼连。他人虽同盟。骨肉天性然。
周公穆康叔。管蔡则流言。子臧让千乘。季札慕其贤。



浮萍篇

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结发辞严亲,来为君子仇。
恪勤在朝夕,无端获罪尤。在昔蒙恩惠,和乐如瑟琴。
何意今摧颓,旷若商与参。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
新人虽可爱,无若故所欢。行云有返期,君恩傥中还。
慊慊仰天叹,愁心将何愬。日月不恒处,人生忽若寓。
悲风来入怀,泪下如垂露。发箧造裳衣,裁缝纨与素。

  【注】“纨素”洁白的绸子。愬 同“诉”。 “愬”另读 shuò 恐惧的样子。



当来日大难

日苦短,乐有余,乃置玉樽办东厨。广情故,心相于,阖门置酒,
和乐欣欣。游马后来,辕车解轮。今日同堂,出门异乡。别易会
难,各尽杯觞。



丹霞蔽日行

纣为昏乱,虐残忠正。周室何隆,一门三圣。
牧野致功,天亦革命。汉祚之兴,阶秦之衰。
虽有南面,王道陵夷。炎光再幽,殄灭无遗。



野田黄雀行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
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门有万里客

门有万里客,问君何乡人。褰裳起从之,果得心所亲。
挽裳对我泣,太息前自陈。本是朔方士,今为吴越民。
行行将复行,去去适西秦。



泰山梁甫行

八方各异气,千里殊风雨。剧哉边海民,寄身于草墅。
妻子象禽兽,行止依林阻。柴门何萧条,狐兔翔我宇。



怨诗行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借问叹者谁,自云宕子妻。夫行踰十载,贱妾常独栖。
念君过于渴,思君剧于饥。君作高山柏,妾为浊水泥。
北风行萧萧,烈烈入吾耳。心中念故人,泪堕不能止。
浮沈各异路,会合当何谐。愿作东北风,吹我入君怀。
君怀常不开,贱妾当何依。恩情中道绝,流止任东西。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长。今日乐相乐,别后莫相忘。



怨歌行

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
周公佐成王,金縢功不刊。推心辅王室,二叔反流言。
待罪居东国,泣涕常流连?;柿榇蠖?,震雷风且寒。
拔树偃秋稼,天威不可干。素服开金縢,感悟求其端。
公旦事既显,成王乃哀叹。吾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长。
今日乐相乐,别后莫相忘。
  


圣皇篇

圣皇应历数,正康帝道休。九州咸宾服,威德洞八幽。
三公奏诸公,不得久淹留。蕃位任至重,旧章咸率由。
侍臣省文奏,陛下体仁慈。沉吟有爱恋,不忍听可之。
迫有官典宪,不得顾恩私。诸王当就国,玺绶何累缞。
便时舍外殿,宫省寂无人。主上增顾念,皇母怀苦辛。
何以为赠赐,倾府竭宝珍。文钱百亿万,采帛若烟云。
乘舆服御物,锦罗与金银。龙旗垂九旒,羽盖参班轮。
诸王自计念,无功荷厚德。思一効筋力,糜躯以报国。
鸿胪拥节卫,副使随经营。贵戚并出送,夹道交辎軿。
车服齐整设,韡晔耀天精。武骑卫前后,鼓吹箫笳声。
祖道魏东门,泪下沾冠缨。扳盖因内顾,俛仰慕同生。
行行将日暮,何时还阙庭。车轮为徘徊,四马踌躇鸣。
路人尚酸鼻,何况骨肉情。



灵芝篇
 

灵芝生王地,朱草被洛滨。荣华相晃耀,光采晔若神。
古时有虞舜,父母顽且嚚。尽孝于田垄,烝烝不违仁。
伯瑜年七十,彩衣以娱亲。慈母笞不痛,歔欷涕沾巾。
丁兰少失母,自伤早孤茕??棠镜毖锨?,朝夕致三牲。
暴子见陵悔,犯罪以亡形。丈人为泣血,免戾全其名。
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
责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
岁月不安居,呜呼我皇考。生我既已晚,弃我何其早。
蓼莪谁所兴,念之令人老。退咏南风诗,洒泪满袆袍。

乱曰:

圣皇君四海,德教朝夕宣。万国咸礼让,百姓家肃虔。
庠序不失仪,孝悌处中田?;в性勺?,比屋皆仁贤。
髫齓无夭齿,黄发尽其年。陛下三万岁,慈母亦复然。

  【注】
  (《困学纪闻》云:陈思王《灵芝篇》云:伯瑜年七十,彩衣以娱亲。今人但知老莱
子之事,而不知伯瑜。)



大魏篇

大魏应灵符,天禄方甫始。圣德致泰和,神明为驱使。左右宜供养,中殿
宜皇子。陛下长寿考,羣臣拜贺咸悦喜?;朴杏嗲?,宠禄固天常。众喜
填门至,臣子蒙福祥。无患及阳遂,辅翼我圣皇。众吉咸集会,凶邪奸恶
并灭亡?;起烙蔚钋?,神鼎周四阿。玉马充乘舆,芝盖树九华。白虎戏西
除,含利从辟邪。骐骥蹑足舞,凤皇拊翼歌。丰年大置酒,玉樽列广庭。
乐饮过三爵,朱颜暴己形。式宴不违礼,君臣歌鹿鸣。乐人舞鼙鼓,百官
雷抃赞若惊。储礼如江海,积善若陵山?;仕梅鼻页?,孙子列曾玄。羣臣
咸称万岁,陛下长寿乐年。御酒停未饮,贵戚跪东厢。侍人承颜色,奉进
金玉觞。此酒亦真酒,福禄当圣皇。陛下临轩笑,左右咸欢康。杯来一何
迟,羣僚以次行。赏赐累千亿,百官并富昌。



精微篇

精微烂金石,至心动神明。杞妻哭死夫,梁山为之倾。
子丹西质秦,乌白马角生。邹衍囚燕市,繁霜为夏零。
关东有贤女,自字苏来卿。壮年报父仇,身没垂功名。
女休逢赦书,白刃几在颈。俱上列仙籍,去死独就生。
太仓令有罪,远征当就拘。自悲居无男,祸至无与俱。
缇萦痛父言,荷担西上书。盘桓北阙下,泣泪何涟如。
乞得幷姊弟,没身赎父躯。汉文感其义,肉刑法用除。
其父得以免,辩义在列图。多男亦何为,一女足成居。
简子南渡河,津吏废舟船。执法将加刑,女娟拥棹前。
妾父闻君来,将涉不测渊。畏惧风波起,祷祝祭名川。
备礼飨神祇,为君求福先。不胜釂祀诚,至令犯罚艰。
君必欲加诛,乞使知罪諐。妾愿以身代,至诚感苍天。
国君高其义,其父用赦原。河激奏中流,简子知其贤。
归聘为夫人,荣宠超后先。辩女解父命,何况健少年。
黄初发和气,明堂德教施。治道致太平,礼乐风俗移。
刑措民无枉,怨女复何为。圣皇长寿考,景福常来仪。



孟冬篇

 

孟冬十月,阴气厉清。武官诫田,讲旅统兵。
元龟袭吉,元光着明。蚩尤跸路,风弭雨停。
乘舆启行,鸾鸣幽轧?;㈥诓善?,飞象珥鹖。
钟鼓铿锵,箫管嘈喝。万骑齐镳,千乘等盖。
夷山填谷,平林涤薮。张罗万里,尽其飞走。
趯趯狡兔,扬白跳翰。猎以青骹,掩以修竿。
韩卢宋鹊,呈才骋足。噬不尽绁,牵麋掎鹿。
魏氏发机,养基抚弦。都卢寻高,搜索猴猨。
庆忌孟贲,蹈谷超峦。张目决眦,发怒穿冠。
顿熊扼虎,蹴豹搏貙。气有余势,负象而趋。
获车既盈,日侧乐终。罢役解徒,大飨离宫。

  乱曰:

圣皇临飞轩,论功校猎徒。死禽积如京,流血成沟渠。
明诏大劳赐,大官供有无。走马行酒醴,驱车布肉鱼。
鸣鼓举觞爵,击钟釂无余。绝纲纵麟麑,弛罩出凤雏。
收功在羽校,威灵振鬼区。陛下长欢乐,永世合天符。



桂之树行

桂之树,桂之树,桂生一何丽佳!扬朱华而翠叶,流芳布天涯。上有栖
鸾,下有盘螭。桂之树,得道之真人咸来会讲仙,教尔服食日精。要道
甚省不烦,淡泊无为自然。乘蹻万里之外,去留随意所欲存。高高上际
于众外,下下乃穷极地天。
  


当墙欲高行

龙欲升天须浮云,人之仕进待中人。众口可以铄金,谗言三至,慈母不
亲。愤愤俗间,不辩伪真,愿欲披心自说陈。君门以九重,道远河无津。



当欲游南山行

东海广且深,由卑下百川。五岳虽高大,不逆垢与尘。
良木不十围,洪条无所因。长者能博爱,天下寄其身。
大匠无弃材,船车用不均。锥刀各异能,何所独却前。
嘉善而矜愚,大圣亦同然。仁者各寿考,四坐咸万年。



当事君行

人生有所贵尚,出门各异情。朱紫更相夺色,雅郑异音声。
好恶随所爱憎,追举逐虚名。百心可事一君,巧诈宁拙诚。



当车已驾行

欢坐玉殿,会诸贵客。侍者行觞,主人离席。顾视东西厢,丝竹与鞞铎。
不醉无归来,明灯以继夕。



妾薄命二首

  《乐府解题》曰:“《妾薄命》,曹植云:‘日月既逝西藏?!呛扪嗨街恫痪?。
梁简文帝云:‘名都多丽质?!肆既瞬环?,王嫱远聘,卢姬嫁迟也?!?/font>

其一

携玉手,喜同车,比上云阁飞除。钓台蹇产清虚,池塘灵沼可娱。仰泛
龙舟绿波,俯擢神草枝柯。想彼宓妃洛河,退咏汉女湘娥。

其二

日月既逝西藏,更会兰室洞房?;撇秸鲜婀?,皎若日出扶桑,促樽合
坐行觞。主人起舞娑盘,能者穴触别端。腾觚飞爵阑干,同量等色齐颜。
任意交属所欢,硃颜发外形兰。袖随礼容极情,妙舞仙仙体轻。裳解履
遗绝缨,俯仰笑喧无呈。览持佳人玉颜,齐举金爵翠盘。手形罗袖良难,
腕弱不胜珠环,坐者叹息舒颜。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纳都梁。鸡舌五
味杂香,进者何人齐姜,恩重爱深难忘。召延亲好宴私,但歌杯来何迟。
客赋既醉言归,主人称露未晞。

  【注】“娑盘”──“娑”另作“沙(上)皿(下)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